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81章 剧毒
  “章副教授一直在顾左右而言他,难道没办法救周将军?”贝思甜才不会被她带跑偏。

  章嫚冷哼一声。

  “我也觉得,既然治不好,就别占着地方了,在这一点上,我和章副教授的意见相同。”贝思甜笑着说道。

  章嫚微感意外,挑挑眉,不明白贝思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田青辉和田青耀脸色没有一点变化,倒是一旁的田鹤真脸色微变,这神秘玄医难道和章嫚是一头的?

  “章副教授要是没办法,就走人吧,你在这里,影响我看病。”贝思甜忽然冷冷地说道。

  杜凯博叹了口气,这话要是别人说的,自然没人当回事,可是这话是贝思甜说的,就不能不当回事了,章嫚过来本身也起不到什么作用,如果真的影响了贝思甜看病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这种事根本不需要和上边汇报,杜凯博就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章嫚却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忍不住呵呵笑起来,“你赶我走?你以为你是谁?田家的小辈都可以这么嚣张了吗?”

  贝思甜扬了扬嘴角,“田家田家,章副教授没什么本事,脑子也不好使,你从哪里看出我是田家人的?”

  这次田青耀脸上有了变化,贝贝为什么这样说,难道她不愿意承认和田家的关系了?

  一旁的田青辉不动声色地用手肘碰了他一下,田青耀忙收敛脸上的神色,心知是有了变化。

  杜凯博知道在这么争论下去,章嫚只会更倒霉,就算要倒霉,也不能当着他的面倒霉,那样他脸上也没光,只好上前说道:“章副教授,长期高频率的工作想必你也累了,不如放一段时间的假,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  章嫚不可置信地看向杜凯博,虽然他说的好听,可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他这是要将她赶走!

  她不禁看向贝思甜,这黄毛丫头到底是什么人!

  杜凯博怕她再次出言不逊,忙说道:“这位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大夫,这次会诊人之一。”

  他可不敢说这是找来的玄医,而且那个所谓的‘会诊人之一’,也是为了迷惑章嫚的,免得她出去乱说乱想。

  他现在和贝思甜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保护好贝思甜,他也就多了一层保障,万一将来他也成了周将军这样,他可不想一趟就是两年,更不想就此完蛋!

  杜凯博想的很明白,所以没有人比他更在意贝思甜的安全和信息保密。

  章嫚一听,顿时皱起眉来,她并不是特别清楚玄医的存在,不过却隐约知道一些,因此听到杜凯博的话,心里便有些打鼓。

  她心中又是懊恼又是不甘,这黄毛丫头肯定是来坑她的,她要是一开始就明说,她也不会和她怼上,偏偏要和她说什么小中医,害的她以为是田家的小辈。

  章嫚心里有些后悔,可是脸上仍旧是倨傲的很,看着杜凯博,说道:“杜院长已经决定了?”

  杜凯博也被她这句自以为是的话气烦了,淡淡地说道:“周将军我已经全盘接受了,谁去谁留,我心里都有数,章副教授还是好好去休息吧。”

  她以为自己是谁呢,还要再让他考虑考虑?

  章嫚作为天才已经习惯了,哪里被人这样扫过面子,脸上顿时挂不住了,脸涨的通红,看了杜凯博和贝思甜一眼,转身怒气冲冲地就走了。

  现在让她走,等将来再让她回来可就难了!

  章嫚暗暗发誓,别有求到她的时候。

  章嫚这个碍眼的走了,贝思甜悄悄冲着田青辉和田青耀眨眨眼,然后跟着杜凯博去了周将军的病房。

  贝思甜的小动作杜凯博没有发现,田鹤真却是看的真切,不由地惊疑不定,一把拽住田青辉,低声问道:“咱们田家认识那位玄医?”

  田青辉缓缓点了点头,这里不方便说话,他也没有同田鹤真多说,但只是承认,就已经让田鹤真高兴不已了,他们田家居然认识一位玄医!

  其他人都在客厅当中,只有杜凯博和贝思甜进去了。

  贝思甜拿出好几个小罐子来摆放在周将军床头的医药桌子上。

  杜凯博见到这些小罐子,便知道是贝思甜制出的符水,他不敢打扰,就在一旁默默观看。

  上一次他没能当场观摩,心里一直很是遗憾,没想到机会来的这样快!

  贝思甜将小罐子中的符水都倒入玻璃杯中,然后取了第一滴血滴入第一个玻璃杯,等了十分钟,血液开始有了变化。

  血融入符水,和上次产生的变化一模一样,这意味着符水并没有起到作用。

  贝思甜又取了一滴血滴入第二个玻璃杯等了十来分钟,杯中血液如常,依然没有不同。

  贝思甜一种一种的试下去,杜凯博不敢打扰她,在一旁仔细认真地看着那些符水的变化,心中也在通过自己所学思考认证。

  灌到第四杯的时候,取出的血终于有了变化,可是看贝思甜的样子,似乎并不满意,她继续取血。

  梅西元看的一头雾水,他心中有很多疑惑,澳门赌博网站: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。

  直到第六杯,滴入的血液才有了巨大的变化,那血并没有分散开来,反而凝成了一个血球,在符水当中沉沉浮浮,兀自在那里自我消融。

  那滴血液在二十分钟之后,消融的只剩下一点点血渣子,在符水当中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。

  杜凯博心里一喜,这是成了!

  可是反观贝思甜,她脸上最初出现一抹喜色,随即便又露出沉思之色。

  “贝大夫,这个也不行吗?”杜凯没忍住,问道。

  贝思甜摇摇头,“这种符水倒是可以克制坏水,但是你看到了,那滴血一丁点都没剩下,如果我给周将军喝下这符水,只要中毒的地方,都会被消融掉,包括五脏六腑。”

  杜凯博目瞪口呆,这不是比那坏水更加剧毒吗,这让他不由地想起了武侠小说中的化骨粉!

  玄医真是太可怕了,这种从里到外被消融的死法,光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