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6章
  马天来拿过那小罐子,澳门赌博网站:也不管是什么东西,仰头就喝了下去。

  以前他心窝和小腹疼吃点止疼的药还能忍,去医院又查不出问题,反正不是什么绝症,他心里虽然有担心,但还能有借口安慰自己,可今天这胃疼疼的他在地上打滚,止疼药一点不管用,他又想起贝思甜说的他活不了几年,心里立刻就害怕起来了。

  现在他庞大的基业都是他一手打下来的,这才在香港站稳没多久,还没享受够别人的敬畏,他可真舍不得死!

  马天来喝下小罐子里的……水?是的,他喝到嘴里的感觉就是水,很快便发觉灼烧剧痛的胃部好似注入一股清泉,浇灭了了咕嘟冒着火浆泡的地界。

  马天来长长吁出口气,就那么仰躺在太师椅上,已经顾不得什么仪态,他现在浑身都湿透了,得到舒缓,整个人好似虚脱一样。

  贝思甜看了吴岳凯一眼,见他精神还算好,便坐在一旁,等马天来缓过这口气。

  马天来知道不能太失礼,缓过点来之后忙翻身起来,郑重地向着贝思甜鞠下一躬,今天要不是这小大夫的药,他怕是都要疼死!

  疼也是分种类的,以前他身上被刀扎过,被砍过,可是那种疼他能忍受,这种来自身体里边的疼,看不见,摸不着,真是要人命。

  “小……贝大夫,是我失礼了,马天来感激贝大夫不计前嫌救我!”马天来鞠躬郑重说道。

  他态度十分诚恳,再加上会说话,倒是让吴岳凯心里好受不少。

  贝思甜安心受他这一礼,点头道:“马先生不用多礼,这只能暂时缓解你的痛苦。”

  马天来一听只是暂时缓解,一张脸顿时皱在一起,他真是怕了,这种疼能要人命啊,这和胃穿孔胃溃疡之类的还不一样,这就好像是从里边在往外腐烂一样,而且腐烂速度快到能让你感觉出来,偏偏这腐烂的肉里好像还有千万只蚂蚁在里边钻来钻去,这就非常恐怖了。

  “贝大夫,今天是我失礼,我向你赔礼道歉,你看能不能救救我,我真是不想再疼一次了,这不是人受的啊!”马天来苦着脸说道。

  他完全没有做戏的成分,再深的城府也受不了这种疼,他现在从心底里希望贝思甜能够救救他,给多少钱都行!

  不过他也留了个心眼,这年轻大夫既然是老师长找来的,怕是不差钱,轻易提钱说不定适得其反,所以他不如等贝思甜提出要求来。

  “帮你可以,我也有事让你帮忙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马天来心里暗道一声来了,忙点头,“贝大夫你说。”

  “你和翁家是合作关系吗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马天来一怔,翁家?他想了半天,在大陆他有很多的生意,贝思甜乍一提到翁家,他一时有些想不起来是哪个翁家,半晌才恍然,问道:“是北京的翁家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马天来仔细看着贝思甜的脸色,却发现这刚二十出头的年轻大夫,比他想象的要厉害的多,他从她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  “是有合作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贝大夫?”马天来问道。

  贝思甜唇角微微翘起,似是有些冷意,“选择翁家这样的人家合作,马先生还要小心啊。”

  马天来是什么人,贝思甜这话已经很明显了,他还能听不出来,翁家这是的最终这位贝大夫了。

  他立刻便知道该怎么做了,点头说道:“贝大夫说的是,这翁家我原本就不太想和他们合作了,这次来也是有这样的打算的!”

  马天来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,要是连话都不会说,哪能有今天的地位。

  翁家于他而言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合作伙伴,要不也不能一时没反应过来,不过真的不和对方合作了,合同期限摆在那里,他们是要付违约金的。

  这些当然不能说出来,他除了痛快答应让贝思甜满意,还真的没有其他办法。

  贝思甜今天晚上露了一手,他就知道这姑娘看起来年轻,其实是真有本事,更大的信心是来自于老师长,老师长不可能随便带一个人过来给他儿子看病,他当时是急糊涂了,想到了这一点却没有细想。

  幸好这位贝大夫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,不然还真是不好办。

  贝思甜既然决定储蓄力量,当然要先了解对方的信息,所以马天来提出能不能看看他儿子的时候,贝思甜答应明天去看看。

  马天来晚上回去就让秘书去处理和翁家的事情了,他当然不愿意付违约金,因此便说翁家出品的东西质量存在问题。

  翁家有一部分上品是特供的军需品,就是因为这个马天来才选择了翁家合作的,不然那么多上市企业,他怎么不选择别人家。

  可惜他们得罪了人。

  要找出一些质量不合格的产品还不简单,没有那就制造一点,更何况抽样检测本身就允许存在质量问题,只不过一般合作的时候也不会拿着个说事情。

  这边马天来将想要解约的消息传递给翁家,另一边,部队里也传出翁家产品质量存在问题,发去书面问询。

  红漆大门内,李学军站在老首长面前直叹气,这种事情您说您参与什么?非要给部队施压,让他们找翁家麻烦。

  在李学军看来,这次的事情就像是小孩过家家闹了矛盾,老首长这样掌握实权的人,就像个大人,根本没必要参与进去。

  可他偏偏参与了,李学军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为什么,因为小贝同志!

  只要不遇到小贝同志的事情,老首长就还是从前那个老首长,但凡和小贝通知擦边的,老首长就会变一个人!

  “你小子别老跟我前边唉声叹气的,去一边待着去。”吴岳凯瞪了李学军一眼,臭小子以为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就参与,谁管得着!

  老首长不讲理惯了,他才不会跟一个老头子计较,他踱步到一边,就是不出去,他得看着老首长不让他喝茶,这是小贝同志交代过的!

  上午的时候,贝思甜正在给马天来的儿子看情况,翁家和田家那边已经闹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