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7章
  田智离开大北屋的时候有些恍惚,站在院子当中,看着表姐的房间怔怔出身,表姐居然是如此了不起的人物,而他居然放走了到手的机会!

  田鹤鸣和他说的话,好似给他打开了一扇窗,窗外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他是田家最有可能接触到窗外景色的人。

  田智觉得回去应该好好同父亲聊一聊,爷爷说了,这件事父亲已经知道了,因为周将军有所好转,也是表姐的功劳!

  贝思甜一直睡到第二天,早起喝了一杯符水,润神养神的。

  制克制坏水的符水是一件十分耗神的事情,好在贝思甜如今的精神力不比刚来的时候,不然怕是还坚持不下来。

  田鹤鸣本想跟着去的,后来经贝思甜提醒,想起来她现在是杜凯博特邀的,他自然也是不出现最好。

  虽然这份功劳没有田家的事情,但是田鹤鸣没有一点可惜的神色,能够保住田家安然无恙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更何况这样一来,也可以避免被那群人盯上。

  幸好这件事是保密的,老大老五和鹤真对待这件事的态度倒是让他满意,若是被老二和老四知道了,八成会不满,这两个目光有些短浅。

  制出符水的事情只有四个人知道,贝思甜不打算声张,因为那天魏仲熏出现的太巧了,所以她准备一个人去干休所。

  田鹤鸣在家里有些坐立不安,之前周将军昏迷不醒的时候他反而没感觉,现在有了希望,他倒害怕了。

  贝思甜出了门,刚拐出胡同,便看到魏仲熏迎面走了过来,她眸光微闪,心里想着他八成是冲着她来的,看来是心里有所猜测。

  魏仲熏看到贝思甜露出一幅意外的神色,说道:“罗夫人要出去啊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去哪啊,这大早晨的。”魏仲熏笑眯眯地问道。

  贝思甜含笑看着他,“魏先生才是,这么大清早要去哪啊?”

  魏仲熏哈哈一笑,“我来找莹莹,她在呢吗?”

  田莹?

  怪不得昨天看到他和田莹说话,不过是早就认识,还是最近几天才认识的?

  贝思甜也不去多问,说道:“应该在吧,没太注意,你去看看吧。”

  魏仲熏哪里能让她就这么给赶走,笑道:“是打算问她点事情的,没什么要紧的,问你也是一样,你不是田家的外孙女吗。”

  “你要问什么?”贝思甜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想让你帮着看看这两个方子怎么样。”魏仲熏说着拿出两个发黄的纸,看样子是从什么上边撕下来的。

  贝思甜扫了一眼,发觉这两个房子虽然有些偏,可以外的很有水平,不由笑道:“我才刚刚认回亲人,这些你最好去问问我姥爷,万一说错了就不好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  贝思甜不再给他纠缠的机会,转身就走了。

  魏仲熏也不急着追赶,待贝思甜走了一段路之后,缓缓跟了上去。

  他在田家门口看了有三天了,目前为止贝思甜的嫌疑最大,他自然不能放过。

  贝思甜想到魏仲熏会跟着他了,不然他也不会找到田家,所以她直接就去了什刹海那边,先是沿着水边走了半天,看大爷钓了会鱼,然后在去了老爷子所在的胡同。

  贝思甜头也不回地向着胡同里边走去,这里胡同相互交错,人家十分多,现在又不少走街串巷买早点的小商贩,她七扭八拐,净挑小胡同往里走。

  魏仲熏脚下步伐尽快,他对这里完全不熟悉,有时候被路过的小商贩挡一下,就会落后贝思甜很远,她走的还都是窄小的胡同,躲避错身之间,便又会落后很多,几次之后,他再一拐弯,便找不到贝思甜了。

  魏仲熏皱起眉头,回到原先的路口,前后左右地看了看,都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她往哪个方向走了?

  魏仲熏四下看了一下,只能选择了一个可能性大的方向走。

  贝思甜躲在一个极为窄小的过道中,安静地看着魏仲熏走远,这才出来向着另外的方向走去。

  她没有去找吴岳凯,而是离开这边的住宅,伸手拦了一辆车,向着干休所而去。

  车辆到了干休所就被拦下,贝思甜下车向门口站岗的哨兵出示证件,这是杜凯博专门为她准备的,同这里的工作人员一样的证件,进出入要进行安检,这样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混淆视听。

  贝思甜进了干休所,径直去了三楼杜凯博的办公室,然而她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应声,她只好下楼,先去周将军的病房。

  进了门,她便看到田青辉和田青耀在那里,因为田鹤鸣谁也没有告诉,所以他们二人也不知道贝思甜已经制出了符水。

  见到贝思甜他们赶忙迎了上来,田青辉问道:“贝贝怎么来了?”

  在他看来要制作这种符水,应该需要很长时间,毕竟周将军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了,谁都束手无策。

  “杜院长呢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“一会就来,刚才昨晚例行检查,去拿检查数据了。”田青辉话音刚落,便听见门响。

  三人转头一看,是杜凯博和梅西元一起进来了。

  两个人正拿着周将军的数据报告皱眉头,贝思甜第二次给周将军喝下的符水,效果已经不如第一次,变化如此明显,实在让人堪忧。

  “贝大夫来了!”杜凯博看到贝思甜眼前一亮,难道有成效了?

  贝思甜点点头,“刚到,我制好了,我想尽快进行治疗。”

  她的话就像一颗石头,噗通一声落入在座众人的心湖当中,一下子激起一大朵水花。

  田家两个兄弟,杜凯博和梅园西都露出惊喜之色,忙说没问题。

  杜凯博当先推开周将军的房门,众人鱼贯而入,没有个人愿意留在外边的。

  贝思甜提醒众人不要出声,便打开了自己特制的小荷包,从中拿出一数根银针,“杜院长可否帮个忙?”

  “你尽管说。”杜凯博一点不介意给贝思甜打下手。

  “您帮我将周将军胸前的衣服敞开,露出前胸。”贝思甜道。

  杜凯博忙跟着照做,梅西元也跟着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