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76章 抛白绫
  贝思甜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,澳门赌博网站:点头道是。

  “你说过我长得和他很像?”吴岳凯见贝思甜点头,又问:“有多像?”

  “一模一样吧,外貌上看。”贝思甜不假思索地说道。

  吴岳凯默然,世界上还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“他叫什么名字,是怎么离世的?”

  贝思甜歪头看着吴岳凯,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问这些问题,不过还是说道:“他老人家是寿归正寝,已经过去很久了,名讳不提也罢。”

  她不愿意说,吴岳凯也不勉强,不过却听得出她很维护这个师父,心里便不由地有点酸溜溜的。

  “你以前是不是一直和你师父在一起?”吴岳凯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句话,明明他都知道贝思甜这二十年来的过往,根本没有过一个师父的出现。

  贝思甜默然,看着吴岳凯点头道:“是的,师父是我的至亲之人。”

  吴岳凯看到贝思甜眼神中的光华,不禁愣住了,刚刚还因为她的话心里有些酸,可是听到这至亲之人四个字,他却莫名的趟过一抹暖流。

  梦中的事情太过荒谬,也太过离奇,原先吴岳凯几次想和贝思甜念叨念叨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现在他忽然就觉得没必要再说了。

  “快吃饭吧。吃完了让小吴送你回去。”吴岳凯脸上泛起笑容,看着贝思甜的目光充满了慈爱。

  贝思甜不知道老爷子今天是怎么了,她心思有点不在这边,还在想着关于周必武的事情,所以没多想吴岳凯的异样。

  饭后,吴岳凯的司机吴师傅把她送了回去。

  贝思甜将大门插好,再将屋门插好,这才回到卧室,刚进卧室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  拿起来一听,原来是罗旭东。

  “一直没在家吗?”罗旭东问道。他打了好几个电话,都没有人接。

  “嗯,下午去了一趟干休所,晚上去老爷子那了。”贝思甜怕罗旭东担心,没有将那些玄医的事情同他说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罗旭东问道。

  “暂时还不知道呢,怎么了?”贝思甜问道,难道有事情?

  “没什么,想你了。”罗旭东低沉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,让她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些笑容。

  “一个人睡觉都不习惯了。”罗旭东说道。

  听到这个大男人说话带着一种慵懒撒娇的意味,贝思甜扑哧一声笑了,“要不你抱着壮壮睡?”

  罗旭东:“……”

  听她调侃自己,罗旭东也不甘示弱,“抱着壮壮肯定不如抱着你舒服。”

  贝思甜轻啐了一口,笑骂一声,随即问道:“壮壮没有不吃饭吧。”

  “吃的很好,李嫂子和李明荣同志每天都过去照顾壮壮。”罗旭东想起几个军嫂天天兴高采烈地往那边跑,倒是不用担心壮壮吃饭的问题。

  贝思甜想起茶叶蛋大妈说的话,想了想,还没有问出来,一个是这种事有些莫须有,就算真的有,罗旭东千里迢迢也赶不过来,白白担心一场,倒不如不说。

  两个人聊了一会就挂断了,贝思甜想了想给周全打了个电话,那边很快就回过来。

  贝思甜知道周全一直生活在北京城,所以问了问关于25号的事情。

  “这些都是市民们乱传的,我们之前也在附近蹲守过,没有听见乱七八糟的事情,嫂子你不用害怕,我这就找两个人过去守着。”周全说道。

  “不必了,不过是谣传。”贝思甜拒绝了周全的好意。

  放下电话,周全想了想,还是找了两个机灵的兄弟过去,嫂子在北京呆不长,这段时间可不能有事。

  至于鬼屋之类的,他根本就不信,之前搬出去的几家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,完全不像市民们传言的那样。

  他担心的是有人别有用心,利用这个趁虚而入,那就不好了。

  贝思甜和他的想法差不多,鬼怪什么的,就算真的有,她也不怕,她可是魂穿异界的人,那些本地鬼难道比她还能厉害?

  她担心的是有人装神弄鬼。

  看看才七点多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贝思甜拿了各式各样的符粉,在院子转了好几圈,各个角落都有她的布置,这才安心一些。

  院子里布置好了,她将客厅和西屋也都布置了一番,最后是卧室,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。

  一个女人自己住,总要小心一些。

  做好这些,又检查了一边门窗,贝思甜才回到房间去睡觉。

  罗旭东不在身边,她的睡眠就比较浅,因此到了夜半时分,院子里出现一道影子的时候,她好似有所感应,立刻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她不动声色地悄悄起身,掀起一角窗帘向外看去,只见到一个穿着白色衣裙,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站在院子里,拿着一根绳子往树上抛。

  饶是贝思甜胆大,也被这一幕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这人是怎么进来的,她的符粉明明在门口布置了两层,这人不管是翻墙还是打开大门,都会触碰到她的符粉,那时候不管进来的是谁,只要穿着衣服,衣服就会燃烧起来。

  但是那种程度顶多会有一些烧伤,不会伤到人命。

  贝思甜手脚冰凉,心中虽然有些发憷,却仍旧没有出声,静静地看着那个白衣女人往树上抛白绫。

  白绫抛了两次终于挂在树上,那白衣女人站到凳子上,然后将白绫挤在了腰上!

  看到这里,贝思甜怔住了,这人看样子要上吊,为什么要将白绫挤到腰上?

  贝思甜心存疑惑,惊惧的心思稍稍淡了一些,她继续看下去,只见那白衣女人将白绫系好,然后一脚踹翻凳子,弄出咣当一声,然后头往下一垂,从这个角度看上去,她就是在上吊。

  贝思甜这时候已经猜出,这人绝对不是女鬼,定然是人。

  贝思甜依然躲在窗帘后边看着外边的动静,并没有因为这个声响便开灯,那白衣女人在那晃荡了半天,似是发觉并没有人来,又等了大半天,终于按耐不住,解开腰上的白绫,跳下来,重新扶好凳子,准备再来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