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400章
  翁永安看着闻香来的目光没有一丝温度,澳门赌博网站:这让闻香来真的受到了重击,不管怎么样,她也是个火辣漂亮的,这翁永安就真的对她没动过心吗?

  虽然她没打算真的要嫁给他,可是她不甘心居然有男人不臣服于她!

  “这孩子到底是谁的,是不是连你自己都不清楚?”翁永安冰冷的容貌,潋滟的桃花眼中全是冰渣,这样一个女人,连田秋的一个衣服角都配不上!

  闻荣发怒急,上前就要给他一拳头,翁永安一只手便架住了,若是他真的做了这种事,被闻荣发打一下也无可厚非,可现在是这父女二人联合起来,不仅要设计害他,还要欺骗侮辱翁家!

  “还不放手!”翁老太太忙喝道。

  和闻家的生意还没签合同呢,哪里能让这孩子就这么毁了,他居然为了田家那丫头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。

  翁永安冷冷地放开闻荣发,闻荣发气的一身肥肉都在乱颤,这个小子真是可恶,力气居然这么大,想顺利签合同?哼!

  “闻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这孩子就是这种脾气,跟谁都这样。”冯欣莲忙笑着说道。

  闻荣发哼了一声,不再说话,对方说了软化,他就当个台阶赶紧下来了,等回去之后再好好难为翁家。

  “永安,还不跟你岳父道歉!”冯欣莲见闻荣发气的脸都青了,忙转头对翁永安说道。

  田家都要被气笑了,两个人现在还没离婚了,这就赶紧着要认小三的亲爹当岳父了,这翁家,这么奇葩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,尤其这冯欣莲,有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婆婆,田秋以前在翁家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!

  翁永安也被自己母亲的无知惊呆了,他面容更加冰冷阴沉,一旁闻香来一直在低声哭泣,无声地诉说着他的无情。

  他现在甚至都不敢去看田秋的脸色,他怕从她脸上看到失望,看到难过……

  翁永安闭了闭眼,知道今天不说不行了,他扬天吸了口气,说道:“闻香来肚子里的孩子不可能是我的,因为……因为我没有生育能力。”

  翁永安的话像是一块巨石一般,重重砸在翁家人的心头,也重重砸在闻香来父女的心头。

  闻香来早就想好了翁永安会如何拒绝,只要她咬死这孩子是他的就行,国内也没有那个技术,没有人会知道的,更何况她也没打算和翁永安结婚。

  翁老太太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抬手就给了翁永安一巴掌,她恨铁不成钢地说道:“你就为了田家那丫头,就这样诋毁自己?”

  她根本不信翁永安没有生育能力。

  翁永安脸上火辣辣的疼,可是却不如他心里的痛来的深,他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,“不是诋毁,是真的,您总不会忘了我在国外出的那次事吧,您以为他们为什么放了我?就是因为做了这检查。”

  翁老太太踉跄着后退几步,连连摇头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翁永安有几年在国外留学。

  那时候翁永安还年少,他们接到翁永安的电话,说被那边拘禁,说他蓄意强·奸,倒是女方怀孕种种,年少轻狂,谁没有这样的事情,翁家准备拿钱砸人,结果还没准备交涉,那边翁永安已经被释放。

  翁永安当时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,只说找到了真正的犯人,所以才将他放了的,当时翁家也没多想,国外这种事情多得很,翁永安一个男孩子总归不会吃亏的,只要不嗑药,其他一切好说。

  原来那次事情是这么解决的!

  翁永安闭了闭眼,似是感受到田秋的目光,他微微侧头,将视线移到了别的地方。

  董凤珍笑了,笑的极尽讽刺,“我说了,让你先疏离好自家的事情,既然已经明朗了,就让两个孩子尽快将事情办了吧,也免得耽误了我吗小秋,都老大不小了,哪能没有个孩子呢。”

  董凤珍也不是个软的,这话现在一句句说回去,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样扎在翁老太太和冯欣莲的胸口,刀刀见血,刀刀痛不欲生。

  翁家最有出息的继承人,居然无法生育!

  翁永安心口钝痛,最终还是发展到了这个地步,他和小秋,还是无法走到一起,两年的因缘,就要这么结束了。

  不过这样也好,他的确不能再耽误小秋了。

  翁永安什么也没有说,转身向着外边走去。

  贝思甜见状,趁着众人不注意,拉着田秋悄悄除了大厅。

  翁永安出了田家的大门,慢悠悠地走着,他不准再回翁家了,那里他实在待不下去,尤其是想到翁家的所作所为,让他极为不齿。

  可是天大地大,他能去哪呢?

  再大的地方,没有小秋,便让人觉得了无生趣。

  翁永安走着走着,面前出现一个身影,他抬头,看到贝思甜站在他面前。

  翁永安看着她静默不语,良久才说道:“我会配合去离婚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你给秋姐的交代?翁家在田家这么大吵大闹,你怎么看?”贝思甜问道,这是她最后一个需要知道的问题。

  翁永安自嘲一笑,“一个是我奶奶,一个是我母亲,我若是能管的了她们,还至于闹成今天这样?”

  “所以呢?”贝思甜面容微冷,若是就这样放任,翁永安爱去哪就去哪吧。

  翁永安叹了口气,“我准备离开翁家了。”

  贝思甜挑眉,翁永安倒是有勇气,“你若是真的脱离翁家,也就没必要同秋姐离婚了。”

  翁永安看上去应该和那些鸡鸣狗盗之辈不用,最主要的是田秋对他有情。

  本以为翁永安会高兴,谁知他摇摇头,“离吧,我已经耽误她两年了,自私过一次,不能继续自私下去了。”

  贝思甜知道他说的是不能生育的事情。

  “当初本来就是我逼着家里求娶的小秋,从国外回来,第一次看到小秋我就喜欢上她了,几次接触之后,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用情至深,所以我明知道自己没有生育能力,依然逼着家里娶了小秋,小秋应该恨我吧,她本来也没喜欢过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