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73章 外边有人了
  贝思甜将情况一说,澳门赌博网站:田家三人顿时沉默了,这件事的确十分不好办。

  这种事,不管治不治的好,田家都要受到牵连,虽然现在当家的是田青辉,可大多数田青辉还是会同田鹤鸣商讨。

  “其实这件事还有一个办法。”田鹤鸣沉吟半晌说道。

  贝思甜抬头,“姥爷,是什么办法?”

  “将那些玄医的事情告诉上边。”田鹤鸣道。

  贝思甜微微一怔,随即失笑,她也真是糊涂了,因为作为玄医的关系,她心中只想着玄医同玄医之间的争斗,完全没有想过借助国家的力量。

  那些玄医就算本事再大,也要让人喝下坏水才能为害,或许对于其他玄医来说这些人十分可怕,可是在国家面前,在军队面前,他们顶多一些是群存心不良的大夫,真早下决心,肯付出人力财力,也不是不能剿灭。

  田鹤鸣不是玄医,所以他的观念并不局限,完全没有玄医就应该由玄医对付的理念。

  “这件事就由我写好东西上报,贝贝还是按照原计划来制作克制的符水吧。”田鹤鸣说道。

  对于贝思甜的保密性看来更为重要了,不过这件事只要报上去,上边不可能不去管,毕竟已经有一位将军中招,如果国家放任不管,会让很多人都寒心。

  现在已经过了动荡时期,正是百花待放的时候,上边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一群带着病毒的老鼠到处乱窜!

  贝思甜点点头,这一世活的滋润,她虽然想要继续磨练自己的医术,却不想参与到玄医的争斗中去,这也是为什么她迟迟不愿意见陶怀林的愿意,也不愿意暴露在世人面前的原因。

  和自己男人好好过日子,偶尔看看病,将来再养个包子,是她现在的愿望。

  上辈子漂泊了大半辈子,走遍了天南海北,这辈子倒不如安安静静地享受安逸。

  这些想法,是在遇到罗旭东之后才产生的。

  至于她刚刚来到这里的想法,想要看遍世界的想法,将来带着男人,领着包子,同样可以实现。

  贝思甜嘴角露出笑容,若是师父在这里,大概也会赞同他的想法,没有人比师父更希望她有个家。

  上辈子一刻不得停歇,这辈子就休息休息吧。

  贝思甜离开田鹤鸣的起居室,不再去管他们商量什么,正准备回到自己的小院,便看到田秋一个人坐在外边的石凳上。

  贝思甜走过去,轻声叫道:“秋姐。”

  田秋回过神,见到贝思甜,脸上露出笑容,“贝贝怎么还在这里,这是要回去了吗,我送你吧。”

  贝思甜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劲,可是她不说,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多问。

  “也好,秋姐送我吧。”

  田秋去开车了,她开的车是翁家的,这是翁永安专门给她买的一辆车。

  “秋姐和姐夫吵架了吗?”

  车上,贝思甜还是决定问一问,田秋都走神好几次了,嘴角的笑容也很勉强。

  田秋听到这话,嘴角的笑容彻底消失,叹了口气,“我俩是不会吵架的。”

  吵架是正常夫妻之间的事情,她和翁永安,本就是政治联姻,哪里会有吵架这种事发生。

  现在想一想,当初翁家不喜欢她,却还是因为看中田家的一些影响力让翁永安来求婚,她明明知道这些,却还是在田家都反对的情况下同意了。

  现在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,能怪得了谁!

  贝思甜见田秋情绪很低落,便邀请她去家里坐一坐。

  田秋反正也没地方可去,回娘家被人看出来多尴尬,倒不如去她那里待着。

  田秋进来之后,发觉比上次顶多多了一些家具,仍旧是空荡荡的,心里顿时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“你看看,都来了这么多天,我居然也没想起来带着你去买点东西。”田秋一拍额头。

  贝思甜一边倒水一边笑道:“是我太忙没时间,和秋姐有什么关系,说起来五舅妈还说要陪着我去买呢,我也没有腾出时间来。”

  听她这么说,田秋心里倒是好受一些。

  田秋捧着热腾腾的水,看着水汽蒸腾,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出神。

  “……秋姐……”当贝思甜叫道第三次的时候,田秋才回过神来。

  贝思甜颇为无语地说道:“与其一个人在发呆,倒不如说出来痛快痛快。”

  田秋神情低落下去,很快就苦笑起来,“这话我都不好意思启齿。”

  “可你好意思在我这走神啊。”贝思甜搬了个椅子坐在她面前。

  田秋叹了口气,“你姐夫……外边有人了。”

  贝思甜一怔,这的确不太好启齿,她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我看到他们的信件往来了。”田秋说道。

  她一想起信中的内容就直犯恶心,那女人在心中直接称呼翁永安为老公,说着一些发腻的话,甚至还有很多露骨的话。

  “只看到那女人写的了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田秋点点头,“翁永安的信当然不会让我看到,可是他如果不说些同样的话,对方也不可能如此大胆的回。”

  说完,她好像自我安慰一般又说道:“嗨,反正总是要离婚的,只要周将军……田家这边受到牵连,翁家绝对会让翁永安同我离婚的,所以他外边有没有人,我也没必要在乎那么多了。”

  贝思甜看着她强颜欢笑,还说不在乎那么多呢,她明明就是在乎翁永安的!

  “幸好,我对翁永安的感情还没那么深,不至于寻死觅活的。”田秋咧嘴笑了笑,却发现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贝思甜叹了口气,这种事,她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劝,劝他们离婚,可是离婚对女人来说伤害有多大,就不用说了,劝她忍下去,换做是她,能够忍下去吗?

  这时候,大门被拍响,贝思甜起身去开门,田秋忙摸了摸眼泪,觉得有些丢人,居然在妹子面前哭了。

  贝思甜穿过院子,来到大门前,问了一句是谁,听到外边的回答,她打开门,外边站着的是翁永安。

  “小秋在你这里吗?”翁永安问道。

  他去过田家了,也去过岳丈那里了,都没有找到,田家说她来送贝思甜了,他便找来了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