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50章 回本家
  田俊是他们这一代的长子,澳门赌博网站:但是他在中医上同样也没什么悟性,学到中途便放弃,转而开始管理整个家族。

  现在田家正在危急时刻,正是因为有田俊在,田家依然井井有条,没有乱成一锅粥,让田鹤鸣和田青辉等人可以安心想办法治疗。

  田俊接到田磊电话的时候,正在处理一个旁系的问题,自从周将军传出快要不行的消息之后,已经接连有三家宣布脱离田家。

  这些人姓田,但是于现在的田鹤鸣一系已经出了五服,他们便以这样的理由想要独立出去,以前田家蒸蒸日上的时候,这些人便如膏药一样死死贴着田家,撕都撕不下来,反观现在。

  田俊脸色阴沉,“田五伯,既然你执意要立出去,我们也不拦你,之前的产业我们要悉数收回。”

  田五伯瞪眼,“那些产业一直都是我们经营的……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田俊便冷笑起来,“没错,因为你们依附于田家,所以田家将一部分产业交给你们,可现在你们既然独立出去了,产业我们自然要收回的,当初的合同我们都留存着,如果田五伯有意义,可以司法起诉,我们法庭上见。”

  田俊这段时间一直处理的就是这些事,对于这些人的翻脸无情,早就可以视若无睹,家里正值多事之秋,他更是没有半点耐心和这些人周旋,当初协议一清二楚,他也不想和这些人打嘴仗。

  田五伯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现在他们有近一半的产业都是田家本家的,如果交回去,不说一朝回到解放前,但是收益将会大大缩水,就连生活水平怕是都会受到影响。

  不过相对于田家的灾难,未免受到连坐之灾,还是脱离更为稳妥一些,总归他们并不是全靠着田家本家的产业活着,就算刚开始大幅缩水,慢慢也能发展起来,总比被人一直打压的强。

  田五伯虽然这么想,不过还是打算和家里商量一下,因此并没有当时同田俊说死。

  田俊不再理会这些人,开着车回到田家,田磊正在门口等着他。

  “大哥,我们去接贝贝吧。”田磊高兴的像个孩子。

  田俊皱眉,“这是爷爷的意思?”

  “是的,爷爷说偷偷的接过来就行。”田磊上了副驾驶。

  田俊默然不语,良久才说道:“她知道田家的事情了?”

  “知道了啊,她早就到了,二姐不让她回来。”

  田俊冷冽的面容缓和许多,这段时间,他所接触的全部都是无情之人,连带着他都要怀疑世上在没有有情义之人,如今贝思甜明知道田家的现状,还不管不顾的跑过来,虽然不太理智,可是却让他快要冷成冰渣的心暖了许多。

  因为提前打了招呼,所以罗旭东今天没有出门,车开到小院门口,田俊兄弟都没有下车,直接招呼二人上来。

  田磊有些可惜,他好想进去看看啊。

  这里距离田家并不远,汽车直接开进了田家的大院子,田鹤鸣和董凤珍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
  董凤珍就是田美君的母亲,也就是贝思甜的外婆。

  董凤珍看过田秋录得像,只可惜画面并不清楚,还老晃动,看得她头晕眼花,却还是坚持看完了,里边那个人影陌生当中又带着熟悉,像极了她的小君!

  车一停下,董凤珍就迎了过来,神情有些激动,似是在极力控制情绪,虽然带着笑,可是在看到贝思甜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就不受控制地下来了。

  “我的孩子啊……”董凤珍看着贝思甜哭的稀里哗啦,明明在此之前给自己做了很多的心里建设,可是这一刻泪水根本不受控制。

  “进屋说进屋说!”田鹤鸣一个劲地劝着,老婆子有高血压,这是传来女儿田美君离世的消息时落下的毛病,用了多少药都没办法,所以他担心老婆子一激动血压再上去。

  董凤珍现在处在自己的情绪当中,对田鹤鸣的话充耳不闻,一旁的田磊灵机一动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奶奶,咱们进去说吧,贝贝胆子小,您别吓着她。”

  董凤珍一听,连忙抹了抹眼泪,止了哭声,“对对对,不哭了不哭了,我们先进屋,外边冷!”

  田鹤鸣瞅了一眼田磊,冷哼一声,臭小子也就这点作用了,好赖还能哄哄老婆子。

  田磊冲着田鹤鸣嘿嘿一笑,得了田鹤鸣一个白眼。

  除了老大田青辉和老五田青耀之外,其余的三个舅舅都到齐了,亲舅舅一共五个,还有一些表姨表舅,田鹤鸣没叫他们。

  董凤珍因为有了一个缓冲,到了屋里虽然仍旧掉下眼泪,但是情绪却不那么激动了。

  田磊从罗旭东手里接过他们买的年货,一看都是好烟好酒,知道他们有心了。

  董凤珍拉着贝思甜的手说了半天的话,有这么一个乖巧漂亮的外孙女,她心里可是很高兴,尤其是她一声‘姥姥’叫出来,真是甜到人心里去了。

  哪里像田秋那个小暴脾气,根本也不知道在她老人家面前撒撒娇,一点也不可爱!

  “今天晚上贝贝和旭东好好吃一顿,明天你们就离开北京。”田鹤鸣说道。

  听到田鹤鸣的话,屋子里静了静。

  罗旭东看了贝思甜一眼,见她也看向自己,那眼底充斥着无奈,于是说道:“外公太见外了,家里的事情思甜都知道,我们希望能够帮上忙。”

  罗旭东一番话说得在场的人都忍不住叹了口气,现在田家正面临四分五裂,那些个平日里讨好本家的旁系,一个个都见风使舵,开始独立出去了,反倒是在外流落二十多年的外孙女,跑回来说要帮忙,这人心如何,由此可见!

  “旭东能够护好贝贝即可,这边的事情,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准备。”田俊说道,他是年轻这一代的长子,如今又管家,就是在一群叔叔面前都有发言权。

  “老大说的不错,你们两个的心意我领了,你们保护好自己,老头子就欣慰了,另外,我听说贝贝也是学中医的是吧,姥爷这里还有一些典籍,到时候给你一些,我们中医传承,不能就此断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