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9章
  周将军的状况还没有明显好转,澳门赌博网站:杜凯博却是放下了一半的心,对于贝思甜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玄医他充满了信任。

  或许有人觉得他这样的信任有些盲目,有些莫名,但是他就是如此信任,该怀疑的,早在第一次就怀疑了。

  梅西元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,他一直以数据说话,眼见为实,第一次贝思甜给喝下的符水让周将军的身体数据有了很大的变化,那还只是为了延缓病情。

  可现在正式治疗的时候,数据反而没有多少变化,是因为体内的坏水对贝思甜的符水产生了抗性?

  若是这样,可未必就成功了。

  梅西元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安,他担心如果贝思甜也不行,还有谁能够救周将军,所以他对杜凯博这样盲目的信任很是不能理解,他们不比中医,他们要以实际的数据为准。

  梅西元心里怀疑,当然不会表现出来,不管贝思甜能不能治好,她都尽心尽力了,她对此根本就没有义务和责任。

  贝思甜给田家兄弟留下了一个方子以及五瓶符水,这方子配合符水连续喝五天,她会再提供接下来调理的方子。

  贝思甜这一次没有再去田家,而是回了自己的小院,她走之后没多久,魏仲熏就回来了,他先是去了一趟周必武的病房,出来的时候脸上微有些激动之色,却是谁都没有多问,便又离开了。

  杜凯博和梅西元也顾不上他,一心都在周将军的数据上,到了晚上,果然如同贝思甜所说发起了烧,高烧的时候达到38°2,一直在附近徘徊,没有过度升高,却也没有下来。

  他们遵循贝思甜的话,不敢用药,只物理降温,说来奇怪的是,周将军虽然一直发烧,但是身体数据却在向着正常值的范围攀爬。

  杜凯博对此毫不意外,梅西元就感到很喜悦。

  凌晨十二点的时候,田青辉给周将军喝下第一副参杂了符水的中药,经过这段时间不服输般的刻苦练习,他终于掌握了喝药的技巧,大概是毅力所致,如今他比母亲董凤珍手法还要熟练,一滴符水都不会洒出来,让田青耀看的眼馋不已。

  他也想学,为什么当时他没能在场呢!

  大概是玄医治疗的第一天,这一天谁也没有离开周必武的病房,杜凯博和梅西元都守在周必武身边,因为没有太多空间,田家兄弟便在厅里,偶尔进来看一眼,问下情况。

  喝下第一副中药之后,周必武的身体数据又向着正常值迈进了一大步,田家兄弟也能看出他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,体现的都是五脏六腑,这说明状况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到了凌晨一点多钟,杜凯博和梅西元也有些扛不住了,主要这两天他们都太忙了,因为数据的下降,昨天晚上他们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多才睡,今天贝思甜早早来救治,他们又是担心又是紧张,心绪不宁最是耗神,现在已经睁不开眼了。

  两个人去了外边,田青辉醒着,田青耀靠在沙发上眯着打盹,两个人说了一声,也坐下来靠在那里,眼睛一闭就睡着了。

  凌晨五点多钟,田青辉叫醒三人,说周必武有状况。

  三人忙起身,睁着通红的眼睛就进了病房,周必武现在浑身抽搐,比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厉害。

  杜凯博和梅西元不约而同看向床头的监测仪器,上边的心率变化不是很大,这是什么情况?

  两个中医和两个西医一起,对杜凯博进行了一次全身性的检查,但并没有发觉什么异样,那只能查血液了,但血液的结果还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出来,而周必武抽搐的似乎越来越厉害。

  “要不给贝贝打个电话?”田青耀底气不足地说道。

  两个大医院的院长在这里,还有两个中医世家的直系家族成员,面对病人却还要求救,这是田青耀底气不足的原因所在。

  其他三个人听见他这么说,不约而同瞪着他,让田青耀立刻觉得自己说错了话,然而……

  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田青辉没好气地说道。

  另外两个虽然没说话,但是脸上的表情也是这个意思,田青耀瞬间便不心虚了,大家都这样,他自然没什么好心虚的。

  田青耀忙将贝思甜的电话拿出来,这还是贝思甜给田智,让他给糊弄过来了。

  杜凯博当即用干休所的电话被贝思甜拨了过去,现在五点四十多,电话那边响了半天才响起一个朦胧慵懒的声音,这声音带着甜糯,即便是杜凯博这个年纪听到了也不由得心头一跳。

  “贝大夫,这个时间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,周将军从凌晨四点半开始就出现不同程度的肌肉痉挛,我们几个刚刚做过全身检查,发觉其他指标都是正常的,现在血液已经检查了,只是结果没有出来,我们担心出问题,所以给你打个电话问一下。”

  贝思甜揉了揉眼睛,脑袋里恍恍惚惚的,反映了一下才听明白杜凯博的话,回道:“没关系的,前三天都会出现这种状况,不是肌肉痉挛,是符水在作用,坏水腐蚀身体的时间太长,符水作用过程中会很痛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,影响不大,不用做处理,也不要使用药物。”

  杜凯博放下心来。

  “等到烧退了,周将军的身体会在调理符水的作用下逐渐好起来,不过要清醒还需要几天,在他清醒之前,最好保密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杜凯博一听几天就会清醒,顿时大喜,忙保证不会说出去,暂时也压住不上报,等到他彻底清醒再说。

  挂掉电话,杜凯博忙把这个消息告诉另外三人,四个人脸上都出现了喜色。

  早晨八九点钟的时候,周将军体温开始下降,杜凯博四个人更是不准备离开半步。

  贝思甜刚刚做好早饭,便听到门外急促地敲门声,她走过去打开一看,看到田秋泪流满面地站在外边,头发微微有些凌乱,十分狼狈。

  “有个女人……怀着翁永安的孩子来求我……”田秋一句话没说完,便呜呜哭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