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53章 试探
  杜凯博和魏仲熏一起来拜访吴师长,他们来的时候,吴师长也刚刚回来。

  魏仲熏并没有表露身份,听说吴岳凯的主治大夫是左派的陶怀林,他不打算给自己找麻烦,免得引来左右派的误会,虽然他不怕,可嫌麻烦。

  “吴师长,看你的身体已经好多了。”杜凯博笑着说道,他的军衔虽然比吴岳凯大,可是在吴岳凯面前,他却不敢托大。

  吴岳凯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,“托杜院长的福,已经好多了。”

  杜凯博借着这个机会便说道:“那次我可没出多少力啊,都是那位神秘的大夫,话说吴师长真是深藏不露,除了陶大夫,身边还有人看顾着。”

  吴岳凯一怔,不解地看着杜凯博:“杜院长这话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。”

  他在看到杜凯博的时候就知道他来干什么的,听说周将军第二天就有所好转,肯定和丫头有关系,他也早就有所准备,因此并没有露出一点端倪。

  杜凯博暗骂一声老狐狸,就知道你不肯承认,他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吴师长,昨天那位神秘大夫可是跟着您来的。”

  他死死盯着吴岳凯的神情。

  吴岳凯有些怔忪,“我并没有带着大夫过去啊。”

  杜凯博看着吴岳凯一脸茫然的样子,抿了抿嘴,从神情上看并不像作假,可人就是跟着他去的,他说不知道,这怎么可能!

  这时候魏仲熏开口道:“吴师长,那位女兵还在吗?我们能见一见她吗?”

  吴岳凯摇头道:“那个是借调过来临时顶替小李的,怎么,她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魏仲熏定定地看着他,“有调令吗?”

  吴岳凯微微皱眉,看了他一眼不说话,端起水来开始喝水。

  杜凯博知道是魏仲熏的态度惹吴师长不快了,忙道:“吴师长,是这样的,你带来的那位女兵,给周将军喝下一种药,现在周将军的心率都恢复到正常状态了,我们是想如果能找来那位女兵,说不定可以治好周将军的病!”

  吴岳凯动容,放下水杯,“还有这样的事?”他沉吟片刻,“的确是有调令的,不过不留底,所以我这里也没有那人的特征,我可以向上边问一问,找一找这个女兵,不过,真的像你们说的那样?”

  杜凯博点头,“是的。”

  魏仲熏又问道:“吴师长,再冒昧问一句,您当时为什么将女兵独自留在了那里?”

  杜凯博听到他这个问题,眼神闪烁一下,没有说什么,显然也是等着吴岳凯的答案。

  吴岳凯淡淡地看了魏仲熏一眼,问杜凯博道:“他是谁?”

  杜凯博看了魏仲熏一眼,见他微微点头,才说道:“这位是右派魏家派过来辅助我们的人。”

  右派魏家,以吴岳凯的资历,不可能听不懂这四个字代表的什么。

  吴岳凯眯了眯眼,“我找周将军的警卫连连长传达上边的一些意思,具体是什么我就不方便透露了,这个你可以去问问楚连长。”

  “所以吴师长并非特意留下那位大夫的?”魏仲熏紧跟着问了一句。

  吴岳凯冷哼一声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魏仲熏见吴岳凯不悦,忙道:“吴师长误会了,只是那位大夫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周将军的病怕是就要着落在她身上了,查不出来实在有些着急。”

  魏仲熏虽然年轻,可到底是玄医,他放软了态度,吴岳凯也不会过多为难他。

  “虽然我对你们的话表示一定质疑,不过既然你们这么说,我就去军部给你们找找。”吴岳凯说道。

  杜凯博和魏仲熏相视一眼,吴岳凯这话听着中听,可是他们不是不谐世事的学生,这话一听便是在同他们打太极。

  如果吴岳凯咬死不认识那位神秘的玄医,他们也没有办法撬开他的嘴,毕竟他是师长,还是一个不一般的师长,他们不可能用强。

  杜凯博在来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,上一次吴岳凯昏迷不醒,他推说不知道还说得过去,这一次他就有点揣着明白装糊涂了。

  杜凯博和魏仲熏无功而返,只得另想办法。

  在田家。

  田鹤鸣和董凤珍此刻还有些回不过神来,看着面前浅笑嫣然的女子,他们只剩下怔怔出神的份。

  “爸!爸!”田青辉按耐住心中的狂喜,想着赶紧叫醒田鹤鸣。

  他只要一想到那个神秘的玄医就是他的外甥女,他就觉得热血沸腾,心脏开始飞速跳动,连带着他站都站不住,就得不住地溜达才行。

  田青辉又叫了两声,田鹤鸣才清醒过来,不由地瞪大了双眼,“贝贝……真的是你吗?”

  贝思甜不由地点点头,她只是偷着进去看了看,可似乎引来了不小的风波。

  田鹤鸣犹自不敢相信,他稍作犹豫,便低声问道:“贝贝,你是、你是玄医?”

  贝思甜微微一笑,点头承认,她原本也想着告诉田鹤鸣,毕竟只有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本事,才有可能就近知道周将军的情况,从而去救治。

  可她也担心,以她的年纪说出自己是玄医的事情,怕是很难让人相信,点灵成符,除非是在同道中人面前,在一般人面前是不允许的,她又如何证明呢?

  如今倒是好,最大的难题就这么迎刃而解,看来去那一趟是去对了。

  大概是贝思甜承认的太轻巧,也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太过顺利,现在就连田青辉都觉得不可思议,而且是越想越不敢相信。

  “大舅,那符水的药效大概是要过了,您将这瓶符水给周将军喝下去,还能维持几天。”贝思甜拿出一个小罐子递给田青辉。

  田青辉接过小罐子,双手都有些颤抖,虽然他没看过录像,可是从杜院长和梅院长的描述当中便知道,贝思甜那天便是给周将军喝下这么一小罐子的符水,心率才无限接近正常值。

  “这个……我该如何让他喝下去?”田青辉拿着小罐子,仍旧束手无策,总不能用注射的吧?

  贝思甜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,“我教给大舅一个小手段,大舅到时候可以试一试,不过最好先练习一下,不然很容易伤害到病人的喉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