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49章 神秘玄医
  即拿着玄医印,又姓魏,杜凯博和梅西元还能猜不出来的是什么人!

  玄医右派魏家!

  和左派不同,魏家是家族制,他们的传承人大多是在家族当中选择,左右派,也叫东西派,听说综合实力差不多,不过魏家似乎更为活跃一些。

  当然,这些也只是听说,玄医很神秘,即便相互争斗,也从来不会暴露内部秘密,杜凯博作为军级单位的院长,所以知道的比一般人要多一些。

  “快快请进来!”杜凯博说道。

  他扫了一眼介绍信,是魏家家主手书,大致的意思是,派来一个后辈子弟,看看能够延缓周必武的情况,不要继续恶化。

  杜凯博挑了挑眉,之前魏家来人,已经说了看不了这病,如今又说派来一个小辈看能否延缓,这摆明了就是让后辈过来研究观摩的。

  杜凯博微微皱眉,随即又舒展开来,若真是能够让后辈们从中学到什么,倒也值得。

  杜凯博是个很开明的人,人类想要不断进步,就需要不断探索,索性周将军已经这样了,魏家愿意派人来,他自然也不会拒绝。

  不过,他倒是知道,上边这么不溃余力地救助周将军,也是因为周将军似乎知道些什么,只是到现在实在没办法了,才严密地放任在这里。

  出于礼貌,杜凯博和梅西元还是到门口迎接了一下,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,那张脸长得十分好看,若是换成女人,绝对是个美人!

  “魏大夫,你好。”杜凯博没有托大,伸出手去同魏仲熏握了握手。

  魏仲熏在杜凯博和梅西元面前很收敛,即便他是玄医,可是面前二人都是军部大校和少将,他可不敢吊儿郎当的。

  “您好杜院长,梅院长。”魏仲熏道。

  杜凯博见魏仲熏不骄不躁,顿时增添了几分好感,不管本事有多少,心态很重要!

  “周将军怎么样了?”魏仲熏跟着杜凯博二人进了门,向田家三位大夫点头示意。

  田家见是杜凯博二人亲自迎进来的,即便年轻,也不敢小觑。

  杜凯博心里转了个念头,还是决定将那神秘人的事情说出来,怎么说也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事情,魏仲熏说不准知道些什么。

  魏仲熏一听顿时大感兴趣,又将录像看了一遍,再次问了一遍田家人细节,才摸着下巴暗自猜测。

  那人看着年纪不大,看身形身量,说不准比他还小,难道是左派里的哪个小辈?

  可若说是小辈,就连陶怀林都没办法的事情,他的小辈一副药就有作用了?

  这件事的确是充满了矛盾,那小女兵的身份让他倍感兴趣。

  “这么说,人是吴师长带来的?”魏仲熏摩擦着下巴问道。

  “没错。”杜凯博点头。

  魏仲熏刚才看过周必武的情况了,的确比之前听说的要强点,不过,这作用应该只是暂时的。

  “这个效果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。”魏仲熏说道。

  杜凯博一怔,一旁的梅西元忙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周将军的情况还会恢复到原先的情况?”

  魏仲熏点点头,“或许比原先好点,虽然我不知道那位给周将军喝下的是什么符水,但作用应该同千年人参差不多,都是为了吊住他的一口气。”

  他喝了口水,又说道:“估计那位要是有千年人参做配伍,效果应该会更好!”

  这边三个人聊着,田家三个人却是面露惊异之色,他们说的就是那个小女兵不错,可怎么感觉听起来不对劲呢。

  杜凯博最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吴师长,魏仲熏想了想,打算和他一起去。

  梅西元也离开了房间,他也要回去一趟,客厅里只剩下田家三个人。

  田家三个人沉默片刻,田青辉就说道:“我回去一趟。”

  田鹤真点点头,知道他要将听到的告诉田鹤鸣,总感觉他们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  田青辉匆匆回到田家,田鹤鸣正坐在家里喝茶出神,见田青辉回来了,眉头一皱,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  田青辉路上就组织好语言,言简意赅的将从昨天到现在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  “所以说,现在周将军的状况好了很多?”田鹤鸣惊喜地问道。

  “没错,这应该是昨天那小女兵的缘故,今天来了一个姓魏的,杜院长和梅院长都是亲自接待的,不知道是什么来头,不过说的话很玄乎,还说到了什么符水,爸,这个符水,和您曾经说过的那个,是一回事吗?”田青辉压低声音问道。

  田鹤鸣神色逐渐凝重,缓缓点头,“你还记得之前有两个人过来看诊吗?那两个人,就是这一类人!”

  所以在那两个人说出没办法之后,田鹤鸣就基本放弃了,找出家里的千年人参,能吊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,走一步算一步。

  可万万没有想到,现在出现了一个神秘人,在那两个人表示没有办法之后,一出手就见效了,如果能够找到这个人,他们田家兴许还有希望。

  可是连军部都找不到的人,他们田家又去哪里找呢!

  “这件事,一个字都不要对外说,告诉青耀和鹤真,管紧自己的嘴巴,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田鹤鸣沉声说道。

  田青辉知道事情复杂,连口水都没喝就匆匆赶回去了。

  “爷爷,什么别给自己找麻烦?”田磊推门走了进来,对田青辉叫了声大伯。

  “我说你,别在外边给我找麻烦!”田鹤鸣冷哼一声。

  田磊撇撇嘴,不敢再接话茬了,要不还得被数落。

  “爷爷,贝贝来北京了,咱们能不能让她偷偷来家里?”

  虽然田秋嘱咐他了,可是一想到贝思甜在外边连家门都进不了,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。

  田鹤鸣一怔,随即睁大了眼睛,“贝贝来了?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田磊只好将事情说了一遍,“二姐不让她回来。”

  田鹤鸣点头,“你二姐做得对,不过这大过年的,贝贝来一趟可不容易,这样吧,你和你大哥一起,把贝贝接过来,别太声张就行。”

  田磊大喜,“好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