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66章 不明
  田鹤鸣听说过,只有玄医才能觉察出符水的不同,其中的草药和药效是什么,很多人尝一尝便能知道个大概,就像老中医喝中药,大致的成分都是能够喝出来的。

  他们现在对田智充满了希冀。

  田智听到爷爷这么问,摇了摇头,刚才饭桌上不少人都认为是白水,看这样子,爷爷应该知道这碗清水似的药是什么了,所以他那般生气,气的不是表姐,而是雷叶红母女。

  田智一瞬间便想到了这一点。

  “爷爷,我从没见过那样的药,那到底是什么?”田智问道。

  田鹤鸣笑了笑,他一直对这个孙子很是满意,尤其是他对中医的态度和悟性。

  听见田智这么问,他没有当即回答,反而看向贝思甜。

  田智便知道,看来是需要这位漂亮的表姐来解答了。

  “表姐,这是什么药?”田智又礼貌地问了一遍。

  贝思甜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,道:“这是符水。”

  符水?

  田智满脸茫然之色,这是什么东西,他从来没有听说过。

  符水这个东西的确不好解释,贝思甜也没有打算要解释,反而问起了一些其他的问题。

  “我叫你小智可以吗?”贝思甜笑道。

  田智点点头,大家都这么叫他,不过面对贝思甜,他好似面对的不是一个表姐,更像是一个长辈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“小智是在中医学院上学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田智看了田鹤鸣等人一眼,见他们只是在旁听着,于是点头说道:“是的,今年大三了。”

  贝思甜向田青辉要了纸和笔,写下一个方子给了田智,问道:“这个方子你能看懂吗?”

  田智拿过来看了看,看了几眼面色便有了变化,他知道贝思甜也是学中医的,可是没有想到信手拈来便能写出这样一个方子。

  这个方子应该是治疗哮喘的,田智以前也看到过类似治疗哮喘的,可是同贝思甜写的这个却有很大的不同,其中几味药材用的极为巧妙,如果这样开方子,可是比一般的方子要凑效的!

  “一直听说表姐是学中医的,没想到表姐在这方面这么厉害!”田智由衷地夸赞道。

  这方子如果由他来开,肯定想不起来加这几味药,即便想要加上,他也不知道该加多少才合适。

  田鹤鸣等三人见两个人开始讨论起中医方子,心中不免焦急,可是他们不知道贝思甜如何想的,也不敢随意开口说话。

  随后贝思甜又给他写了几个方子,田智倒是都可以看懂,但是若让他自己写,他却写不出来了。

  贝思甜画了几种偏门的草药,田智倒是一眼就认了出来,显然基础知识十分扎实。

  和田智聊了一会,贝思甜便笑了。

  田鹤鸣端着茶喝了一口,看着像品茶,其实心思完全没在上边。

  田青辉可喝不下茶水,他直直盯着两个人,真心希望贝思甜能够说出他们想听的话。

  如果田家能够出个玄医……

  光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!

  北屋这边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,老五田青耀回来了。

  田青耀回来便直接去了用餐的地方,发觉大家都已经散了,暗自纳闷今天怎么散的这样早!

  “大嫂,你们今天吃的这么快,我还说回来能赶上个尾巴,跟着吃两口呢!”田青耀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高雅摇头叹了口气,作为嫂子,她自然不能说妯娌的坏话,只能说道:“闹了点不痛快,爸妈也累了,就散席了,倒是你,回来的还算凑巧,厨房里还有些吃的,你填吧填吧肚子吧。”

  周必武的事情是机密,通常她们都是不会问的。

  田青耀笑了,他倒是不饿。

  “佳敏和皓皓在东厢房。”高雅见他没有要吃的打算,提醒了他一声。

  田青耀忙点头,好几天没见到媳妇和孩子了,他心里哪有不想的道理,忙去了东厢房。

  到了东厢房,邵佳敏正在和田皓玩拍掌游戏呢,两个人笑语晏晏的,看着就让人觉得温馨。

  听见有动静,邵佳敏抬起头来,发觉居然是丈夫回来了,顿时感到惊喜,她都好几天没看到人了。

  “怎么这时候回来,饿不饿?”邵佳敏牵着孩子的手迎了过来。

  “不饿不饿,好媳妇,都想你了。”

  这里没有别人,田青耀上前抱了抱邵佳敏,惹的邵佳敏脸都红了,嘴角带着笑,眼底全是喜色。

  “爸爸!”田皓挣脱邵佳敏的手,向着田青耀伸出两个小胳膊。

  邵佳敏点了点田皓的额头,“小没良心的,白和你玩了半天,见到你爸就忘了你妈!”

  田皓咯咯笑着,爸爸妈妈都在身边最开心了。

  两口子唧唧喔喔的聊了会,邵佳敏才说道:“你回来有事吧,爸妈都在大北屋呢,今天四嫂和莹莹可是把他们气到了。”

  田青耀问怎么回事,邵佳敏简单扼要的将事情说了一遍,着重说了贝思甜送的礼物。

  “你说外甥女送的是清水?”田青耀反问了一句。

  “是啊,对这个我也不是很懂,不过看老头老太太的样子,似乎并不这么认为。”邵佳敏说道。

  田青耀点点头,“我去大北屋看看,要是今天有时间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  邵佳敏高兴地点点头。

  田青耀放下孩子去了北屋,现在天冷,一般房门都紧关着,他轻轻敲了两声便推门进去了。

  掀开厚厚的门帘,一眼他就看到站在中间的大儿子田智,脸上不由露出笑容,然后看向田家二老,叫了声爸妈,又喊了大哥。

  都打了一遍招呼,他才将目光看向贝思甜,他是知道外甥女也在这里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外甥女,上次因为周将军的事情,他便没有回来吃饭。

  “这应该就是贝贝了吧……”田青耀待看清楚贝思甜,下边的话就好像卡在了喉咙里,陡然间睁大了双眼,看着贝思甜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半晌他才磕磕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是那位……玄医!”

  怎么可能呢,坐在这里的不应该是他那刚回来就引起纠纷的外甥女吗,怎么变成了让所有人都在找的神秘玄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