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90章
  怀着翁永安孩子的女人?

  贝思甜觉得大概是自己听错了,因此又想问一遍,抬眼看到后边有人看了过来,便拉着田秋进了院子。

  到了屋里,贝思甜递给田秋一杯热水,田秋微微摇头,脸上泪痕未干,神情呆滞。

  “秋姐,你刚才说什么?”贝思甜将水杯放在一旁的桌上。

  田秋眼泪又掉下来,哽咽道:“我到单位之后,秘书说有个女人要见我,那女人开门见山的说她是翁永安养在外边的女人,已经怀了他的孩子,希望我退位让贤,不然就闹到翁家去。”

  田秋本以为自己用情不深,随时可以抽身而退,可是当看到那女人一脸甜蜜地抚着小腹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要崩溃了!

  所以她上前打了那女人一巴掌,把那女人给轰了出去!

  田秋脸上神情复杂,眼底带着凄楚之色,“我一直做好了离开翁家的准备,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,翁永安根本连等都等不了!”

  贝思甜喝了一口白水,面上一派平静,问道:“他知道这件事了吗?”

  田秋抿嘴,“谁知道呢,应该是知道吧,不然那女人怎么可能明目张胆跑到单位来让我退位让贤!一个不要脸的小三,居然还自称贤!”

  她简直要恶心死了。

  “我准备离婚了。”田秋说出这句话,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

  尽管不想承认,可是翁永安的确对她不错,她一直抗拒着,可不知不觉地还是陷了下去。

  翁家早就想要孩子了,虽然翁家这一代不少,可是翁家最想要的就是翁永安的孩子,他们结婚两年一直都没有要上,奶奶也给她熬过很多中药,可依然没有怀上,翁家本来就不喜欢她,现在更是看她不顺眼了。

  那女人如果闹到翁家,以翁家的德行,肯定会挤兑她让她主动离婚,然后接纳那个女人进门,与其那样,她还不如主动点,早点离婚。

  “你怎么都不说话?至少也该替我生气一下啊!”田秋见贝思甜还有心情在那河水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贝思甜看了她一眼,“就让她闹到翁家去吧。”

  田秋抹着眼泪一怔,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那女人不是说要闹到翁家去吗?就让她去闹。”

  田秋脸色阴郁,摇头道:“不,太丢人了,我绝对不能让自己那么狼狈!”

  她今天已经很狼狈了,她不能如此没有自尊。

  贝思甜微微一笑,“相信我,到时候没脸的肯定不会是你。”

  田秋怔怔地看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笃定,她正要开口问,便听到大门啪啪被人拍响,急促地声音显示拍门的人很着急。

  田秋透过四格窗户看着外边怔怔出神,会是他吗?

  “我去开门。”贝思甜刚站起来,田秋就拉住她,冲着她摇摇头,“我不想见他!”

  她现在不想看到他,一看到他便会想起那个抚着肚子的女人,会让他倍感恶心,可是偏偏心底深处却又渴望他有个合理的解释。

  “那你去东厢房吧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田秋点点头,和贝思甜一起出了门,去了东厢房,贝思甜则去开门了。

  打开门,外边站着的正是翁永安。

  翁永安西装上衣敞开,额头上带着汗,看上去和之前沉着稳定的样子很不一样。

  “小秋呢?她是不是来你这里了!”翁永安几乎用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
  贝思甜微微摇头,说道:“她没来。”

  翁永安显然不信,他去过她娘家了,也去过田家本家了,人都没在,那就只能在贝思甜这里,他知道田秋很喜欢这个表妹。

  “不可能。”翁永安说着,伸手推开门就向里边走,已经顾不上是不是礼貌。

  贝思甜也不拦着,澳门赌博网站:反手将门关上,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翁永安大步向里边走,边走边喊田秋的名字,东厢房的田秋双手捂着耳朵,眼泪止也止不住,她知道她心里是不想离开翁永安的,可是她忍受不了他的背叛。

  翁永安东西屋都找过了,还是没有找到田秋,他心慌的厉害,他怕田秋就此消失在他的生命当中,在商场上磨练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,现在已经彻底没用了。

  贝思甜看着翁永安的失态,看着他就要向东西厢房冲去,扬声说道:“你现在找到她,她也听不进去,不如我们坐下来谈一谈。”

  翁永安摇摇头,“我必须先找到她!”

  “我可以说服她。”贝思甜淡淡地说道。

  翁永安回头,“说服她什么?”

  “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,你可以说服她不信吗?”贝思甜反问。

  翁永安双目顿时赤红,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好似中了魔,显得有些可怕,“我根本不是我的!”

  “恩,我相信你。”贝思甜坐下来,轻轻一抬下吧,示意他也坐下。

  翁永安在听到贝思甜说相信他的时候就愣住了,显然有些不解,这种事,通常都会提姐们感到愤慨吧,甚至贝思甜打他一巴掌才是正常的,可她反而说相信他。

  翁永安知道她说的没错,就算找到田秋,他也没办法说服她,而他看贝思甜的样子,显然知道田秋在哪里。

  翁永安坐在她对面,看着她平静地喝着茶,完全没有生气或是什么的样子,心中产生疑惑,田秋对这表妹有感情,这表妹是否对田秋有感情?

  若是他兄弟遭到背叛,他心情绝对不会像她这么平静的。

  贝思甜抬头问道:“那女人你认识吗?”

  翁永安顿了顿,说道:“一个生意伙伴的女儿。”

  “仅仅是这样?”贝思甜微蹙眉头。

  “不然能是什么样?”翁永安沉声说道。

  “那孩子如果存在的话,即便不是你的,可她既然能够这样大张旗鼓找上秋姐,肯定是有所依仗,或者说,本身就是你招惹的桃花,当然,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可笑了,居然被烂桃花带了绿帽子。”贝思甜嘴角带着冷意。

  不说那个孩子的事情,那女人却是存在的,到底怎么回事,也只有翁永安清楚了。

  翁永安却是极为差异,贝思甜话里话外的意思,她似乎很笃定那孩子不是他的,这是为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