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64章 询问
  田莹在家宴上‘揭穿’贝思甜送的礼物是假的,完全没有想过这样做对自己是否有好处,只想着让她当众出丑。

  只要她出丑了,就算她比自己漂亮又怎么样,爷爷奶奶也不会喜欢她,以后就不会总让她来田家,她也不用老看到这个讨厌的外孙女。

  而雷叶红之所以帮腔,便是因为老太太之前因着贝思甜的缘故将她赶了出去,她要让老太太看看,这个所谓的外孙女根本就是个骗子。

  什么自己制作的药,什么补气血强体魄的药,若是这样就算是药的话,谁都可以制作药了!

  众人神情各异,除了苏兰对这药有一些想法之外,其他人其实都不是很在意,田家是中医世家,想要什么样的补品没有,也很注意养生,所以这补气血的药,他们并不是很在意,只不过当成是晚辈的心意,不好意思不收着。

  至于喝,那当然是不会的!

  几个舅妈就算不是学医的,或多或少也都对中草药了解一些,看到这样一碗清水似的药,不少人心里都叹气,药哪有这样子的,这下就算想帮着贝思甜说两句,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苏兰偷偷看了田家二老一眼,两个人脸色铁青,冷沉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,一旁的田青辉也是额头青筋暴跳,看向那碗清水的目光充满了心疼!

  心疼?

  田青辉会露出这样的神情,定然知道这是什么,这么说来,这碗清水样的东西,应该不是白开水了。

  苏兰转头看了贝思甜一眼,见她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喝着杯中的水,开口打破这冷硬尴尬的气氛。

  “我倒觉得不是清水。”苏兰笑道。

  雷叶红见有人反驳,顿时皱了皱眉头,“那你说是什么?”

  “药啊,思甜不是说了可以补气血强体魄吗,只不过她制作的药大概和旁人的不一样。”苏兰面带微笑。

  高雅看了苏兰一眼,她知道苏兰绝对不会平白无故地帮着谁说话,她发现什么了?

  刚刚丈夫的样子她也看在眼里,可是她也是学中医的,她不知道什么样的中草药混合在一起可以做出这样宛若清水的药来,所以她就算想帮腔都不知道该怎么帮,更何况她也没打算帮腔。

  老二媳妇冯亚月和老五媳妇邵佳敏也看向苏兰,几个做妯娌做了这么多年,谁对谁都是了解的,苏兰看着总是面带笑容,可是心里却高傲的很,因为她是这几个妯娌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,她那时候的大学生非常值钱!

  田莹扁了扁嘴,说道:“三伯母,你不学医或许不知道,中草药制作出来的药不会是这样的,清清淡淡的,而且没有一点味道!”

  她的意思是苏兰不懂医就别瞎说!

  雷叶红当然是帮着女儿的,闻言说道:“是啊,苏兰你又不是学医的,这明明就是一杯白开水!”

  苏兰还想再说什么,田鹤鸣突然伸手‘啪’一声拍在桌子上,低喝道:“够了!”

  雷叶红吓了一跳,田莹也吓了一跳,众人的目光都看向田鹤鸣,知道老爷子是生气了。

  能不生气吗,好好的一场家宴,非要闹成这样,这母女二人也是,闹出来对大家都有什么好处,你要愿意揭发,等到饭后自己去找老头老太太不就行了!

  田青军没想到他老爹会发火,刚才他想拉扯雷叶红和闺女一下的,可是当着那么多人,他又不好不给她们面子,觉得又会像以前那样,爹妈不说什么也就过去了,谁想到会惹得田鹤鸣发火,早知道他就拦一拦了。

  田青军现在有些后悔。

  在雷叶红看来,老头子这是恼羞成怒了,毕竟外孙女送了这么没脸面的礼物,换做是谁会觉得脸上有光。

  所以她虽然闭了嘴,却是不以为然,田莹见当妈的淡定,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也就稳定下来。

  田鹤鸣不好说儿媳妇什么,董凤珍开了口,“你们两个要是不愿意吃了就走吧,别在这惹是生非了。”

  雷叶红脸色大变,今天这已经是董凤珍第二次赶她了,之前那次没那么多人也就算了,这可是当着全家的面!

  “妈!”田青军站起来喊了一声,“叶红没别的心思。”

  董凤珍冷冷地看了四儿子一眼,“什么心思我懒得理会,你们该走就走吧。”

  雷叶红见董凤珍不是吓唬她,顿时心里没底起来,这件事明明是贝思甜的错,为什么老太太要赶走她?

  这未免也太偏心了,偏的都没边了!

  田莹现在泪眼汪汪的,她也不明白,可是她没有雷叶红的顾虑,张口说道:“奶奶,这明明是贝思甜的错,为什么您要赶走我们?我才是您的亲孙女啊!”

  田鹤鸣脸色阴沉的厉害,以前对于下边的事他根本来的理会,反正有董凤珍管着,可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  田青辉见老爹又有要拍桌子的迹象,忙将那碗符水端了起来,放在了自己面前,这么珍贵的东西,可千万不能掉地上了!

  因为田鹤鸣的震怒,所有人都有些噤若寒蝉,所以田青辉的举动只有苏兰和他媳妇高雅看到了,苏兰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,高雅却是十分吃惊。

  贝思甜可不想一来就搅和的田家家宅不宁,所以这时候开口说道:“姥姥姥爷别动怒,我有几句话想问一问。”

  田鹤鸣见贝思甜说话了,压下心头的怒意,尽量缓和声音,说道:“你问吧。”

  就算她质问雷叶红母女,给她们没脸,他也不会说什么的,毕竟是这对母女先让她没脸面的。

  贝思甜眸光流转,视线定格在田智身上。

  “田智表弟,你刚刚沾了一筷子药,喝出什么来了吗?”

  众人没想到贝思甜没有针对雷叶红母女,反倒问起了八竿子打不着的田智。

  田智也是一怔,完全没想到贝思甜会这么问她!

  看着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身上,澳门赌博网站:田智有些窘迫,伸出手指挠了挠脸颊,然后才说道:“我也说不清楚,总感觉怪怪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