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1章
  翁永安蹙起眉头,“你为什么肯定那孩子不是我的?”

  贝思甜挑眉,“那是你的?”

  翁永安好似被踩到尾巴,立刻否认,“当然不是!”

  贝思甜点点头,不经意间瞥了外边一眼,转眼对翁永安说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回答我好了。”

  翁永安看着贝思甜平静无波的眼睛,叹了口气,他现在只能相信她,田秋从少年时就很叛逆,父母的话是不会听的,爷奶的话更是不会听,所以他也只能寄希望于贝思甜了。

  原来那女人是翁家生意伙伴的女儿,两家刚刚签了一个大单,但是他们作为晚辈一起出席了签单晚会,那之后家里就开始有人隐晦地暗示他,他只当不明白。

  那女人也是三番两次地来找他,约他出去吃饭玩乐,但都被他拒绝了,有一次迫于生意和家里的压力,他不得不和这女人约着吃了一顿饭,也是在那次吃饭当中,翁永安直白地表达了他对妻子的心意,希望她不要再来纠缠。

  当时说的比较委婉,然而依然因此激怒了那家人,他们直言对翁家说了,两个人如果成了,这生意继续做,如果不成,那就你走你的路,我过我的桥。

 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翁家也没办法,这个合同是个大单,他们不可能因为一个不下蛋的女人而放弃,更何况,田家和那家相比差远了,又面临着巨大的危机,到底怎么选择连想都不用想了。

  可是翁家也知道翁永安的性子,没有人可以强迫他,就像当初他想娶田秋,全家上下都反对也没有用!

  事情一直拖到现在,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所以当那女人说怀了翁永安的孩子,翁家十分高兴,默许了那女人去找田秋摊牌的做法,并且想办法拖住了翁永安,让那女人顺利找到田秋。

  这就是事情的大概始末。

  贝思甜听完沉默了,这样说来,翁永安和那女人不存在不正当关系了,倒是和她想的不太一样,也幸好不一样。

  想到这里,贝思甜的面容缓和了少许,看向翁永安的目光当中也不再带着冰碴了。

  翁永安明显感觉到贝思甜的神态变化,他抬头说道:“你知道小秋在哪对不对?”

  贝思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反而问了别的问题,“你家人这样的做法,你怎么看?”

  翁永安觉得贝思甜这是想让他表态,不过他总觉得似乎没有必要和一个表妹表态,和小秋的父母表态还差不多。

  贝思甜看了一眼翁永安,端起水来喝了一口,淡淡地说道:“现在只有我有办法让她相信你,可至少你要让我相信你,你的家人这样对待她可不行,田家不答应,我也不答应。”

  贝思甜说的话听在翁永安的耳朵当中,让他感到有些诧异,这姑娘年纪不大,可是话却不小,话里话外一副我地位很高的样子,让翁永安莫名感到不快。

  虽然不快,可是贝思甜说这大话的语气神态,偏偏又是那么自然和谐,显得底气十足,却不知道这底气是哪里来的?

  来自田家?她不过是田家的外孙女,田秋这位真正的田家公主尚且没有这样的底气,她想凭借田家,那就是痴人说梦了。

  贝思甜感觉到翁永安的不快,但是她并不在意,也不去探究,前世她处于人生高点,今生也不会跌落凡尘,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,也是后天环境逐渐形成的。

  翁永安显然并没有想好,澳门赌博网站:既然他不愿意多说,她也没有强迫的道理,田秋那边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。

  翁永安盯着贝思甜看了一会,心里莫名有些不安的情绪,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保证,可又觉得他一个姐夫,对一个表妹做保证实在不像话,思来想去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,叹了口气起身走了。

  翁永安走到门口的时候,身后传来贝思甜悠然地声音:“这件事没有交代,翁家三年之内,都不会做成任何交易的。”

  翁永安皱眉回过头来,她这是在威胁他?对上贝思甜平静无波的眸子,他心中的不安更甚,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了。

  他原先以为贝思甜不在意田秋的,现在看来,这位表妹光是这份定力和耐性,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可也仅仅是这样了。

  一个女人,能有多少作为!

  东厢房的田秋确定翁永安将大门带上,才悄悄走了出来,来到厅里,看着贝思甜保持之前的姿势喝着水,默默地坐了下来。

  “都听到了?”贝思甜淡淡地问道。

  田秋点点头,刚才她在外边偷听来着,没想到贝思甜发现了。

  “你怎么打算的?”贝思甜继续问。

  田秋默然不语,摇摇头,“不知道,他的话我不敢信。”她的不敢信,更多的是害怕失望。

  贝思甜轻轻摆弄着茶杯,“翁家你打算如何?”

  田秋再次沉默。

  贝思甜瞥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不喜欢同软蛋交往。”

  没有能力再说没有能力的情况,现在有能力反击,自然不能沉默忍耐,助长那些人的气焰。

  田秋对她的心意是真的,包括跑到安定市去帮她,包括她来到北京的处处维护,她都感受的到。

  你与我真心,我也愿与你真心。

  贝思甜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但关键还要看田秋本人的态度。

  田秋有些恼怒,“我才不是软蛋!”

  可是她没有办法,田家现在多事之秋,自身都难保,她不能因为自己的这点破事给家里再添一层麻烦。

  “秋姐有心的话,我就帮你。”贝思甜微微一笑。

  田秋一怔,“怎么帮?”

  贝思甜身体前倾,示意田秋过来,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。

  田秋一脸怀疑,“这样行吗?贝贝不是我打击你,现在田家今非昔比,又有这件事,恐怕是镇不住场的……”她不是灭自己威风,但这就是事实。

  贝思甜摇摇头,“已经没事了,而且这一次,我没准备借用田家。”

  不借用田家的势力和名头,她还能借用哪的?她在北京人生地不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