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78章 差点吓哭
  郑璐璐听到贝思甜昨天没在家,眼底显出一抹恍然,眼神微微闪烁,然后垂下了眼眸。

  贝思甜见此心里有了数,和周云霞说了两句就走了。

  周云霞将人送到门口,目送贝思甜进了家门才回去,回到屋里,先给老太太盛了一碗糊糊,才笑着说道:“这小媳妇长得可真好看,她男人我见过,那叫一个俊,两个人男才女貌,真是太登对了!不过两个小年轻身边怎么也没有个长辈呢?”

  老太太吧嗒一口糊糊,说道:“年轻人出来闯闯好,老跟在老家儿身边也未必就是好事。”

  周云霞笑了笑,“这小媳妇也算是有心,昨天和她多打了个对面,就是点了个头,今天就过来看看,是个会来事的,璐璐干嘛呢,怎么不说话?”

  郑璐璐坐在一边,闻言抬起头来,说道:“嫂子,你对那家人熟悉吗?他们不知道那是鬼屋吗?”

  周云霞白了她一眼,“什么鬼屋,都是人瞎说呢,我就住在旁边,怎么从来没听见过什么鬼哭!”

  郑璐璐撇嘴,你肯定听不见啊,能让你听见吗!

  “不过说来也奇怪,旁边这么好的院子,已经陆陆续续换了好几家人了,怎么都住不长呢,但愿这家人能住的长点,要不旁边老空着,也怪别扭的,没人气。”周云霞将老太太的糊糊碗收了,出去刷碗去了。

  郑璐璐噘了噘嘴,脸上颇为不以为然。

  贝思甜一天都没有出门,到了晚上还特意在外边晃荡一下才回去,灯也一直亮到九十点钟才熄了。

  灯是熄了,可人却没有睡觉,贝思甜不知道那姑娘为什么要装鬼吓人,但这样可是会给别人带来很大困扰的。

  夜半时分,贝思甜侧耳倾听,果然听到一丝动静,她不动声色地躲在东厢房里,一点声息都没有。

  女鬼同昨晚一样,站在香椿树下开始往上抛白绫,如果这个时候被人看到,也能吓个半死。

  她将白绫挤在腰上,然后一脚踹翻凳子,头往下一垂,然而,这次等了许久,依然没有一点动静。

  她只好解开腰间的白绫,轻轻落在地上,准备将凳子扶起来再来一次,谁知道弯腰的瞬间,余光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,她倏然回头,便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穿着一身雪白的衣服,静悄悄站在她身后!

  月光洒在院子里,平白增添了许多阴森之气。

  郑璐璐心里一紧,身子跟着一抖,张开嘴尖叫起来,“鬼啊!!!”

  贝思甜:“……”胆子这么小,居然还来吓唬别人。

  她担心郑璐璐惊吓到别人,忙上前捂住她的嘴,在她的鼻下轻轻一抹,郑璐璐身体顿时软如棉花,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,任由贝思甜拖入了屋子里。

  贝思甜将郑璐璐放在东屋的床上,见她死死瞪着她,不由挑眉道:“瞪我干什么?”

  “你居然装鬼吓人!”郑璐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刚才差点吓哭了。

  贝思甜好气又好笑,这姑娘还真是健忘,这么快就可以重整旗鼓倒打一耙,偏偏还这么理直气壮。

  贝思甜将白绫拿出来,手一松便掉在她的身上,“我装鬼吓人?”

  郑璐璐看到这白绫,眼神有些游移,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“说吧,为什么要到我家院子里装神弄鬼。”贝思甜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看着她。

  郑璐璐死死闭着嘴,后来干脆闭上眼睛,一副不打算说的意思。

  “不说是吧,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大街上,你现在这个样子,要是在外边睡一夜,我可不敢保证会出什么事!”贝思甜淡淡地威胁道。

  郑璐璐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,她刚才就觉得不对劲,身体一点劲都使不上,可是脑子却十分清醒,要真是被扔到大街上,晚上那么多不学好的混混……

  郑璐璐心里有些害怕,色厉内荏地说道:“你对我做什么了!”

  “你不说的话,我会对你做的更多!”贝思甜才不会回答她。

  “你……”郑璐璐见贝思甜神色冷淡,完全不似白天那样和善,顿时觉得这个人表里不一,气的不行,又怕她真的把自己扔出去。

  郑璐璐哼了一声,“谁让你么买下这院子的!”

  贝思甜挑眉,因为这个院子?

  “我花钱买院子,挨着你什么事了。”贝思甜冷笑。

  “这院子……这院子原是我家的!”郑璐璐一说出口,便再也忍不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这下轮到贝思甜意外了,这院子是郑璐璐家的?

  “以前是你家的,但是这院子既然卖了,就和你家没有关系了!”贝思甜皱眉,她可以肯定罗旭东是正常手续买下来的。

  郑璐璐扁着嘴,说不出话来了,虽然当时的确是爷爷主动买的,可是当时没办法,不得不卖,要不然一家老小都活不下去了,就算是这样,爷爷还是在逃难的路上病死了。

  这个院子是爷爷最大的念想,当初买了爷爷就病了,要不然也不会在半路上离世。

  对此郑璐璐虽然年纪还小,可是却一直耿耿于怀,对于住进这院子的人,更是充满了意见。

  在贝思甜威逼利诱之下,郑璐璐还是说了出来,声音有些哽咽,不过却没有委屈,她并不需要别人的同情。

  “可当时买卖都是双方自愿的,不管因为什么原因。”贝思甜淡淡地说道。

  并不是她没有同情心,而是郑璐璐仅仅因为这样的一个理由,就三番五次吓唬别人,很容易给别人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,毕竟有些事情,相信是一回事,亲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!

  郑璐璐说不出话来,她何尝不知道,可是只要一想起爷爷的死,大哥的失踪,奶奶的惨死,她就心里过不了这道坎,总觉得一切的根源都是从卖房子开始的。

  “你打算怎么处置我,送我去派出所?”郑璐璐像是霜打的茄子,蔫了吧唧的,嘴上却依然不肯服软。

  贝思甜微微低头,说道:“今天如果我没有出现在你面前,你就会认为我是一个女鬼,那么你会做几天恶梦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