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40章 若有所思
  “你们打算在这里呆多长时间?”田秋问道。

  反正她也帮不上家里的忙,澳门赌博网站:干脆就陪着他们好了。

  “三五天吧。”贝思甜也说不好,她还是准备去看看周必武的病,田家帮了她,她也准备看看能不能帮田家,更何况,她对那连田家都治不好的病非常感兴趣。

  行医便是如此,只有多见识一些病人,经验才会越来越多,遇到这样的病例,贝思甜自然没有不去看看的道理。

  可是怎么看却是一个大问题,贝思甜发现,怎么想治病救人这么难?

  田秋说是陪着他们,其实也算是变相的看着她,虽然知道她是好意,可是贝思甜却是很苦恼。

  他们的时间并不多,耽误一天是一天!

  “小五,走,姐带你去买衣服去!”田秋兴致勃勃地说道,北京这边可是有很多百货商场的,各类衣服服饰应有尽有。

  贝思甜却兴趣缺缺,看着田秋想要摇头,罗旭东早晨说出去会友就一直没有回来。

  “走吧。”田秋可不容她拒绝,拉着贝思甜就走了。

  贝思甜满心无奈,可没有田秋的带领,她也进不去周必武那里,那里想必已经守卫森严了吧。

  “买完衣服,姐带你去吃饭。”田秋兴致勃勃地说道。

  贝思甜被田秋拉着去买衣服了,而且买衣服的钱,田秋死活都要出,弄得贝思甜苦笑连连。

  “表姐,有钱不是这么花的!”贝思甜叹了口气说道。

  “不是这么话是怎么花,自己挣得钱,自然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!”田秋理直气壮。

  田秋给贝思甜买了一双漂亮的靴子,买了一件冬天穿的针织连衣裙,还买了针织外套,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,这一趟下来,怎么也得一百多小二百,可是相当于别人一个月的工资了!

  “姐有钱!”田秋一副暴发户的语气。

  “有钱?我看你还是省省吧,免得到时候穷的连口粥都喝不上!”一个嘲弄的声音传来。

  听到这声音,田秋俏脸一沉,寻声望去,便看到两男两女结伴走了过来。

  说话的是个男的,穿着一身西服,头发却像个鸡冠子,西服敞开着,里边是一件粉色的衬衫,穿的倒是人模人样,可是那眼神却是很轻浮,上下打量着田秋,随即看到一旁的贝思甜,眼睛一亮。

  “呦呵,这小妹妹是谁,以前怎么没见过?秋姐,还不给我们介绍介绍?”马天奎笑嘻嘻地说道。

  田秋冷笑,“我脑子又没被门夹了,干嘛把一个好好的人介绍给畜生!”

  贝思甜噗嗤一声笑出来,她也不是个吃亏的。

  马天奎仲然变色,双眼一眯,眼里全是狠厉,“我叫你一声秋姐,你别不识抬举,还真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千金大小姐,你田家现在什么样,没有人比你更清楚,是不是翁家都快不要你了,看你当了弃妇还敢这么嚣张!”

  “我田家以后就算虎落平阳,你马家也起不来,就别妄想了!”田秋冷哼一声。

  这两个人也都算是医学世家,家里学医的驳杂,有中医有西医,绝大多数在军人医院任职,倒是有些人脉,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些影响力,不过跟田家比起来,却是什么也不算。

  周将军传来病重,这些跳梁小丑就开始蹦跶了。

  “等你成了弃妇,弟弟我不嫌弃你,你可以到弟弟的怀抱你来啊,哈哈哈……额,噗!”

  马天奎嚣张的笑声戛然而止,只见一个男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疼的的面容都扭曲了,抬头一看,居然是翁永安!

  翁永安此刻双眸冷冰冰的,双唇紧抿,踹完他一脚,似是还不过瘾,伸手就要去拎他的衣领子,马天奎见状,脸色大变,忙向后退去,谁知道退的太急,一屁股坐在地上,却顾不上许多,连滚带爬向后跑了。

  “永安……”田秋看着翁永安高大宽阔的后背,眼睛里异彩连闪。

  翁永安回过头来,潋滟的桃花眼露出些许笑意,“小秋原来逛街来了。”

  他听见田秋请假了,以为她回了田家,匆匆赶了过来,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她,还被马家和谢家的人堵住欺负。

  田秋忙垂下眼帘,不敢去看翁永安眼中的关怀,她会忍不住猜测是真是假,这时候是绝对不能陷入更深的,以免将来有了变故受伤。

  翁永安看到田秋的闪躲,眉头微皱,心情低落下去,转头看向贝思甜,不禁一怔,这姑娘明显一看年纪就很小,而且他不记得田秋有这样的朋友。

  “这位是?”翁永安出声问道。

  田秋拉过贝思甜,笑着说道:“我一个妹子,叫贝思甜,永安你这是去哪?”

  翁永安摇摇头,“没什么,随便就走到了这里,你继续逛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看着翁永安离开的背影,田秋有一瞬间失神,随即恢复常态,拉着贝思甜继续逛街。

  贝思甜同样看着翁永安有些出神,眉头微微蹙起,似是在疑惑什么。

  “表姐,你们结婚多久了?”贝思甜随口问道。

  “两年了,怎么?”田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,怎么突然问起这个。

  “你们……一直没要孩子吗?”贝思甜抬眸。

  田秋忽然就沉默了,他们哪里是没要,而是要不上,如果有个孩子,或许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。

  贝思甜见她沉默,便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,不好再多问,说起了眼下买的这些衣服。

  转移了话题,田秋很快就恢复了刚才嘻嘻哈哈的样子,一路和贝思甜有说有笑。

  “你还是别叫我表姐了,先叫我秋姐吧。”田秋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,觉得又嫩又滑,捏一次就爱不释手。

  贝思甜捂着脸:“……”挺大的人了,手怎么那么闲得慌!

  中午田秋请贝思甜吃过午饭,这才放她回去,听她的意思,她得回一趟田家。

  贝思甜立刻露出一丝苦笑,若是田秋肯带着她去是最好的,可田秋是死活都不肯带着她去。

  来北京一趟,难道就是为了度假的吗?对了,贝思甜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人,吴岳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