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42章 喂药
  吴岳凯看罗旭东黑着脸走了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总算是让这小子吃点瘪了。

  贝思甜在门口遇到了等她的罗旭东,这件事他不便跟着,有吴岳凯在他也不担心贝思甜的安全,正好趁这个时间在北京多走动走动。

  下午的时候,吴岳凯就带着贝思甜去了,贝思甜换了一身军装,看上去就像是照顾吴岳凯的勤务兵。

  一般看病人都是上午,不过因为吴岳凯和周必武的关系不错,又听到病情有变,便也顾不得这些虚礼了。

  周必武被安排在一个干休所里,单独的干休所,比上一次吴岳凯会诊还要壮观,整个干休所呈半封闭状态,不明身份的人是不允许进入的,就算是田家,一次也只能进去三个。

  贝思甜暗自庆幸,就算田秋肯带她来,也进不来这里,因为田秋本身就没有资格进来。

  田家有资格进来的几个人都有专门的身份牌,包括田鹤鸣夫妇,包括三个儿子和两个叔伯辈的,一共是七个人有可以出入的身份牌。

  而且只要出入干休所大门,都要经过安检,这安检并非只检查易燃易爆物品,还有干休所的所有数据和信息都不允许带出去。

  虽然签过保密协议,不过还是要严防紧守。

  看到这些,贝思甜心里一紧,愈加觉得不暴露自己是对的,一旦被卷入,怕是连自由都要受到限制。

  吴岳凯并非不明身份的人,为了避嫌,他也只带了三个人,李学军没有来,由贝思甜代替,另外两个都是警卫员。

  吴岳凯来干休所自然没有被挡住的道理,门口的安检例行检查,他很配合,一行人便进去了。

  吴岳凯到了休息室,来迎接他的是周必武警卫连的连长楚博中。

  楚博中人高马大,面容无须,有点不怒自威的感觉,眉毛是竖眉,看着像关公。

  “周老哥怎么样了?”吴岳凯喝了口水,皱眉问道。

  楚博中摇摇头,“没有进展。”

  没有进展就是不太乐观,吴岳凯眉头皱的更紧,“带我去看看他。”

  楚博中点点头,在前带路,一起去了周必武的病房。

  贝思甜紧紧跟在后边,眼睛睁的大大的,四下看了一番,发现楼道里光是摄像头就好几个,各个房间都监控到了,几乎没有死角,她稍稍压低了帽檐。

  二楼好几个房间,他们跟着进了南向的一间房,里边很大,是套间,进去是偌大的客厅,里边坐着几个人,都是一脸愁云惨淡。

  楚博中进去后,对吴岳凯说道:“师长,将军在里边。”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收拾。

  坐在客厅的三个人看到楚博中亲自带着老人进来,都站起身来,知道对方身份不一般。

  贝思甜扫了他们一眼,低着头和吴岳凯进了里边的房间。

  吴岳凯进了卧室,便看到周必武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,比他上一次来显得更加苍老了,见此,他不由地叹了口气。

  想起两年前的周必武,他虽然比自己的年龄大,可是头发却是黑色的,脸上也没有老年斑,身体也很健壮,比他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,再看看现在,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,躺在那里动也不动了,脸上灰败,若是不知道,怕是认为已经死了。

  贝思甜微微侧身,看了周必武一眼,随即皱起了眉头,周必武的脸上罩着一层灰色的气息,这种气息只有玄医能够看到,或者说是感觉到。

  她想起吴岳凯说的,陶怀林见到周必武脸色大变,说自己治不了,现在看来,想必陶怀林是看出来了。

  这周必武之所以变成这样,怕是喝下过符水!

  是符水导致他变成这样的,这也是为什么现代医学查不到原因。

  玄符并非只能用来救人,就像是药并非都是良药,也有毒药,玄符也是如此,像是她之前用来刺激罗安国脊椎的烧灼性玄符,如果利用不当不小心喝下去,胃就会被烧烂,一旦胃穿孔,有一滴符水漏出去,就会让其他脏器继续受损,从而导致五脏六腑严重损坏。

  这种玄符一般被称为毒符,所化成的符水,则被称为坏水。

  贝思甜的目光逡巡在周必武身上,除了喝下过坏水,周必武应该还有其他的问题,身体机能已经无法自主维护身体的基本生理需求,现在只要拿掉千年人参,他立刻就会断气。

  “我带过来一根七八百年的人参,楚连长随我一起去拿一趟吧,丫头,你在这等我。”吴岳凯说着,便向外边走去。

  楚博中一怔,直觉应该是吴岳凯有话要跟他说,不然应该让这小勤务兵去拿才对,想到这里,他看了勤务兵一眼,只觉得这勤务兵长得十分美貌,除此倒是没有多想,忙跟着吴岳凯出去了。

  病房当中只剩下贝思甜一个人,她眼睛灵动地转了转,走近周必武,轻轻在他面容上方用手悬空拂过,那灰色的气息好似被什么搅动,翻滚起来。

  贝思甜收回手掌,食指和拇指轻轻捻动,细细感受着其中的感觉,蹙起眉头,这东西感觉有些熟悉,是什么呢?

  她一时半会想不起来,只能暂时放到一边,伸手翻开周必武的眼皮,然后从被子里将他的胳膊拿出来,捏住脉搏,很快她将周必武的胳膊放了回去。

  没有中毒的现象,应该是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,又有那毒符作祟,这才让周必武昏迷不醒,身体日渐衰竭。

  毒符所化的坏水,应该只是起到一个加倍的作用,对身体内的重伤有一个加持,这种持续性伤害虽然是慢性,可对身体的损伤机会不可恢复。

  找到了最大的原因,贝思甜松了口气,其实周必武的情况看着严重,可是远远不如吴岳凯那一次惊险,他是被这坏水给拖垮的,只要找到克制这毒符的办法,制作出相应的玄符,抵制住坏水带来的影响,在治疗身体内的伤就会有所好转。

  只不过想要弄清楚这毒符到底是什么符,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。

  贝思甜将准备好的符水拿出来,双手并用让周必武喝了下去,再加上千年人参的效果,应该能够延缓一下他的病情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!”

  她刚收起小罐子,就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喝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