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4章
  田鹤鸣见贝思甜摇头,澳门赌博网站:便知道没有成功,出乎意料的,他并没有感到失望或是其他情绪。

  田鹤真也没有太大的感觉,反正对于最糟糕的情况他们都有了思想准备,就算贝思甜最后没有想到办法,就凭着贝思甜和田家的这层关系,上边也不会取消征召的。

  田鹤真想的比较现实。

  饭菜很快就热好了,董凤珍让贝思甜趁热吃,还警告地看了一眼田鹤鸣和田鹤真,意思是在贝思甜吃饭的时候不许再问治病的事情。

  田鹤鸣和田鹤真相视一眼,都老老实实地闭了嘴。

  吃过饭后,贝思甜才觉得身上暖了少许,胃里空荡荡的时候就会比平时要冷。

  “贝贝晚上就住在这里,太晚了,你会去我不放心。”董凤珍说道。

  贝思甜笑着点点头,“听姥姥的。”

  董凤珍一听就笑了,外孙女又乖巧又听话,虽然不会卖萌撒娇,可是比其他孙女好太多了!

  贝思甜目前也不确定自己到底缺少了哪一味药材,所以不好同田鹤鸣等人说,田鹤鸣自然不会太多询问,原本玄医的事情他懂得就不多。

  现在才八点多,还远不到睡觉的时候,贝思甜坐在厅里,静静地看着外边皎洁的月光出神。

  她时而再想缺少的药材,时而又将大脑放空。

  这时候田智从拱门走了进来,看了一眼贝思甜的房间,然后走过去敲响房门。

  不多会房门打开,见表姐看到他一怔,他苦笑一下,“我爸让我来的。”

  这孩子倒是诚实。

  “进来吧。”贝思甜让他进来,然后关上房门。

  田智坐下来,说道:“我爸说要是为难就先放一放。”

  田智本来不愿意这么晚了还来打扰贝思甜的,不过田青耀说的倒是对,与其让贝思甜一直在想这些事情,倒不如换换脑子,没准就有办法了呢。

  “表姐,你在为难什么?要不你说出来,我跟着你一起想一想?”田智说道。

  这话就是田鹤鸣都不敢说,正因为田智什么都不懂,才会说出这样一番‘不自量力’的话来。

  贝思甜笑了,道了声好,然后说道:“如果你在给人解毒的过程当中,发现这毒虽然解了,可又中了你的毒,这该怎么办呢?”

  田智挠头,不是治病,是解毒啊,她说道:“也就是说以毒攻毒没成功呗?”

  贝思甜摇头,“不算以毒攻毒,而是在用自己的药解毒的时候,产生了更致命的毒素。”

  田智无语,这还真不是他能回答的,他看到贝思甜又陷入了沉思,便也沉默了。

  虽然这个表姐和自己年龄也就相差几岁,可是感觉她所在的层次却比他高了不止一点半点,她所接触的东西他有的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  这两天田智也查了很多典籍,关于‘玄医’和‘符水’的典籍,可惜无一例外,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记载。

  如果不是看爷奶和大伯父亲的态度,他肯定以为贝思甜是骗人的。

  田智自从喝过贝思甜的符水,就对玄医和符水特别感兴趣,可是他问贝思甜,她却闭口不谈,直说有机会收他为徒的时候都会告诉他。

  田智现在的确有拜师的念头,可是贝思甜也表示了,要在观察一段时间,这让他有些后悔当初没直接拜师,似乎错过了一个好机会。

  “抱歉,走神了。”贝思甜回过神来,面露歉意,和人说话聊天的时候直接神游,真是太有失礼数了。

  “表姐用不着道歉,本来就是我来打扰你了。”田智笑道。

  “对了表姐,你是在安定市吗?”田智忽然问道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。

  “我今年过年的时候没有回来,是参加一个医术交流会,关于中医的,虽然是交流会,不过每个学校之间也是相互比试的,这一次是别的学校来我们学校,等到开学以后,我们就要去别的学校,那学校正好是安定市的。”田智解释的很详细。

  贝思甜笑了,“那倒是好,等到小智要去安定市的时候告诉我一声,我去接你。”

  田智摇头道:“不用的,我们是学校组织的,除了每天的自由活动时间,其余的都要集体行动,我想说的是,如果我到时候遇到问题,能不能请教表姐呢?”

  他看得出贝思甜水平很高,不过她回去是不是就很忙了,听说她是军医呢。

  “可以,虽然是找我就好。”贝思甜点头。

 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,田智才离开。

  贝思甜没有继续思考,回了房间睡觉。

  第二天早晨起来,贝思甜在院子里活动活动筋骨,然后同田鹤鸣老两口一起吃了早餐,便准备出去走一走。

  缺少药材并不是因为她基础不够扎实,而是她总觉得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,总要找到另外一条出路才能得到解决,在房间里闷着是不行的。

  贝思甜决定先回一趟自己的小院收拾一下,这两天暂时住在田家了。

  如果坐车的话,这段路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左右,其实距离不远,穿胡同走路的话,大概也就半个小时,她决定走回去,正好看一看老北京的风貌。

  她走出田家大门,刚拐了个弯,迎面便看到一个眼熟的人,细一看,这不是魏仲熏吗?

  在这里见到魏仲熏,贝思甜可不觉得是巧合。

  “咦?这不是罗夫人吗,你怎么来到这里了?”魏仲熏见到贝思甜似乎颇为惊喜的样子。

  贝思甜微微一笑,“原来是魏先生,我来串亲戚的。”

  串亲戚?魏仲熏怔了一下,他是看着贝思甜从田家走出来的,他当时就在想贝思甜会不会是那个神秘玄医。

  “你不是刚从外地来吗,怎么还有亲戚?”魏仲熏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。

  “是啊,我姥爷家是北京的,过年了我当然要过来看一看。”贝思甜没有隐瞒什么,这个事情如果有心去查,还是可以查到的,那天田鹤鸣带着一家子站在门口等着他们,左邻右舍可都看在眼里了。

  魏仲熏心里一沉,如果贝思甜说的姥爷就是田家人的话,那她八成就不是那个神秘玄医了,毕竟如果有这么个厉害的外孙女,田家还能一治就治两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