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3章
  “不、不疼……”

  田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澳门赌博网站:她一直以为大堂哥和那个表姐夫是长得最帅的,他们的确也是帅翻了天,可是这男人却更有魅力!

  那两个人长得帅,可都带着冷意,这男人脸色没有那么冷峻,她甚至想用美来形容,而且他笑的好温柔啊,声音也超好听!

  魏仲熏看到田莹的表情,便知道成功征服了一枚小心肝,他对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,尤其是对田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来说,他几乎是个不败的杀手……额,似乎有一个人并没有被他的绝世容颜而倾倒。

  他脑海当中闪现过一张漂亮精致的脸蛋,还有她那璀璨却清明的眸子,不过他是不会承认是他不够有魅力的,肯定是因为她已经结婚了,从心理上不能再有这样的幻想!

  魏仲熏笑了笑,“没事就好。”说着就要离开。

  田莹说完就想扇自己一个嘴巴,怎么能说没事呢。

  “哎呦……我的脚……”田莹身体一矮,弯下腰去,脸上随时痛苦之色,却让人觉得楚楚可怜,“刚刚没感觉,一动才觉得疼!”

  “肯定是刚才撞的,来我扶你!”魏仲熏温柔地上前扶住田莹。

  魏仲熏是撩妹高手,田莹不甘示弱,撩汉也是一把好手。

  两个人互相撩,自然狠狠擦出了虚妄的火花。

  田家,贝思甜自从中午那阵回来之后,就一直呆在屋子里,中午饭都没有吃。

  她现在的房间是董凤珍亲自给她安排的,就在内院,挨着他们的起居室,外边有田鹤鸣和天鹤真两个老兄弟守着,谁也不会踏入这里一步!

  天鹤真回来知道才知道那位贝大夫同田家的渊源,当时激动的差点流下眼泪,幸好当时就哥哥嫂嫂在,不然丢人就丢大发了!

  天鹤真虽然年纪大,和田鹤鸣一辈的,说起来和贝思甜也有相关联,可他却是不敢托大,也不敢真的以长辈自居。

  田鹤鸣知道这个堂弟秉性醇厚,为人正直,又见到他在这件事上如此明白,心里很是安慰,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让天鹤真参与周将军的救治,更是不会将贝思甜同田家的渊源告诉他。

  知道贝思甜来田家的目的,田鹤鸣和天鹤真一商量,两个人老兄弟决定亲自守着,这样也免了一些辈分大的人打扰。

  刚才老二家的冯亚月就跑过来,非要同贝思甜再要一瓶那种药,要是和她同辈的人在这里,她定然会缠一缠的,可是换做田家两个老爷子,她就没这胆量了。

  不过也有些奇怪,不过是睡过午觉而已,睡这么久就算了,两个老头子怎么还呆在院里头,像是守着一样。

 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,觉得大概是巧合。

  尽管如此,冯亚月心里也有些不满,不过是个外孙女,居然就给她在内院安排了一个房间,这只有老大一家有这个特例,别人的住所都在外院。

  虽然他们平时也不住,可在那摆着也说明本家有他们的地方。

  田鹤鸣和田鹤真并不总是在院子里待着,虽然已经过了三九四九,可天气依然很冷,他们就坐在窗边喝茶,透过玻璃窗看着外边的动静。

  贝思甜一直都没有出来,现在已经快八点了,董凤珍站在院子里看着那紧闭的房门,有些担心,中午饭没吃,晚上饭还没吃,这么下去哪扛得住啊!

  她有心想叫贝思甜,可是又怕打扰了她。

  这时候贝思甜在她心里不是什么玄医,只是她的外孙女。其实在一开始惊讶过后,董凤珍就没有更多的想法了,不管贝思甜是不是玄医,都是她那宝贝女儿的女儿,是她的宝贝外孙女!

  董凤珍在院子里踱步,田鹤鸣和田鹤真也走了出来,跟着站在院子里一同张望等待着。

  等到八点半的时候,董凤珍实在等不下去了,迈步就要往屋子里走,被田鹤鸣一把拽住。

  董凤珍回头瞪眼,“别拦着我啊,我不管你们给谁治病,这孩子可不能跟着你们这么耗,再年轻也禁不住这么消耗!”

  田鹤鸣拉住董凤珍当然不是怕她打扰了贝思甜会制不出玄符,而是他听说过,制符过程中不能惊扰,一旦惊扰制服者会受到伤害。

  这些虽然都是听说来的,可田鹤鸣却不敢真的去打赌,万一要是真的伤了贝思甜怎么办?

  他见老婆子生气了,忙小声在她耳边解释着,董凤珍听了脸色才好了许多,要是老头子是这么个自私的,她就算白瞎了眼了。

  “你说怎么还没出来,这玄符这么难制吗?”董凤珍皱着眉头问自家老头子。

  田鹤鸣哪里会知道,他又不是玄医,更是没见过玄医制符,这时候也只能好生安慰着。

  两口子正互相低声说这话,一旁的田鹤真忽然指着房门说道:“看,应该是要出来了。”

  他看到里边有人影晃动。

  那房间是套间,外边是厅,里边是卧室,从这里看黑漆漆的,也不知道里边开灯没开灯。

  田鹤真话音刚落,就看到贝思甜打开房门从里边走了出来。

  三个人忙围了过去。

  “贝贝,饿坏了吧,先吃饭吧!”董凤珍说完就拉着贝思甜去了他们的起居室,饭菜早就准备好了,不过放的时间长,还得再热一热。

  贝思甜以为第一句听到的是‘成功了吗?’这样的话,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句,嘴角不由露出点点笑容,心里暖暖的。

  田鹤鸣看了她的脸色几眼,却看不出什么来,也没多问,一旁的田鹤真见老两口不多问,自是也不会多问,四个人一起去了大北房。

  “先喝口热乎水,我去给你热饭去。”董凤珍端给贝思甜一杯水,就将饭菜收拾了去外边的厨房热饭了。

  这时候,田鹤鸣才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  贝思甜微微摇头,她现在制出的玄符别说治疗周将军的病,只要喝下,反而会直接要了他的命!

  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,才会一次次的失败,这里边应该至少有一味草药欠缺,才会出现这种情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