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69章 安装电话
  田青耀和邵佳敏看了一圈,发觉这里很多家具都不是很全,只有少量的几样,应该都是仓促之间搬进来的。

  “明天我带着贝贝去选选家具吧,房子空空荡荡的,住着也不方便。”邵佳敏笑着说道。

  虽然田青耀没有和她明说,但是摆明了贝思甜在田家的地位不一般,而且她丈夫还郑重的让她把贝思甜送给她的清水药喝下,说绝对有效果。

  两个人相处二十年了,田青耀从来不会说些不靠谱的话,邵佳敏对待贝思甜的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。

  两口子坐了一会就走了,贝思甜看着汽车开走,正要关大门,便看到一个男人向这边走来,她定睛一看,发觉那男人很眼熟。

  稍一想便想起来,这人叫周全,罗旭东给她看过照片。

  周全说不上有多高大,可是跟人的感觉并不好惹,脸上笑眯眯的,一双眼睛透着精光。

  周全眼睛不大,鼻子有些塌,长得不算很出奇,扔在里一般都找不到。

  周全来到贝思甜面前,笑着说道:“嫂子,我叫周全,东哥应该跟您说过了。”

  贝思甜点点头。

  “东哥让我给你家按部电话,这样联系起来会比较方便。”周全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盒子。

  贝思甜一怔,她在北京大概住不了多久,按一部电话是不是有些太浪费了?

  不过既然是罗旭东说的,她自然也不会反驳。

  周全跟着贝思甜进去了,问贝思甜将电话按在哪里。

  贝思甜想了想,觉得按在卧室里比较好。

  看着周全拆开电话盒子,不由地问道:“你会安装?”

  周全嘿嘿一笑,“那当然,不然哪能跟着东哥混啊!”安装个电话不过小意思,澳门赌博网站:顺便拍一拍嫂子的马屁,他可看得出东哥有多重视他媳妇。

  周全来的时候就将电话报装了,电话号码都选好了,一般6多的都比较贵,4多的就便宜一些,他选了一组带有三个6的,算是里边比较好的了,其他的都被选走了。

  电话很轻松就安装好了,人家给干了半天的活儿,贝思甜本来想留他吃顿饭,周全哪里会留下,喝了杯水就准备走了。

  “东哥应该将我的联系方式给您了,您有事直接扣我就行,我会尽快找电话给您回的。”周全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周全的年纪比贝思甜还要大,却一口一个‘您’,叫的贝思甜有些不好意思,忙让他改了口。

  “听嫂子的!”周全是个很会来事的人,不然也不会让罗旭东信任,被罗旭东托付。

  贝思甜看着红色的电话出神,想着要不要给罗旭东打个电话,刚想着电话就响了。

  电话才安装好,能够知道她电话的除了周全就是罗旭东。

  贝思甜笑着接听了电话。

  罗旭东清朗冷冽的声音从话筒当中传来。

  “你已经到部队了?”贝思甜含笑问道。

  “还没,等车呢,晚上八点多钟能到,到时候有车来接。”罗旭东说道。

  “旭东,我今天遇到一个好苗子,是五舅家的大儿子,我打算观察一下,要是不错的话,我想收他为徒。”贝思甜欢喜地和罗旭东说着。

  对于贝思甜的话,罗旭东没有一点惊奇,虽然贝思甜从来没有和他说过,可是他是知道贝思甜有些奇特之处的,而且知道的很清楚。

  而贝思甜似乎也知道他心中清楚,两个人在这上面达成了很高的默契,谁也不明说,可是谁都明白。

  罗旭东在电话当中听着贝思甜喜悦的声音,嘴角不自觉地便带上了几分笑,看的小卖部的小姑娘双眼冒星星。

  和贝思甜聊了一会,罗旭东才挂了电话坐上车。

  贝思甜放下电话,脸上还带着笑容,虽然罗旭东刚刚离开,可是她都有些思念了。

  现在在罗旭东面前,她会不由自主地放松自己。

  第二天田鹤鸣便去了干休所,单独见了杜凯博,杜凯博一听便有些激动,那位玄医居然愿意同他们见面?

  保密,当然没问题!

  “梅院长没问题的,我们两个是老交情了,人品我可以保证,当然,如果贝大夫不愿意见的话,我可以想办法将他支走。”杜凯博认真说道。

  田鹤鸣点点头,“我回去问一问。”

  杜凯博满满怀欢喜地将田鹤鸣送走,他对那位玄医真是充满了好奇,如果有可能,他希望能够同那位玄医好好交流一番。

  田鹤鸣带着消息回来了,贝思甜已经到了田家,和她差不多到的还有田智,田青耀将他送过来的。

  田智并不排斥同贝思甜接触,他今天已经喝下第二罐符水了,喝完不久,他便感觉到明显的变化。

  这种变化很细微,若是对身体不了解的人一般很难察觉到,但是从气色上却能很好的反应出来。

  就像他和母亲邵佳敏,这两天脸色便很好,气色红润,眼睛都有神。

  邵佳敏明显觉得自己精神一些了,之前因为生孩子没调理好身体,晚上要照顾孩子,弄得有些神经衰弱,晚上明明很困就是睡不着,现在却有了一些好转。

  她有些难以置信,因为她只喝了一次那个清水药,没想到真的像丈夫说的那般,十分有效!

  其实那符水并非提神醒脑的,只不过很多东西都是相关联的,一方面好了,也可以带动另一方面好。

  田智见到贝思甜的时候,贝思甜正在房间里写字。

  每天练字是她的习惯,总归是要等田鹤鸣回来的,她自然也不会浪费时间用来发呆。

  田智也会写毛笔字,爷爷从小就教给他,说一个好的中医必须要写一手好字,不过他练得不精,毕竟精力都放在被中草药上了。

  他没有贸然惊扰贝思甜,轻声走到她背后,看到贝思甜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着,一手小楷写的非常漂亮!

  田智有些惊叹,不是听说表姐没上过学吗,没上过学的人可以写出这样的字来!

  他并没有轻视过贝思甜,只是觉得他们这个年纪的人,不上学可惜了。

  说句老实话,田智觉得爷爷写的字都不如表姐写的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