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8章
  “贝大夫,你也知道那些人?”马天来颤声问道,单看贝思甜的年纪可不像是能知道这些隐秘之事的人,可是她却在这么年轻被老师长看重,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。

  马天来问完便直直盯着贝思甜,见她点头,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“我可以帮你治你儿子,不过相对的,我也想知道那些人的情况,听说你在香港地界很有些手段和势力,那些人八成还会再找上你,尤其是等你儿子醒了,一有信息立刻告诉我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马天来哪里还用得着他说,他又不傻,他儿子八成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,听见什么不该听的了,他儿子好了那些事说不定还会找他们麻烦,也就是治好了也有后顾之忧,他心里正为此发愁,便听到贝思甜的要求,他正是求之不得。

  还有一点让马天来极为激动,如果贝思甜能够治好他儿子,是不是意味着她也是……

  马天来压下心头的激动,老师长真的是用心了!

  “您说的一切我都会配合的!”马天来态度恭敬了很多,连敬称都用上了。

  贝思甜没有当时制作符水,说到时候让他过去老爷子那里拿便离开了。

  马天来用车将她送回老师长那里才作罢。

  回到红漆大门,贝思甜才知道闻香来那女人联合了翁家找到了田家。

  翁家来的是翁家的老太太和翁永安的母亲,闻家那边来的则是闻香来的父亲和闻香来。

  田家这边只有董凤珍和老大媳妇高雅,以及田秋,其余的人还不知道家里的事情,田鹤鸣等人一直都在干休所,回不来。

  翁家的来意很明显,希望田秋能够同意离婚。

  董凤珍阴沉着一张脸,高雅脸色也好不到哪去,翁家这是欺上家门了!

  田秋冷着脸坐在一旁不说话,正眼也不看闻香来一眼。

  闻香来睥睨地看着田秋,盛气凌人的样子就能气死谁。

  翁家这是和田家撕破脸也要离婚了,而且他们已经完全不将田家放在眼里,不然能带着小三父母登门?

  这不仅是欺负田家,还是侮辱田家!

  田秋没想到翁家会带着小三父母过来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她也算看清了翁家的嘴脸,就算她再舍不得翁永安,这婚也要离了!

  “老姐姐,不是我说什么,小秋是个好孩子,我们也不想闹成这样,可是你也知道,永安是我翁家的顶梁柱,不可能没有后代的,但是……”翁家老太太顿了顿,看向田秋,“你也看到了,他们两个人结婚两年,一直没有孩子。”

  没有孩子能是什么原因,肯定是田秋生不出来呗!

  董凤珍脸色阴沉,沉声说道:“这种事可不能乱说,再者说,两年并不能证明什么。”

  她本身就是大夫,知道没有孩子这种事有时候未必是女方的事情,尤其是她给田秋调理过身体,很清楚田秋气脉通常,血脉充足,这样的身体通常是没问题的。

  可是她却也没办法确定就是翁永安的问题,而且要孩子这种事情是不能着急的,有时候两个人都没问题,却是怎么也要不上孩子,偏偏某一天就发现有了,这都不是奇事。

  董凤珍很想说道说道,可跟一群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说,他们能懂吗?

  翁老太太呵呵一笑,显得有些阴沉,抬起头来半眯着眼说道:“两个人这都老大不小了,这说话就到三十了,连个孩子都没有,这叫什么事?”

  他们是带着闻香来过来的,闻香来肚子里有着翁永安的孩子,没孩子指定就是田秋的问题,这还用说吗。

 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带闻香来父女过来,虽然肯定是要离婚的,但是他们也不想闹得这么难看,田家都是大夫,要是认准了是翁永安有问题,他们也不好说,所以带了闻香来过来,孩子都有了,他们也没办法拿着这一点说事了。

  这件事虽然不厚道,但为了赶紧离婚,翁老太太也顾不上那许多,再有冯欣莲在一旁吹风,才有了今天这一趟。

  冯欣莲一直不待见这个儿媳妇,穿什么衣服都能显出来,一看就总是在外边招蜂引蝶,这种女人哪能当儿媳妇,早晚出了事!

  “离婚我们自是没意见,但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!”高雅冷冷看了闻香来一眼,意思很明白,你们翁家对不起我们田家,想要和平离婚,不可能!

  闻香来才不怕她呢,见高雅看过来,冲着她挑了挑眉,挑衅的样子十足。

  闻荣发冷哼一声,眯眼看向高雅。

  冯欣莲眼里闪过鄙夷,不就是要钱吗,她轻笑着开口道:“想要多少精神损失,你们说?”

  这句话真真是将董凤珍气的够呛,拍桌子而起,“别欺人太甚!”

  翁老太太瞪了冯欣莲一眼,冯欣莲笑着闭了嘴,真是又想要钱又想要面子。

  高雅忙上去扶董凤珍,怕她气坏了身体。

  一旁的田秋冷笑道:“你们翁家的钱不干净,我就不要了,登报公开道歉,这件事就算了,否则我用尽一生耗死你们!”

  田秋的话中带着滔天的怒意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出来,翁老太太和冯欣莲脸色微变,若是真那样,可真不好办,除非这次田家倒下去,田秋势单力薄那就不惧了。

  闻家父女也是这般,闻香来一撇嘴,“要真是那样,你顶多白占个位置,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,到时候还让永安嫌弃,你可想好了。”

  田秋正要回话,外边保姆进来说贝思甜回来了,田秋不由地精神一振。

  贝思甜进了外院之后就看到四个陌生人,澳门赌博网站:扫了一圈然后走到董凤珍身边。

  “姥姥。”贝思甜轻声叫道,随即看了田秋一眼,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。

  董凤珍拍了拍贝思甜的手背,示意她到后边休息吧,贝思甜摇摇头,附在她耳边轻声说起话来。

  董凤珍一听脸色微变,扫了闻香来一眼,又看向翁老太太和冯欣莲,眼神不对劲起来,那里似乎带着一抹嘲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