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5章
  贝思甜说的一点让人怀疑的地方都没有,魏仲熏有些失望,或许是因为期望太高,所以以他的城府,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样子。

  贝思甜知道魏仲熏看过录像,知道她的存在,只是不清楚到底是谁,见到他这副神态,便知道他应该是猜到她在田家的事情了,只不过不敢确定到底是谁而已。

  魏仲熏的失望只是一闪而过,脸上随即露出笑容,“怎么没看到罗先生?”

  “他回部队了,姥爷姥姥舍不得我,想要多留我几天。”贝思甜笑着说道。

  魏仲熏说道:“肯定啊,平日分居两地,过年过节了肯定要多聚一聚,陪陪老人是应该的!”

  贝思甜不是田莹,魏仲熏摸不准她的底细,也不敢像对待田莹那样随意试探她。

  两个人在这里互有心思的时候,却没看到田莹在不远处将两个人谈笑的样子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贝思甜居然勾引魏仲熏!

  魏仲熏肯定是来找她的,贝思甜这不要脸的,肯定是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魏仲熏,就被他的样貌和风度所吸引,一个有妇之夫,竟然会动这样的心思!

  田莹脸色阴沉的很,可是现在是在胡同里,她必须压抑冲上去的冲动,不能让人看了笑话,更何况她和魏仲熏现在什么关系也没有,贸然上去一点立场都没有!

  不行,她得让魏仲熏知道贝思甜已经结婚了,她要去警告贝思甜离魏仲熏远一点!

  田莹为了魏仲熏,特意和现在刚交往了不到一个星期的对象分手,她分手从来没有这么干脆过,向来是骑驴找马,找到下一家才会和上一家断绝关系。

  让田莹心里好受的是,两个人交谈了几句就分开了,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,田莹忙装作刚过来的样子,脸上已经恢复了笑容。

  “仲熏哥哥~”田莹笑语盈盈地走了过来。

  魏仲熏早就发现田莹了,见到她并没有给感到意外,“莹莹要出去吗?”

  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随意溜达溜达。”田莹笑道,她每天必来爷奶面前刷存在感,现在准备回家的,不过既然魏仲熏来找她,她就等等再回去吧。

  “仲熏哥哥要去哪?”田莹眨着大眼睛问道。

  魏仲熏笑道:“好久没来北京了,随便转一转。”

  田莹偷笑,这是不好意思说来找她呢,随便转一转就总是转到这边,太明显了啦~

  “正好没事,我陪仲熏哥哥转转?”田莹在女孩子里算的上十分大胆奔放了,换做其他女孩子,是绝对不会主动说出这样的话的。

 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,让她撩到不少优质男人。

  “好啊,那就多谢莹莹了。”魏仲熏眯眼笑了,帅了田莹一脸。

  两个人就在胡同里溜达着,魏仲熏可是一刻都不打算离开这条胡同,或者说离开田家大门的。

  “对了,我刚才看仲熏哥哥和我表姐在一起,你们认识啊?”田莹不动声色地问道。

  魏仲熏点头,双手插在兜里,虽然微垂着头,注意力却一直在田家门口附近,闻言说道:“见过一次,那次出了点状况,还是她和她丈夫帮的忙。”

  田莹一听,原来他知道她是有妇之夫,刚刚应该是巧合,倒是她误会了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说呢,我那表姐刚刚才认亲,在北京怎么可能有认识的人呢。”田莹变相地提醒着魏仲熏,贝思甜不过是刚认回来的,地位根本和她这个正经孙女没法比的。

  魏仲熏闻言却是一怔,细一询问才知道怎么回事,心里不由地一动。

  刚认回来的,也就是说她和田家没有联系!

  魏仲熏眼睛转了转,问道:“她是什么时候来北京的?”

  田莹虽然觉得他似乎对贝思甜的事情问的有些多,不过现在倒是不多想了,魏仲熏这样的男人,是不可能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的。

  “谁知道呢,反正有一个多星期了。”田莹才不会去关注那女人,她还是从父亲那听来的。

  魏仲熏垂下眼眸,一个多星期,这个时间也未免太巧合了,他心跳稍稍加快少许。

  因为有了怀疑,魏仲熏懒得在应付田莹,简单说了两句就离开了。

  田莹看着魏仲熏高大帅气的背影,面现桃花色,这样的男人才配做她田家的女婿!

  这两年开始,澳门赌博网站:田青义和雷叶红就一直催她好好谈一个对象,尽快结婚,她本来一直都不愿意地,要是魏仲熏的话,她倒是可以考虑考虑。

  田莹想着,欢欢喜喜地回家了。

  贝思甜转悠到了什刹海,扶着石栏,看着还带着冰凌的睡眠,不远处还有些老大爷在架着鱼竿垂钓。

  只可惜现在是冬季,不然满处都是绿色,水面荡漾,那应该是一幅很美的景色,听人说到了夏季,水面上会开出很多的荷花,更是美!

  贝思甜沿着石栏走着,路过钓鱼大爷的水桶时往里看了一眼,发现里边真的有鱼,不过都不大,最大的也只有巴掌大小。

  沿途走了一会,贝思甜就回去了田家,回到田家之后,她便再次一头钻进房间。

  贝思甜几次点灵成符后,还是觉得有问题,她觉得应该是她的方向错了,毕竟之前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,基本上都可以融入血液当中。

  这样看来,或许真的要试一试以毒攻毒了,这样就更复杂了,或许不会像现在致命,但是副作用不会太小,后期调理会比较艰难。

  周将军的身体已经这样,或许量多一些就会致命。

  这时候外边响起敲门声,贝思甜放下毛笔,打开房门看到是田鹤鸣。

  “贝贝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?虽然我帮不上忙,不过你说出来,可以一起参考一下。”田鹤鸣说的很谦虚。

  贝思甜看着田鹤鸣却有些发呆,她似乎忘了什么事情,却原来是那根千年人参!

  “外公,还有千年人参吗?要须子!”贝思甜忙说道。

  田鹤鸣点头,“有啊,我们还有三根的存货,只不过不敢对外边这么说而已,你要用我现在就去给你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