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401章
  贝思甜微感诧异地看着翁永安,不由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觉得秋姐没喜欢过你?”

  翁永安一笑,笑容里满是苦涩,“这两年她的样子我又不是没看在眼里,从来不对我说心里话,有了困难全都是一个人扛着,我都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才知道,她如果真的喜欢我,会是这样的表现吗?”

  贝思甜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在电视剧里,两个人的误会就是这么来的。

  “这个我就回答不了你了,只能让本人回答你。”贝思甜看向他身后。

  翁永安身体忽然僵住了,他有些不敢回头,可是身体本能却回过头去。

  田秋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,脸上神情柔和,没有嫌弃和失望的神态。

  “你……刚才说的都是真的?”田秋低声问道。

  “什么?”翁永安下意识问道。

  “刚才说的……从一开始就喜欢我。”田秋说完脸已经红了。

  翁永安点点头,“是真的。”

  田秋心里从未有过如此甜蜜的感觉,自从结婚,翁永安都没有对她说过一次喜欢这样的话,以至于她从来都将这场婚姻当成是政治联姻。

  “我当初不顾家里人反对嫁给你,也是因为、因为喜欢你。”田秋头都要低到胸口了。

  田秋在几次聚会上看到翁永安,在翁永安端着红酒向她示意的时候,她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乱跳了。

  那是一个开端,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开端,在听到是翁永安来求联姻时,她选择了答应,即便田家都反对。

  翁永安脸上微微动容,不过很快就消失无踪,以至于田秋说完了,发觉对面的人半天没有反应,才抬起头来,看到他平静无波的样子,心头闪过一抹失望,他难道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喜欢他?

  贝思甜在一旁看着二人互动,终于明白了这误会是怎么来的。

  翁永安微微闭眼,心中的苦涩更甚,为什么要现在说出来,如果早些说出来,他怕是还会继续自私下去,可是现在说出来,他已经没有办法坦然面对田秋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田秋欲言又止,想问又不知道该怎么问。

  翁永安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  田秋眼泪一下子便流了下来。

  贝思甜听的直想扶额,这种事她根本就没必要管的,可是听着两个人这么你来我往的,她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  “为什么要离婚?”贝思甜帮着问道。

  翁永安抿嘴,一定要一遍一遍重复吗?

  “和我在一起,注定没有人养老的。”他不想再说自己没有生育能力,这会撕开他的伤口,血淋淋地很痛。

  田秋脸上顿时释然,她再顾不得其他,上前拉住翁永安的手,“我不在乎,我们可以领养,领养很多很多宝宝!”

  翁永安说不动心那是假的,他脸上再无法维持平静,伸手抱住田秋,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,再不放手!

  这个时间胡同里人还不是很多,不过不时有人经过,就看看向这里,贝思甜只好说道:“先去我那里吧。”

  三个人一路去了贝思甜的小院,贝思甜将空间让给他们,回了房间。

  两个人在外边说了好久的话,有两次还抱头痛哭,贝思甜在房间当中隐约听到一些。

  她看着窗外出神,她和罗旭东,似乎并没有如此深的情,不过平平淡淡的感觉她也很喜欢,轰轰烈烈的那种,似乎也不适合她。

  一直到到了下午,两个人才从房间当中出来,田秋眼睛红肿,不知道哭过多少次了,不过嘴角带着笑容,翁永安同样能够看到哭过的痕迹,只不过不仔细已经看不出来,此刻他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。

  和田秋结婚两年,今天二人才真正地身心相融!

  “看样子聊得不错。”贝思甜笑着说道。

  田秋娇嗔地瞪了她一眼。

  翁永安认真地对贝思甜说道:“谢谢你,我知道你在帮我们!”

  贝思甜唇边含笑,“你以后还会谢谢我的,只是嘴上说可不行。”

  翁永安一怔,和田秋相视一眼,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“你的毛病不是没办法,我可以给你治好。”贝思甜看向翁永安。

  翁永安当然知道她指的什么,顿感意外,田秋在一旁笑道:“贝贝可是大夫呢,不过我们已经不准备要孩子了。”

  田秋不想翁永安有了希望,然后再经历再一次的打击,所以她表现的很轻松,从一开始就不要孩子,两个人也不会有所负担。

  “我们准备去周游世界!”田秋看到翁永安眼底的黯然,忙笑着说道。

  贝思甜看出田秋的心思,也不点破,田秋对她不了解,不信任也是自然的,这个她倒是不怪她,如果田秋对她盲目信任,那才不对呢。

  “先把眼前的烂摊子解决了吧。”贝思甜摇头说道。

  两个人叹了口气,现在怕是要反过来了,田家肯定是反对田秋和翁永安在一起的,田秋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同家里交代。

  这件事贝思甜顶多帮她到这里,剩下的就看她自己了,不过她刚才的话不假,她的确有办法治好翁永安,这并不是什么大毛病。

  两个人现在都没办法回家里去,打算暂时在贝思甜这里,等解决了两边的问题再说。

  贝思甜让他们住在东厢房,那边的屋子还算整洁,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用。

  她正准备帮他们收拾,这时候大门敲响了,翁永安走了过去,将门打开,看到外边的人,他顿时吃了一惊,这不是马老板吗?

  马天来见开门的居然是翁家的那小子,也是怔住了,他退后几步,看了看门牌,没问题啊,是老师长给的地址,怎么开门的是翁家人呢?

  他可是知道翁家人得罪了贝大夫的。

  “是谁?”贝思甜的声音从里边传来。

  马天来一听,立刻知道没走错,至于翁家的小子怎么在这里,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。

  “贝大夫,是我!”马天来扬声说了一句,见翁永安才让开,迈步走了进去。

  “贝大夫,我儿子醒了,虽然只醒了那么几分钟,可是他hia叫我爸爸了!”马天来高兴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