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2章
  田秋有心问,澳门赌博网站:可是贝思甜不说她也没办法,这件事她也犹豫是不是让家里知道,最后决定先告诉父母,既然翁家那边作祟,就不能不说了,不然到时候要吃哑巴亏的。

  田秋回家便将这件事告诉了田青义和冯亚月,两个人当即大怒,想要找翁家说道说道,被田秋给拦了下来。

  田青义两口子虽然虚荣心很强,爱吹嘘,可他们也是有傲气的,更何况事关唯一的女儿,他们当然不能草率。

  田秋索性也不等他们问,自己就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了,没有多提贝思甜,只说这是她自己的注意。

  田青义和冯亚月相视一眼,如果真的确认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翁永安的那的确应该闹一闹,可是怎么能保证那不是翁永安的?

  田秋默然,她没法保证,这是贝思甜说的,当时她说的时候语气不容置疑,并且保证事后告诉她原因,她才暂时相信的。

  可是她如何同父母说?

  “反正你们别管了,我自己解决这件事吧。”田秋皱眉说道,解释不了干脆不解释了。

  田青义夫妇怎么可能让闺女自己去解决这糟心的事情,在田秋离开之后,他们就去了本家,将这件事告诉了老爷子和老太太,翁家这样欺负人,田家当然不能沉默。

  田鹤鸣听完勃然大怒,董凤珍脸上阴沉的能滴出水来,翁家真是欺人太甚!

  冯亚月心疼自己闺女,也将闺女的打算告诉了老两口,最后说道:“这孩子心疼人,她知道家里最近事情多,还嘱咐我们不要告诉您二老,可是翁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,我们要是忍了,倒显得我田家无能!”

  的确是这样,有些事情该忍,有些事情不能忍,你忍了别人就认为你好欺负,下次还欺负你。

  “先让小秋住到这边来,我们要看看翁家怎么说。”董凤珍沉声说道。

  冯亚月神情一松,她还真怕这个时候本家不管,他们两口子没有那么大的力量,在翁家面前都说不上多少话,也没法替女儿出气。

  田秋当天就住进了本家,在外院有老二一家子的房间,她就住在套间里。

  吃了午饭,董凤珍叫田秋去内院说说话,怕她一个人闷坏了,这时候翁永安找上门了,希望能够见田秋一面。

  田秋当即就回绝了,不论翁永安如何说,她都不同意见面,并且表示会尽快离婚。

  翁永安听到田家人传递的信息差点没疯了,他就担心田秋提出离婚,果然还是发展到这个地步,这个可恶的女人,为什么不能听一听他的解释!

  翁永安纠缠了许久,田家也没有让他见到人,他无功而返。

  他走之后没多久,一个女人便找上门来,身后带着两个穿西装的人,看样子像是保镖。

  那女人叫闻香来,闻家是归来的华侨,在政策上本就又倾斜,生意在外海也做的红火,回来更是发展的如火如荼,整体实力比翁家强太多了。

  闻香来是个妖娆的女人,和田秋的火辣不同,她到处都带着媚,一举一动都似乎在引诱人犯罪一般。

  闻香来狭长的双眼带着丝丝媚意,鲜红的嘴唇下方有颗美人痣,让她更添了一丝妩媚。

  闻香来这个第三者居然正大光明来到田家找田秋,他们是完全没有将田家放在眼里,更是没将田秋放在心里。

  董凤珍知道了气的脸色铁青,就要让人赶出去,没想到田秋居然答应见她。

  董凤珍不放心,怕田秋吃亏,叫了几个人守在院子里。

  闻香来看着这古香古色充满古韵的大院子,眼里充满了兴趣,她一直想买一个这样的院子的,可是她眼光太高,一直都没有找到满意的地方,没想到让她看到了这里。

  这里倒是不错,回去和母亲商量一下,将这里买下来。

  闻香来在院子里转悠够了,才进了屋,那副四处打量的神态,俨然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囊中之物。

  田秋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说话,让她转悠够了。

  闻香来终于看够了,大大方方在桌旁的太师椅上坐下来,和田秋相隔一个桌子。

  “田夫人知道我的来意吗?”闻香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墨镜让她挂在胸前的衣服上,显得十分时髦。

  她叫的是田夫人,而不是翁夫人。

  田秋强压下心头的怒气,说道:“你不说我怎么知道。”

  闻香来一副不合她计较的样子,笑道:“我和永安已经有了胜利的果实,田夫人不会这么狠心拆散我们吧?听说你们是政治婚姻,这样一来,你和永安也算能松一口气了,你也不用有那么大压力了。”

  压力,当然是生孩子的压力!

  尽管田秋有所准备,可是听到闻香来的话,还是被气的脸色铁青,额头青筋暴跳,她强压下再给闻香来一巴掌的冲动,深吸了口气。

  闻香来早就准备,上次被这女人打了一巴掌,她可是准备还回去的,当然不能在人家家里,还要找机会,或者说让永安替她把这一巴掌还回去,那样似乎更带劲。

  见田秋压下来怒火,闻香来有些得意,看来她已经得过翁家的警告了。

  田秋冷冷地说道:“抱歉了,我和永安很相爱,我是不会和他离婚的,男人哪有不犯些小错误的,既然他回头了,我当然不会不原谅他!”

  闻香来脸上原本还有笑容,听到她的话,脸上的笑容悉数消失,翁家或许不知道她和翁永安的状态,她自己是最清楚的,这个男人她从来没有征服过。

  可就是因为没能征服,她才兴起征服的欲望,她对翁永安或许没有太多的爱意,她只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魅力,看看翁永安在她的攻势之下会不会拜倒,她更喜欢看已婚男人在她的魅力之下,同相处多年的妻子生分离婚,形同陌路的感觉!

  “永安不过是哄你的,翁家和永安都想要一个孩子,你给不了,我可以!”闻香来知道用什么攻击最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