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45章 魏仲熏
  邵思敏看着罗旭东和贝思甜两口子,心里十分复杂,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这两个被她轻视的农村人,先是不声不响的在北京买了一个不小的院子,位置比她家的还好。

  现在又大手笔的拿出四万块钱入股,一跃成为华盛集团第二大股东,话语权可比她要多得多。

  邵思敏觉得有些没脸,刚刚一副人家出不起钱的架势,真是让人看了笑话,她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她虽然是个大学生,可要是没有嫁给罗旭华,怕是现在找个体面的工作,每天挣着固定的工资沾沾自喜,当初家里都不看好她的婚事,后来罗旭华凭着他的本事让所有人都闭了嘴。

  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女人里边是个非常不错的,可是看到贝思甜,她的气质,她的自信,本身就是她所拥有的,再加上有罗旭东这个宠着任着的,更是让她浑身散发着女性的自强自信光辉,十分耀眼,让邵思敏一时有些惭愧,甚至有些自惭形秽。

  邵思敏没脸,不敢再多说,只好慢悠悠地吃着。

  一顿饭吃完,已经快八点,罗旭华二人开车回了家,因为吃饭的地方就在小院附近,所以罗旭东和贝思甜二人牵手往回走着,就当是遛弯了。

  两个人一边低声说笑,一边走着,谁知道罗旭东突然止住脚步,顺势将贝思甜拉入怀中,然后一错身挡在她前边。

  就在贝思甜不明所以的时候,从左前方的胡同当中冲出一个人,然后跌倒在地,慌张地向后看去,随机大喊道:“救命啊,抢劫啦!警察叔叔,快来救救我!”

  他一边喊一边往这边跑来,跌跌撞撞的一跟头摔倒在地,他抬头看见罗旭东二人,慌忙爬起来,双手使劲摆动。

  “快跑快跑,是一群混混!”那男人说完就冲过二人身边,向着另一个胡同跑去。

  他刚跑进胡同,另一侧的胡同之中就冲出来七八个人,有的拿着棍棒,还有的拿着小刀,虽然没看到刚才跑的那个,却看见了罗旭东两个人,尤其是贝思甜,立刻放慢脚步,脸上带着淫笑走了过来。

  当先大头的那个男的穿着一身皮夹克,下边是宽大的喇叭牛仔裤,头发往后背,油光油亮的,澳门赌博网站:那双狐狸眼又细又长,带着不怀好意的光芒,上上下下打量着贝思甜。

  看到他的目光,罗旭东眯了眯眼,将贝思甜往身后带了一下。

  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举动,对面的一群混混哈哈大笑起来,“别藏了,一会大家都要‘坦荡相见’的,现在不如先熟悉熟……呜!”

  那男人只觉得脸上好像被一块从十层楼掉下来的大石头砸中,脑袋一懵,眼前一黑,仰脸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  罗旭东脚下根本没有动弹,收回拳头,冷冷地看着周围的几个人,心里思量着是将他们打一顿,还是吓唬一顿了事。

  “你、你居然敢打我们的人,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?”

  “你等着,别让我们知道你住哪,不然带人砸了你家去!”

  这几个人见罗旭东凶猛,不敢过分靠近,一个个开始说起了狠话,他们却不知道,就是因为这狠话,让他们进医院躺了半年。

  罗旭东听见之后再不犹豫,三拳两脚将这群混混撂倒在地,每个人身上全都有骨折的地方,足够他们躺倒他带着贝思甜离开了。

  一阵掌声响起在这黑夜当中,之前跑掉的那个人去而复返,双眼放光地看着罗旭东,“好身手好身手!高手在民间,古人诚不欺我!”

  这人说话总带着三分玩笑的语气。

  “嘶~这群畜生,打人也太疼了!”那人伸手虚摸了一下脸,似乎是受伤了。

  那人大概一米八左右的身高,长相看不太清,听声音似乎不到三十,估计和罗旭东差不多。

  “劳驾,帮我拿一下手电筒行不,我得赶紧上点药,要不留下疤可就不妙了!”那人将一个手电筒递给罗旭东。

  罗旭东不动声色地接过来,照在他脸上,也看清了他的容貌,长得倒是不错,不过看上去有些阴柔。

  这人若是知道罗旭东心里对他的评价,肯定会气的跳脚,什么叫阴柔,这叫俊美!

  那人从一个斜跨包里拿出一小瓶白色的药末,然后掏出一面小镜子,对着镜子飞快地上起药来。

  一个男人居然还带着镜子……贝思甜表示她都没有。

  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……

  贝思甜看着那白色粉末,看了罗旭东一眼,恰好见罗旭东也看了过来,难道他也发现了?

  “这样上药可不行,肯定还是会留下疤的,不如去我们那里吧,有大镜子,可以仔细地上药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那人一听,果然停下手来,“那太好了,那就麻烦你们了,人要皮树要脸,这脸受伤了,可真是要命,应该不会留下疤吧,我还没女朋友呢!”

  “……是人要脸,树要皮!”贝思甜嘴角抽了抽,纠正道。

  “嗨,你明白意思就行了,都差不多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!”那人笑的很开心,眼底闪过一抹得逞之色。

  今天又可以白住一个晚上了,就知道情侣最好哄!

  “我叫魏仲熏,你们叫什么?”

  这人颇有点自来熟。

  “我姓贝,这是我丈夫,姓罗,魏忠贤先生,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外边。”贝思甜装作随意问道。

  那人沉默片刻,然后说道:“是魏—仲—熏!”

  “哦,不好意思。”贝思甜从善如流。

  “我这出来遛弯来了。”魏仲熏随口编道,他根本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,路费已经全被他给吃吃喝喝了。

  三个人很快就到了小院,罗旭东淡淡地说道:“你就住在东边的屋子吧,那里有镜子。”

  那还是原来的主人留下的没有搬走,正好可以给魏仲熏用。

  魏仲熏忙道谢,向着东边的屋子走去。

  回到自己的房间,罗旭东轻声问道:“发现什么问题了吗?”

  贝思甜点点头,转眸看着他说道:“他刚才用的,是符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