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6章
  田鹤鸣很快便将人参拿了过来,澳门赌博网站:是整根拿了过来。

  贝思甜轻巧地取了上边的几根须子,便将人参还给田鹤鸣。

  田鹤鸣出去的时候,贝思甜笑着说道:“姥爷,中午饭给我留着啊。”

  田鹤鸣一听,顿时大喜,这是有把握了,他忙答应了,打算一会让老婆子亲自下厨给弄点好吃的,补补神。

  平时本家这边都有小辈的过来,像是田俊肯定天天都要来的,除此之外,田莹没事了也天天往这跑,其余的几个一两天两三天也能见到一次,所以午饭一般都有所准备。

  今天田莹没在这里吃法,田智留在这里吃饭了。

  田智因为学的是中医,本来就得田家老两口喜欢,但喜欢归喜欢,却从来,没让他在内院吃过饭,今天却是例外,田智被叫进了内院用餐。

  厅中只有老两口和田智,饭菜还没上桌,似乎在等着什么人,田智猜想,应该是在等表姐。

  门没关,但是有厚厚的门帘遮住,不过从四格玻璃窗正好可以看到贝思甜所在的房间,那房间门刚一打开,田家老两口立刻就站起来迎了出去。

  田智跟着站起来,他隐约知道表姐是在做那种神奇的符水,第二次喝完之后,他对那符水有了更明显的感觉,可依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。

  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让他知道的,可是他实在忍不住好奇心,掀开门帘走了出去,站在台阶上看着爷爷和奶奶脸上狂喜的神色,便不再犹豫,从回廊中快步走过去。

  走到跟前,便听到爷爷不住在向老天爷道谢,说给田家送来一个救星,说什么终于有救了!

  田智稍一转念便有了猜测,田家如今唯一的政治性任务就是治疗周将军,这一点不是秘密,所以他也知道,现在能让爷爷高兴的老泪纵横的,只有这件事了!

  难道说表姐制作的符水可以治疗周将军?

  田智虽然知道了符水和玄医的存在,可并不知道他们在国家在医生们心目中的地位,因此才会有此疑惑。

  田智心中有些震惊,如果表姐真的可以治好周将军,那不是表明她在医术上比爷爷奶奶,比大伯父亲还要厉害!

  田智原以为她顶多就是比他强,会些旁人不会的手段而已。

  贝思甜脸上的笑容很清浅恬静,没有多少激动之色,和爷爷奶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,向他看了过来。

  田智脸一红,虽然不是偷听,可是这些事情他大概是不能知道的,爷爷奶奶背对着他没看到,表姐却是看到了。

  田智本想赶紧回去,没想到这时候爷奶一边一个拉着表姐向回走,说一起去吃饭去,就等着她呢。

  原来一直没开饭,是等着表姐呢!

  他惊讶于表姐在爷奶心目中的位置,不仅可以在内院吃饭,而且还让爷奶等着,就是大伯和大哥都没有这份殊荣。

  爷奶看到他好似没看到一般,脸上是全然的喜悦,他只好转身跟着走了进去。

  刚刚落座,便看到保姆们一个个将饭菜断了上来。

  “贝贝,这药我们明天就送过去。”田鹤鸣现在还在激动着,说话的声音都和平时不一样。

  董凤珍脸上的笑容也收不住,“原以为是田家的灭顶之灾,谁能想到不但有惊无险,转危为安,还认回了我们的乖外孙女,我们乖外孙女还是个玄医!”

  田鹤鸣忙瞪了她一眼,看了两眼外头。

  董凤珍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早就嘱咐过,上了才不要留人,都去外院了!”

  田鹤鸣脸色这才好点,董凤珍对家宅的管理很严格,她既然这么说,就没人敢留下。

  “那你也说错了,我们田家之所以免了灭顶之灾,全都是因为认回了我们的乖外孙女!”

  这下田智更加确定自己猜想的没错了,他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,表姐居然可以救治周将军?

  看这样子,是有十成的把握了!

  玄医到底是什么?符水又是怎么做出来的!

  田智心中不断徘徊着这些念头,他现在有非常强烈的念头想要知道这些,他甚至在想,当时让他给表姐做徒弟,他是不是也可以成为玄医?!

  因为有了结果,田鹤鸣两口子心情畅快,吃的都多了许多,贝思甜面有疲惫之色,二人自然看得出来,吃完便让她快去休息了。

  贝思甜也不推辞,准备回去睡觉。

  饭菜都吃完了,田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,他已经翻遍了典籍,甚至去了两次图书馆都没有找到玄医的记载,所以他便有些不以为意,可是今天看到的,想到的,却让他心情无法平复。

  “爷爷,玄医到底是什么?”田智直白地问了出来。

  若是往常,田鹤鸣一定会跟他说,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,等到他长大了,该让他知道的自然会让他知道。

  可是现在田鹤鸣却并没有这么说,反而沉默了许久。

  董凤珍喝了口水,说道:“既然贝贝说他有这可能性,我们应该告诉他。”

  田智看向奶奶,可能性?

  田鹤鸣半晌吐出口气,“也好,或许告诉你利大于弊。”

  他是担心田智知道之后开始心浮心傲,有多少人才在被人从小叫着天才的环境当中逐渐变得平庸,他不希望田家也有这样的例子。

  “在医学界,有一群人是非常特殊的存在……”田鹤鸣开始讲述他所知道的,说的基本上都是玄医的作用和影响力,至于神奇的符水,他懂得不多,所以也无从说起。

  田智越听越是震撼,他心目中以为所谓的玄医就像是中西医的那种区别,原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

  “为什么我一点都查不到?”田智睁大了眼睛。

  田鹤鸣摇头失笑,“玄医的身份信息,国家都是保密的,有相应的保密措施,但凡发现有人私自宣传,就等着蹲局子吧!”

  进监狱也要看情况的严重与否,如果严重的,可就不是进监狱这么简单了。

  田智咋舌,玄医的地位居然这样高!

  他脑海当中出现贝思甜那恬静清浅的身影,那璀璨的眼睛永远让她看不透,现在就更加浩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