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2章
  杜凯博也不失望,既然贝思甜能够将那坏水消融掉,就能想出在不消融损害身体的情况下消融坏水,只要有所希望就行。

  虽然没有当即见效,可是杜凯博心里却是松了口气,两年了,所有人都束手无策,现在终于见到变化了,而且还是向好的方向发展!

  杜凯博接这个治疗任务的时候其实都做好了任务失败的准备,总归是要有人接管这件事的,连左右派玄医都没办法,他接管了也就是这样了。

 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有转机,他觉得这两年运气十分兴旺,遇到贝大夫这位横空出世的玄医,前边有吴师长的治疗任务,现在又有周将军的治疗任务。

  就算他是军级单位的院长,也架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任务失败,这种艰巨的任务,通常落在谁身上都会觉得很倒霉,他虽然从来不会推诿任务,但也觉得这任务完成的可能性很小。

 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思想准备,杜凯博才会觉得自己走了兴运,遇到了贝大夫,否则他怕是一个任务都完不成,军衔或许不受影响,但是肯定就没办法继续在军级单位任职院长了,至少会挪挪地方,也算是变相的降级。

  这一次过后,贝思甜心里也有了数,她不打算回小院了,打算去田家,让杜院长将药材都带过去,她就在那里制符了。

  其实杜院长更愿意他在干休所,不过因为魏仲熏的缘故,贝思甜没有同意,她暂时不打算同左右派见面。

  贝思甜还是去了田家,这次是同田青耀和天鹤真一起回去。

  汽车从干休所开出来,向着外边驶去,随后,在干休所拐角处,便有一辆自行车从胡同里骑了出来,然后跟了上去。

  用自行车追汽车有些扯淡,不过魏仲熏自认为将这附近摸得很清楚,尤其是将出入干休所的相关人员,包括田家在内的路线,他都摸索过,因此看着那辆车开走的方向,他就该知道钻进哪个胡同抄近路。

  尽管如此,他还是跟丢了……

  没办法,就算他双脚倒的再快,也不可能快的过汽车,不过他心里有些猜测,看这方向,像是去田家的。

  反正已经跟丢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。

  魏仲熏重新骑上自行车,从一个胡同出来又钻进另一个胡同,很快便到了田家,看到田家门口停着的那辆干休所的车,他笑了,果然让他猜对了。

  杜凯博这个老家伙想瞒着他,以为他是吃草长大的,脑袋里一团浆糊呢,周必武的病情本来在那一次之后又有恶化的迹象,可随后数据显示便又好转起来,所以魏仲熏可以肯定,他们找到了那个神秘玄医!

  杜凯博几次让他帮忙,他就知道这是在支开他,看来那神秘玄医还不愿意显露于人前,这倒是有意思。

  田家门口那辆车是干休所的,司机也是干休所的,上边的人除了田家的两个人,最后那个毕竟就是那个神秘玄医!

  可惜他晚来一步,没有看到人。

  魏仲熏脸上倒没有什么可惜的神色,既然已经知道是田家了,只要在这里守株待兔,定然可以找到那个人的。

  魏仲熏有时间可以等,也必须等!

  如果那个人可以治好周比武,那就能够治好他父亲,只要有一点机会,他都不会放过的!

  魏仲熏现在想,那个人是田家的人,还是只是将田家作为临时场所的。

  他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,田家若是有这样一个高手,肯定不会藏到现在在请出来,这样一来,也就将范围缩小了。

  那辆车送完人之后,司机没有过多停留,田青耀跟着汽车回了干休所,车开走了。

  看样子,那人大概是要暂时居住于这里了,这样倒也好办,田家到底不比干休所,盯梢更容易一些。

  车已经走了,那个人一时半会应该不会离开,魏仲熏寻摸了一下,发现附近有个小宾馆,环境不怎么样,但距离田家近,观察起来很方便。

  魏仲熏入住小宾馆,选了个视线不错的房间,虽然不正对田家大门,但是在这个角度可以将田家大门看的很清楚,就算车辆停在那里,谁下车也能看到一个侧脸。

  订好了房间,他又去了楼下小卖部给杜凯博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最近几天处理点事情,就不回去了。

  魏仲熏从电话里还是能够听出杜凯博无意当中表现出些许高兴之意,顿时呵呵一笑,他要是知道自己跑来田家盯梢,不知道还高兴的起来不。

  放下电话,魏仲熏买了瓶老北京酸奶,买了点炸年糕回去,小吃什么的最好吃了!

  魏仲熏刚刚坐在窗台上,就看到从田家走出来一个女人,二十来岁的样子,身材那叫一个火辣,只不过脸色有些阴郁,这人是谁?

  他没有贸然下去,再观察观察再说,索性跑不了。

  到了晚上的时候,魏仲熏又看到从里边走出来一个姑娘,二十出头的年纪,白白嫩嫩的,模样看着还不错,他心里一动,这个看起来比上一个年轻,说不定好哄一些!

  魏仲熏想着转身下了楼。

  田莹从爷爷奶奶家出来,准备回自己家了,今天那个讨厌的女人又来了,仗着是死去小姑的女儿来博取奶奶的同情心,看看把爷爷奶奶哄得,只要她以来,两个人肯定陪着她,真是太不要脸了!

  田莹心里气的不行,以前有田秋在,爷爷奶奶的目光也多在她身上,但好歹田秋那性格摆在那里,根本不会撒娇卖萌,大大咧咧的让她觉得没什么太大威胁,可是一看到贝思甜她就产生了浓郁的危机。

  田莹想的出身,迎面便撞上一个人,她顿时皱起眉头,是谁这么不长眼!

  “抱歉,光顾着看周围的景色了,是不是撞疼你了?”

  一个十分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
  田莹本来很生气,听到这声音眉头却是先舒展了一些,等到抬起头来看到那男人的样子,便看直了眼睛。

  这男人,真是太俊美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