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54章 可以好好培养
  贝思甜将那手法教给田青辉,可不知道田青辉是紧张还是怎么的,就是学不会,急得他满头大汗。

  最后在众人无奈的目光当中,董凤珍上前试了试,居然很快就掌握了。

  田青辉苦笑,他在这一辈人当中天赋和悟性都不错,却没想到在这上面被难住了,第一次觉得自己真够笨的。

  “大舅不用烦恼,这种手法在于一些小技巧,掌握了也就学会了,不过姥姥真厉害,一下子就掌握了。”贝思甜笑道。

  董凤珍不知道还有这样巧妙的手法,虽然是个小手段,可是却非常实用,尤其是对他们这些中医,在人昏迷的情况下,这种手法简直太妙了!

  董凤珍本就高兴,听到贝思甜小嘴甜的能溢出蜜来,就更是高兴了,搂着贝思甜忍不住笑起来。

  田青辉见自家老娘和贝思甜如此亲热,心中稍稍松了口气,他最先了解到的是那位‘神秘大夫’,在他心里的地位十分高,所以乍一知道是贝思甜,即便她是自己的亲外甥女,可和她说话仍旧感到一些拘束。

  “贝贝,既然你有办法救治周将军,为什么不正大光明的去呢?”田鹤鸣问出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。

  他可是听说贝思甜是跟着吴师长去的,如果吴师长明言他的身份,不管是杜院长还是梅院长,都不可能拒之门外,所以肯定是贝思甜自己不愿意说。

  “姥爷,我正要同您说这件事。”贝思甜嘴角泛着淡淡的笑意,“我的精气神原先亏损太厉害,因此不想参与到玄医之间的争斗中去。”

  田鹤鸣人老成精,一听就知道贝思甜是什么意思了,他不禁点头感慨道:“贝贝虽然年纪不大,可是看的却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要清楚透彻,不争权不争利,超然物外,孩子,你这心境,就是姥爷都比不上!”

  贝思甜恬然一笑,“其实我比较懒,不想多费心思,嫌麻烦。”

  田鹤鸣被她俏皮的话都得哈哈大笑,过后便敛了笑容,对田青辉说道:“刚才的话你都明白什么意思吗?”

  田青辉又不傻,当然明白,也明白了为什么贝思甜不肯出面,点头道:“爸,您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,关于贝贝的事情,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!”

  “青耀和你堂叔那里也暂时不要说了,人多口杂,容易惹是非!”田鹤鸣说道。

  田青辉忙点头应下,稍微犹豫,说道:“贝贝如果不出面,那周将军的病……”

  关于这一点,田鹤鸣也有些疑惑,贝思甜既然告诉了他们的她的身份,就是打算管这件事,可她又不愿意出面,如何管?

  “周将军的病说来简单却也不简单,他应该是喝下了坏水导致如今的状况,现在要弄清楚这坏水的主要作用,才好制出相应的符水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对于贝思甜这些话语,田鹤鸣等人听的都有些茫然,他们都不是玄医,对于他们之间的专业话语了解的不多,顶多知道符水是什么东西,也还是因为他们中医世家的缘故。

  贝思甜将符水和坏水简单说明了一下,然后对田青辉说道:“想要弄清楚周将军的问题,就要靠大舅了。”

  田青辉面色肃然,“你怎么说,我就怎么做。”

  贝思甜让田青辉弄来周将军的血液,不要数据,要新鲜的血液,只需要一滴两滴就可以,田青辉连道没问题,这些都是小事。

  贝思甜大致交代完,田鹤鸣开口了,“贝贝既然不打算露面,我们自然也不能暴露你,可却还是要借一借你玄医的名头,不然怕是那些院长们不会让我们施为,更何况,我们给周将军调理身体已经两年光景,一直没有见到任何气色,突然有了好转,还是在你出现之后,他们定然会有所怀疑的。”

  贝思甜知道他说的不假,不过看田鹤鸣的样子,应该是有办法。

  “我的意思是,你继续保持你的神秘,我们明言你找到我们,委托我们治疗周将军,这样摆在明面上,也好过让他们偷偷查探的好。”田鹤鸣道。

  他刚才想了半天,怎么想都觉得捂不住,干脆直白地说出来,他知道玄医在这个国家的地位十分超然,以贝思甜的本事更是会得到重视,只要治好了周将军,很多异声也就不会再有了。

  可这样做也有很大的风险,首先杜院长他们是否真的能够听话的不再查探‘神秘大夫’这个人,再则这件事只要传出风声,定然会有很多人找寻贝思甜,找的人多了,很难不露出马脚。

  贝思甜见田鹤鸣是真的在为她考虑,微微一笑,道:“能瞒多久就多久吧,我只是嫌麻烦,不是怕麻烦,更何况过段时间还要见一见陶怀林,到时候是否还能瞒得住,也未可知。”

  田鹤鸣老两口和田青辉都张大了嘴巴,随即相视苦笑起来,陶怀林?那不是玄医做派的一把手吗?

  可是听贝思甜这语气,好像是陶怀林求着见她似的,说的如此随意,也就只有她了!

  田鹤鸣沉吟片刻,说道:“行,就这么办,到时候我亲自去和杜院长交涉。”

  他知道贝思甜这么做,肯定是为了让田家免于灾难,否则看她的样子,若是没有这件事,是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的。

  想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一件事,前段时间吴师长传出病危的消息,小道消息传言便是出现了以为神秘的大夫,将吴师长给治好,不留名不留姓而后扬长而去,自此再也找不到人……

  “贝贝,吴师长那次的病……”田鹤鸣觉得还是问一问心里才能痛快。

  “您说那次老爷子的事情吗?”贝思甜见田鹤鸣点头,笑道:“是我治好的。”

  田鹤鸣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,随即心里便有些酸酸的,听贝思甜的语气,显然吴岳凯在她心里可比他这姥爷亲多了!

  田鹤鸣眼神飘忽,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加重在贝贝心里的地位才行,澳门赌博网站:哪能让一个外人给比下去!

  “对了姥爷,田皓可以好好培养一番,他的精气神很充足。”贝思甜忽然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