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70章 有天赋
  贝思甜心无旁骛地在写字,田智看的也入了神,房间当中安静又和谐。

  田鹤鸣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,嘴角不由地带上了笑容。

  贝思甜落下最后一笔,抬头看了田智一眼,又看向田鹤鸣,喊了一声姥爷。

  田鹤鸣在那次晚会上就见到过贝思甜的字,他自愧不如!

  “贝贝,姥爷都要佩服你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,你这字意境悠远,姥爷我可是远远比不上!”

  田智心里想是一回事,听到爷爷亲口承认又是另一回事,他着实想不到,这个表姐并不只有长得漂亮,也不仅仅在中医上有着不低的造诣,更是一个厉害的书法家!

  连爷爷都佩服的,叫书法家应该不为过吧。

  田智看贝思甜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,这个表姐来历清清楚楚,却为什么让他觉得有种神秘的感觉呢?

  贝思甜知道田鹤鸣带了消息回来,放下笔,田鹤鸣对田智说道:“你先去吧,一会再叫你。”

  田智点点头,看了贝思甜一眼,转身出去了。

  田鹤鸣坐下来,说道:“杜院长说梅西元没问题,说已经相交二十多年,是老相识了,他也表示如果你不想见,他会想办法将梅西元支走。”

  贝思甜点了点头,稍微思量一番,觉得一次可以支走梅西元,却没办法二次支走,既然这样,倒不如大大方方去见。

  “姥爷,安排个时间我们见一见吧。”贝思甜点头道。

  田鹤鸣见她有了决定,当即说道:“行,杜院长那里说随时都可以见,你要是有时间,我们可以安排在下午。”

  之所以这么着急,主要是周必武的身体实在是不行了。

  贝思甜表示没问题,田鹤鸣就离开去联系杜凯博了。

  老五田青耀也跟着来了,今天老大田青辉去,他可以休息一天,看见老爷子离开,他忙让田智过去了。

  田智颇为无奈,他虽然也想去和表姐交流交流,可是父亲这样,让他很是无语,总觉得是带着目的接近表姐似的,让人心里很不舒服。

  对此贝思甜却不是很在意,有些时候,带着目的接近,也要看是什么目的,如果是算计,自然是不行的,可田青耀等人,是希望田家能够得到发展,希望出一位玄医。

  这和贝思甜想的一样,她自是不在意。

  田鹤鸣刚出去,转眼便看到田智一脸无奈地进来了,忍不住便笑了。

  “表姐,你懂得……”田智摊了摊手,大人们意图那么明显,还用得着他说吗,但愿这位表姐别因为这个对田家有了嫌隙。

  不过看贝思甜的样子,应该是他想的太多了。

  “进来吧,在外边还冷,今天喝了最后一次?”贝思甜笑着招呼他进来。

  田智听到她提起这个,顿时来了兴趣,忙点点头,坐了下来,“表姐,符水到底是怎么做成的,我感觉到变化了,里边肯定有中草药的成分,不过我尝不出是什么。”

  贝思甜听的一怔,“你能尝出有中草药的成分?”

  田智挠了挠头,“应该是一种感觉吧,舌头感觉是无味的,可是却有感觉。”

  他越说越不知道该怎么说,说着说着连自己都快糊涂了。

  贝思甜笑了,这个表弟比她想象的还要有天赋,这才喝了三次,便能感觉到中草药的存在了。

  符水并不是靠味蕾尝出中草药成分的,而是靠感觉,这个就需要精气神了,所以为什么对精气神要求如此之高,便是这个原因。

  贝思甜想了想,又拿出三个小罐子来,推到田智面前,“你分三次将这三瓶喝下去,然后再告诉我感觉。”

  田智忙点点头,虽然无色无味,可是他却觉得喝这个可以上瘾,尤其是那种感觉,他特别特别想摸清楚到底是什么感觉!

  田智虽然还不太懂符水是什么,不过他已经知道这是好东西。

  “那个表姐,嘿嘿,我能给我爸一瓶吗?他好像没喝过。”田智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  那天他回去,田青耀便将邵佳敏手里的符水要了过来倒在碗里,仔细观察了很长时间,用筷子沾了往嘴里送,喝了好几次,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,也不知道干什么呢。

  可是他却看得出,他爹对这符水很看重,从他舍不得喝最后给了邵佳敏便能看出来。

  贝思甜还以为什么事,笑着从包里又拿出一瓶来,“把这个给五舅吧,是我把五舅给漏了。”

  田智一听大喜,忙收了起来,老实说三小罐子根本不够他喝的,他知道要想找到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,不喝个十几二十瓶根本就不可能。

  “表姐,这符水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?”田智又问了一遍。

  贝思甜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这是一个秘密,等你成了我徒弟那天,我就教给你。”

  田智顿时苦笑,他其实也不是不能拜师,只不过刚开始不满意别人强迫他,但贝思甜从头到尾也没答应必须收他当徒弟,所以他就算现在同意了,贝思甜也是要考察他的。

  他甚至都不知道贝思甜考察他什么。

  贝思甜当然能够看出田智的勉强,她收徒弟自然不会勉强他,更何况能不能合格,还要看他的表现。

  两个人聊了会,倒是拉近了一些关系,田智不是个沉闷的性子,二人言语又投机,等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,田智已经没有了拘束感,对贝思甜也亲近了很多。

  田鹤鸣没多久就告诉贝思甜,见面时间安排在下午,到时候由田鹤鸣带着她去,对外自然是什么也不解释的。

  不过田鹤鸣告诉贝思甜,有一个叫魏仲熏的玄医也在那里,是右派魏家的人,而且听说是个传承子弟。

  “杜院长说到时候想办法将魏仲熏支出去,便利用那段时间见面好了。”田鹤鸣道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,她现在的确不想和左右派接触,嫌麻烦。

  田智觉得有些无聊,虽然兄弟姐妹众多,不过能聊得来的没几个,贝思甜却和他很聊得来,他也想跟着去,不过因为是干休所,他根本没资格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