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8章
  周必武这里两年都躺在床上,吃了太多的药物,到后来更是靠着输液维持生命体征,身体瘦的不成样子,胳膊腿都有很大程度的肌肉萎缩,这些在后边也是不小的麻烦。

  贝思甜收敛心神,将银针捻入周必武胸前的几个地方,护住他的心脉,才开始准备给他喂符水。

  看到贝思甜拿出小瓷瓶,不管是杜凯博和梅西元,还是田家兄弟,都神色肃目起来,屏住呼吸,生怕打扰了贝思甜。

  贝思甜依然一手持小罐子,另一手轻轻揉捏周必武的喉咙,将符水很快灌入他的胃中,手法比董凤珍的娴熟太多,一滴符水都没有浪费。

  符水灌下去之后,贝思甜便静立一旁,看着周必武的反应。

  其余两个中医两个西医,也都紧盯着周必武的变化,这四个人当中有三个都是第一次观摩玄医治病救人,除了好奇,也有激动,他们希望能够从中学到不一样的救治经验。

  周必武喝下符水之后不到十分钟,他的喉头便开始不住滚动,像是在咽津液,好似有咽不完的津液,一直在不停的滚动。

  贝思甜上前轻轻抚了抚喉咙两侧,这样的动作才减缓一些。

  后边的四个人默默将这些变化记在心里,打算等到之后找机会问一问贝思甜。

  喉头滚动的频率开始变少之后,身体开始出现轻微的抽搐症状,贝思甜微微皱眉,周必武的身体有轻微的排斥现象,之前因为药不对症并未发现,如今才显现出来。

  “杜院长,可有毛巾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周将军的病房当中什么都有,虽然他昏迷着,但是每天都有护理人员帮忙擦拭身体,所以毛巾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。

  杜凯博从洗漱间当中将毛巾拿出来,贝思甜从他手中接过来,将周必武的头微微侧到一边,下边垫上毛巾。

  众人正在疑惑她在做什么,便看到周必武的身体一颤,头微扬,从嘴中吐出一口白沫子。

  这白沫子像是洗衣粉泡在水里后揉搓后冒出来小泡泡,细小密集,有些泡泡还爆裂开来。

  周必武接连吐了三口,毛巾没能完全接住,有一部分流到了枕头上,白沫子落在枕头上,却留下了黄印!

  贝思甜眉头舒展开来,幸好排斥现象不是很严重,不然这一次怕是又要功亏一篑了。

  排斥现象过去后,周必武全身应该会感到麻痒难当,澳门赌博网站:那是符水消融坏水的过程。

  这种痒是从所有消融的地方传来的,有可能是内脏,有可能是血管,全都来源于身体深处,所以一般人怕是都承受不了这种麻痒,幸好周必武处于昏迷当中,不然意志力不坚定的人,怕是都要在地上打滚,在墙上乱噌了。

  尽管周必武在昏迷当中,也感觉到麻痒难当,身体还是不自主地扭动,脸上显出痛苦之色。

  杜凯博和梅西元,以及一旁的田家兄弟都露出惊喜之色,周必武自从昏迷之后,就再没看到他脸上有过表情,现在居然有了表情,这说明有了轻微的意识!

  这时候贝思甜又拿出一个小瓷瓶,杜凯博见状,忙去了洗漱间拿来一块毛巾,将周必武的颈部清理了一下。

  贝思甜投去感谢的目光,让杜凯博脸上有了一抹笑容。

  贝思甜将第二瓶符水灌下,周必武扭动的更加厉害,脸上的表情也愈加丰富。

  过了二十分钟,这种症状才开始减缓,这时候贝思甜给他喂下第三瓶符水。

  这瓶符水下肚,没有其他反应发生,检测仪器上的数据也没有任何变化,还不如刚才变化的幅度大。

  梅西元有些担心,会不会失败了?

  毕竟周将军已经病了这么久,也不是说治好就治好的,肯定需要一个不断的过程才对。

  田青辉和田青耀相视一眼,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心。

  杜凯博在贝思甜给周必武喂下第三瓶药之后,视线便不总是停留在周必武身上,而是时不时地看贝思甜几眼。

  这姑娘平时如何他不知道,但是在治病的时候,她的面目表情很好的说明了情况,就想上一次,她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,便是没有成功。

  所以她刚才皱眉的时候,杜凯博心里很是紧张,可后来看她舒展开来,心想着应该不是失败。

  现在,她面上虽然没有多少喜色,却也没有皱起眉头,这应该不是个坏兆头。

  果然,他心里刚转过这个念头,便看到贝思甜的嘴角轻微的翘起,眉宇间露出一抹喜色。

  杜凯博忙看向周必武,随后目光落在检测仪器上,上边的几条线开始上下波动起来,数字也在明显的上升。

  众人脸上立刻出现喜色,可是很快,这些数据上升到一定程度便维持在那个水平不动了。

  梅西元看了一眼,忙看向贝思甜,这个心率还不如她第一次喂下符水的心率正常,这是怎么回事?

  杜凯博拦下想要询问的梅西元,冲着他摇摇头,梅西元只好闭了嘴,心中有些担忧。

  这到底是成功没成功?

  贝思甜向杜凯博示意了一下,四个人离开房间,回到厅里。

  众人的屁股还没沾到沙发,梅西元便问道:“贝大夫,怎么样了?”

  他也是大半辈子的老西医了,居然还有看不懂别人怎么治病,甚至看不出到底有没有效果的一天。

  “没问题了,过了今天晚上,坏水就会彻底消融干净,不过因为这坏水长期腐蚀身体,所以今天晚上周将军的体温会上升,只需要进行物理降温,不要吃任何药物,以免带来药物排斥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众人一听大喜,听这意思是成功了!

  “各位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比较好,坏水虽然消融了,但是所带来的影像很大,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恢复的,周将军醒来之后我就准备离开了,剩下的调理工作交给田家吧,需要用到很多中草药,希望到时候杜院长能够配合提供一下。”贝思甜看着杜凯博。

  杜凯博忙点头,“一直都是田家在帮着调理,自然现在还是由田家来,我们都是十分信任田家的!”

  他可是知道贝思甜是田鹤鸣的外孙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