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4章
  吴岳凯和贝思甜正说着话,澳门赌博网站:李学军进来说马天来又来了。

  李学军面现无奈之色,心情都体现在了这个‘又’字上,因为马天来昨天晚上才来过,而且待到八点多,都影响老首长休息了。

  “你到底见不见?”吴岳凯问道。

  贝思甜想了想,点点头,“正好碰到了,就见一见吧。”要是对翁家没有太大作用,她也可以看看是什么病,能求到老爷子这里,也不会是一般的病。

  不一会,马天来就进来了,手里端着一个木制的盒子,这是他淘来的端砚,专门用来送吴岳凯的,他知道吴岳凯不禁权利大,而且人脉广,他若是肯帮忙,一定能够找到名医!

  马天来个子不高,仅仅比贝思甜高了小半头,在男人当中算得上是矮的了,不过他看着就精明,毛寸头,一双眼睛不大不小,偶尔精芒闪过,下巴上续着一点点胡子,脸色白皙,看着就是个老板样子。

  马天来不算胖,不过肚子却是不小,看样子平日里没少往里填东西。

  大冬天的,马天来额头上却又一层细密的汗,他脸上虽然带着笑,但是眼底却是深深地忧虑和恐慌。

  “老爷子,这是我淘换来的端砚,您看看成色怎么样?”马天来笑呵呵地将端砚递上来。

  一旁的李学军没有动弹,吴岳凯放下茶杯,说道:“别跟我来这些虚礼,你知道我从来不收这些东西的。”

  他不用看就知道马天来送的是古董,要不一般的他也不会拿出手。

  马天来脸上笑容有些勉强起来,吴岳凯不收,让他如何开口继续求呢,他真是没别的办法了,大陆这边底蕴深,民间很多的高人异士,他又有幸认识吴岳凯这位老师长,他可是抱着很大的希望来的。

  可是他三番五次找上门,吴岳凯虽然答应帮忙,可是一直也没有找来人,这让他不由得着急起来,他能等,他儿子等不了!

  他要孩子要的晚,四十五岁的年纪,儿子才十三岁,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他可是心疼的不行,平时磕着碰着都要去医院,更不要说现在了。

  马天来脸上再没了笑容,愁苦之色满脸,“老爷子,我现在真是没办法了,都说大陆遍地是黄金,能人异士辈出,您老就帮帮我吧!”

  吴岳凯摇头,马天来这真是大失方寸啊,当初他看到马天来写字的时候,那份沉稳老练,可完全不似现在这般。

  吴岳凯倒也能理解,谁家孩子出了事都淡定不了,他也不卖关子,说道:“没着急啊,老头子这不是给你找来大夫了吗。”

  马天来一听大喜,腾就站起身来,“多谢老师长,我能不能现在就见一见那位大夫!”

  贝思甜淡定地喝着茶,自从来到这边之后,她已经习惯被忽视了。

  吴岳凯看向贝思甜,“人不是在这吗。”

  马天来转头看向贝思甜,有些发怔,好似才发现屋里有这么个人似的,刚才老师长说什么,这人就是大夫?

  马天来张了张嘴,他在香港不能说只手遮天,但也相当有话语权,所以除了几个个例的人,他说话向来不给人面子,大陆他没办法,必须低调,尤其是在老师长面前,所以他张口想要说没开玩笑吧这类的话,也被他生生咽了下去。

  贝思甜放下茶杯,看着马天来,淡淡地说道:“老爷子,他们的病,我不想治。”

  吴岳凯一怔,他知道贝思甜绝对不是因为对方的态度才说出这样的话来,那她这么说……

  “你不愿意治就不要治了。”吴岳凯说道。

  马天来被说的一愣一愣的,还没从这个年幼的大夫当中醒过身来,人家还不愿意给治,这就算了,老师长言谈话语之间透露出极为纵容的态度,这小丫头是老师长的什么人?

  老实说,马天来也没打算让贝思甜治疗,即便他是老师长介绍的,可他又不是什么都不懂,他儿子对他来说那么重要,怎么可能让一个实习大夫给看。

  同时他也对吴岳凯有些不满,他对吴岳凯是发自内心的尊重,可是他呢,就拉来这么一个丫头来应付他!

  马天来虽然知道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原因,可是他不愿意去多想,也没有精力去多想,他带着儿子千里迢迢来到首都,只想着尽快找到高人帮忙治疗。

  虽然是这么打算的,可是被一个小年轻当面拒绝,马天来还是想知道原因,因此便问了一句。

  “这位……小大夫,这是为什么?”马天来看着贝思甜,难道是怕他给不起钱?

  “你接触的人太复杂,你知道你这样做,会连累别人吗?”贝思甜眯眼。

  马天来本来只是抱着随口一问的态度,可是她这么一说,却是让他心中一惊。

  “小大夫这是什么意思?我只是想要找大夫看病而已。”马天来眼神微闪,试探了一句,随机瞥了老师长一眼,见他神色淡然,看不出任何异样。

  贝思甜微微蹙眉,“你每晚小腹和心窝都会剧烈疼痛对吗?”

  马天来蓦然睁大眼睛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贝思甜看着马天来,心里想着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,或许知不知道和他接触的那些人的情况。

  如果知道,他仍旧来找老爷子,就是给老爷子带来麻烦,即便他是为了儿子。

  “你每天固定时间会喝什么东西吗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马天来神色一僵,讷讷地说不出话来,可是一想到晚上要面对的痛苦,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说道:“就是每天晚上会喝一些保健的药,调理身体用的。”

  “调理什么身体?”贝思甜继续问。

  马天来看了吴岳凯一眼,这小丫头看不出他脸色吗,还这么刨根问底,要是能明说,他还用得着说的这么含蓄?

  “这个,就是调理肾的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马天来暗道要不是当着老师长,他一个大老爷们能被个小丫头问的这么窘迫,也就是因为不知道小丫头是老师长什么人,不然他就大大方方告诉她是补肾壮阳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