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77章 女鬼有些二
  看到这里,贝思甜哪里还有半点恐惧之心,只剩下满满的无语,不仅如此,还觉得这个女鬼有些二!

  贝思甜也不出声,就这么看着女鬼踢了三次凳子,她当然没打算出去,看看她还能踢几次。

  不过她倒有些惊奇,那女鬼将白绫挤在腰上,悬空居然还能保持平衡,这是怎么做到的?

  这女鬼踢了第三次之后,发觉屋里仍旧没有任何反应,干脆一把拽下白绫,双手叉腰面朝贝思甜这屋,看样子很生气。

  这女鬼没有再继续,她悄悄将凳子放在窗台下,收起白绫,向着院子西北角走过去,随后就再也没有出现。

  贝思甜也没敢再睡觉,虽然这女鬼很二,可是出现的很蹊跷,她既不是撬门进来的,也不是爬墙进来的,这么突兀的消失在院子西北角,也足够让人惊悚了。

  一直等到天蒙蒙亮,贝思甜才打开房门走出去,客厅中的符粉没有动过,那女鬼没有来过客厅。

  她又去了西屋,包括窗台上,符粉同样原封不动,看来屋子里她是进不来的。

  贝思甜打开屋门来到院里,看了一眼窗台下的凳子,这凳子原本是东厢房的,白天她摆出来忘了放回去,如果她放回去,那女鬼会用什么来上吊呢。

  贝思甜的目光看向院子西北角,手里捏着烧灼性的符粉缓缓向那边走去。

  因为东厢房的缘故,和院子的西北角有个空挡,那里以前放着的是一辆独轮车,看样子很久没动过了,上边有簸箕,原先的主人怕是将这里当成暂时对方垃圾的地方。

  贝思甜扫了一眼,这个空挡不大,一目了然,根本藏不了人,不过她的目光却落向院墙和西屋的旮旯。

  那里挡了一块大木板,看上去像是以前的旧门板拆下来堵在那里的,贝思甜眼底露出了然,那里八成有个通向外边的通道!

  贝思甜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虽然知道那人定然已经走了,但是依然担心留下什么埋伏。

  她观察了半天,发觉并没有什么隐患,伸手推了推门板,是松动的。

  她将符粉收好,双手并用将门板搬开,里边是一条狭长的过道,很窄,就算是女子也要侧身才能过去,稍微胖点的就会被卡在里边。

  这过道一眼看过去并没有什么特别,只有一些堆放的杂物,一直通到院墙,是条死胡同,但是贝思甜想肯定会有通到外边的办法。

  重新将符粉扣在手里,贝思甜侧身走了进去。

  这里的确是非常窄,进来有些憋闷。

  走到一个对方干柴火的地方,贝思甜就过不去了,除非将这堆柴火移开。

  看着这些柴火,她心头一动,为什么要在这里堆放柴火?

  这些柴火大多都是干树枝,但是仔细看的话,上边有些地方没有灰尘。

  看到这里,贝思甜便知道,那通道,八成就在这下边!

  贝思甜将柴火分批移开,很快便看到下方有个洞,洞口不大,只有女人和孩子能够钻进来。

  想不到这里居然有个狗洞!

  贝思甜嘴角带着一抹笑,重新将柴火堆放在那里,还原到和原来差不多的样子,然后起身退了出去。

  贝思甜回到院子里,看向院墙那边,想起来那边的人家就是她昨天看到过的那个三十多岁女人的人家。

  不过贝思甜可以肯定不是那个女人,昨天和她打招呼的女人身材丰腴,就算是侧着身也不可能进来这条过道的。

  不过昨天的女鬼,至少应该和那家有些关系才对,不然她不可能半夜从狗洞中钻过来,来到她家院里装神弄鬼!

  贝思甜去了院子西边,在西厢房旁边,设置了一个小厨房,她简单的弄了点早饭吃了,打算去拜访隔壁一下。

  贝思甜出去买了点水果,然后敲响了隔壁的房门。

  开门的就是昨天和她打招呼的女人,那女人见到贝思甜一怔,随即看了她手里的水果一眼,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  这女人长了一双丹凤眼,眉毛有一些淡,嘴唇有些薄,但并不显得刻薄,相反很是耐看,看得久了便觉得长得挺好看的。

  “大姐,我是隔壁新搬来的,刚来到这里我也不熟悉,昨天就和大姐有了照面,就过来打扰大姐了。”贝思甜腼腆地笑了笑。

  那女人露出了然的神色,笑着将她迎了进来,“姑娘是哪里的人?以后打算在这常住了吗?”那女人边笑着边说道。

  “还没决定好呢,大姐您贵姓?”贝思甜含笑说道。

  “我叫周云霞,看你年纪也不算太大,我叫你一声妹子吧。”周云霞笑着说道。

  “好,我叫贝思甜。”

  两个人走进了屋。

  这边的院子没有她的院子大,院子里满满当当的都是东西,看北房也有些老旧,似是很久都没有修缮过了。

  进了屋,里边看上去也有些陈旧,东屋里坐着一个老太太,正好奇地看过来。

  “这是我婆婆。”周云霞笑着对贝思甜说道,转头又对老太太说道:“妈,这是隔壁的思甜妹子,来咱家坐坐。”

  老太太冲着贝思甜一笑,嘴里的牙没剩下几颗了,说话都有些漏风。

  “坐吧坐吧。”老太太笑着拍了拍炕。

  贝思甜坐在炕上,笑着和老太太聊着天。

  周云霞问了几句她的情况,因为贝思甜还摸不太准,也不敢说的太仔细,就说丈夫当兵的。

  周云霞笑了,“咱们这边住的,不少都是军人家属,原来思甜也是啊。”

  难怪能买下这边的房子呢,家里要是没人,就算有钱也买不下来。

  正说着话,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妙龄女子,看样子年纪不算太大,身材苗条,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白皙透彻,大眼睛明媚动人,看到贝思甜的时候,她明显一怔。

  “嫂子,这位是?”那女子问周云霞。

  “这是隔壁的思甜妹子,这是我男人他表妹,过年过节的过来看看,叫郑璐璐。”周云霞笑着介绍了一下。

  贝思甜打了招呼,目光没有多在郑璐璐身上停留,转头对周云霞说道:“周姐,昨天白天我听人说我那院子闹鬼,吓得我晚上都没回家,去的朋友家住的,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啊?”

  她这么说着,余光盯着郑璐璐的神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