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7章
  贝思甜来到马天来住的地方,因为有人说他儿子需要空气清新一些的地方,所以他在北海附近找了个地方,这边也有很多古韵十足的院子,马天来又是个文雅的人,对这些院子喜爱非常,一下子就买下两个,紧挨着的两个。

  马天来给打通了,变成了像是田家那样的前后大院,倒显得很气派。

  “现在买房子正合适,以后这些房子都会升值的。”马天来笑着说道。

  他其实还想多买一些的,北京可是首都,政治中心,虽然现在还处在发展阶段,但是发展起来是早晚的事情,将来人口涌入,房价肯定会上升。

  虽然他不是做房地产生意的,不过他眼光看得远,这些都是必然的形式。

  一个政治中心,一个经济中心,房地产或许在一定时间内上下浮动,但是就长远来说,曲线绝对呈上升趋势!

  贝思甜与此懂得不多,听见马天来这么说,倒觉得有些道理,等到挣了钱,多买几个小院倒是不错的主意。

  贝思甜知道自己哪里行,哪里不行,所以对这些做生意很成功的人说的话能听进去,也正是因为马天来今天的这番话,她之后几年买下几个小院,到后来翻了无数倍,光是房子就让让她吃穿不愁了。

  贝思甜看到马冬的时候,便皱起了眉头,这一家子真的不是得罪了玄医吗?

  马天来身上有坏水的痕迹,他儿子更是深中坏水之毒!

  “马先生,可否将你儿子变成这样的过程说一说。”贝思甜看着马天来。

  马天来神情微敛,看了周围一眼,跟来的几个保镖和佣人立刻下去了。

  房间里只剩下贝思甜和马天来,以及昏迷当中的马冬。

  马天来神色沉凝,说道:“这件事说来有些诡异,当然,我绝对不是危言耸听!”

  他提前打着预防针,担心贝思甜不信,就算是他自己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相信,他带着儿子去那些大医院,所说所讲那些人只是笑,根本不相信他说的。

  后来他通过各种关系,才隐约知道那群人是什么人,不敢在外边随便乱说了,可是要治病,就要将过程大概说一遍,这让他十分为难,跑了很多地方很多的大医院都说治不了,他才不得已想到老师长,来求他帮忙的。

  “我儿子放学后我接他去吃饭,因为他的东西落在车里了,我原本是想让保镖去拿的,但我儿子说自己去拿。”马天来说着,神情低落,如果当时阻止了儿子,恶梦就不会开始。

  “我儿子去了很久都没回来,我就找过去了,你知道的,我们这种人出门必须带保镖,那边很乱的,我过去的时候看到有几个人正在对峙似的,心里便是一沉,那些人大概看到我这边人多,向着我儿子泼了一瓶子水,我儿子胡乱摸了摸脸,然后仰天就倒……”

  马天来一边回忆一边说,他当时以为那人泼的是什么腐蚀性的液体,像是硫酸一类的,吓坏了,忙跑了过去,结果发现儿子身上只是湿透了,但没有被腐蚀的想象。

  可尽管如此,他儿子却是怎么叫都叫不醒,他赶紧抱着儿子去医院,到了医院,他身上的水渍都干了,医生检查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,可孩子就是昏迷不醒,像是睡着了,可是心率却很低,更像是休克。

  马天来在香港找遍了医院也没能治儿子,又辗转去了国外,可是国外那些著名医生对此居然也束手无策,甚至想将他儿子留下慢慢研究。

  他当时就暴怒,他都快急疯了,那群该死的大鼻子医生还想将他儿子当做研究对象!

  他火急火燎地带着儿子回国,多方打听然后来了大陆,想起以前每年都有交流的吴岳凯,知道他人脉广,只好托他打听民间高手。

  “贝大夫,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儿子真的只是被泼了一瓶水,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!”马天来最后强调。

  他不管和谁说,每次说到这里换来的都是摇头笑,他特别想骂一句脏话,笑你了啊,老子都快急疯了,你他吗的还笑!

  马天来还有的话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,这些都是他后来打听到的,那群人似乎不是普通的人,他儿子看到那两方人的龌龊,因此才被泼了东西,一直昏迷不醒。

  这些事他知道的很不容易,之所以不敢轻易说出来,是怕招来麻烦,那群人可不是简单的人。

  好在贝思甜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露出那让让他极为不舒服的笑容,这一点让马天来松了口气。

  虽然还不是完全相信贝思甜,可是他就光凭着眼睛看就能看出自己的毛病,还能断言他会胃疼,肯定有所仪仗,这些可是除了他媳妇,连他儿子都不知道的事情。

  贝思甜安静地听着马天来的叙述,不知道是她接触到少,澳门赌博网站:还是那些玄医在香港更为猖獗。

  “你儿子的问题倒不是什么大问题。”贝思甜看着马冬说道。

  马天来一怔,这还不是大问题,还是说贝思甜也觉得那泼的就是清水?

  “贝大夫,恕我直言,那人泼的绝对不是清水,也不是饮料之类的,而且我可以肯定是因为那瓶水我儿子才变成这样的!”至于是什么他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清水。

  马天来似是有些生气,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?

  贝思甜轻轻点头,“你儿子的确是因为那东西变成这样,那也的确不是清水。”

  马天来又是一怔,“那为什么……”还说不是大问题?

  随意他意识到,贝思甜这话有问题,她难道知道那是什么!

  “贝大夫,你知道那是什么对不对?”马天来忙问道。

  “那是坏水,世界上只有一种医生能够制出来。”贝思甜淡淡地说道,说的马天来心里噗通噗通乱跳,“你儿子昏迷不是大问题,问题是他醒过来,那些人还会不会找上门。”

  马天来手都开始抖了,他差了那么多东西都不知道那玩意叫什么,只知道的确只有一种人能够制出来,那类人被称为玄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