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9章 年货
  一家人坐车便向着村里头驶去,澳门赌博网站:壮壮下了车围着几个人转了几圈就跑下大埝,向着村里疯跑去。

  农村吃饭一般都比较早,这时候基本都吃完饭了,虽然是寒冬,不过依然有出来溜达的,看到一辆军用吉普车开进来,眼睛便黏在了边,想看看是谁家的。。

  车开到胡同口停下,胡同开不进去,只能停在这里,罗旭东倒是不担心,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破坏军车。

  后座本来就有很多东西了,不大的后备箱也被塞的满满的,两口子见了又是心疼又是高兴,说了他们一路。

  因为东西太多,罗安国也前拎了两包,罗旭平不甘示弱,也去拎了一袋子东西,吭哧吭哧往回运。

  对于小平安来说,这胡同忽然就变得漫长起来,感觉走了好久才到家,终于将东西放在炕,才松了口气。

  看着满炕都是年货,秦氏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往哪放好。

  “娘,这里边有给大伯和徐主任的。”贝思甜分出几个袋子,笑着说道。

  给徐主任,主要是为了让他照拂罗安国两口子,毕竟他们人在安定市,有什么事都没办法及时赶回来。

  即便分出去几个,依然还剩下许多。

  “平安,这是姐给你买的。”贝思甜笑着拎出一个大袋子,里边全是零食。

  罗旭平顿时欢呼一声,抱着袋子去了西屋。

  “这么多年货,得花多少钱!”秦氏到底是心疼。

  贝思甜笑了,“娘,我俩都挣工资,我爸是老板,你还心疼什么。”

  秦氏被她说的笑了出来,说道:“说来也是奇怪,之前那字画行顶多维持个持平,不过前段时间突然人就多了起来,好多还是外地来的,说要什么字的,我也不懂。”

  “簪花小楷!”罗安国补充完,看向贝思甜,“那是你写的吧?他们都指名点姓要你写的呢!”

  贝思甜并不意外,不过这也让她想到一个主意,以后她定量给字画店几幅字,不是总能有人来吗,这样生意也会越来越好。

  如果是这样,她还需要更多的名气才行。

  因为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,秦氏将东西都切好放在小案板没下锅,现在人回来了,自然是赶紧去做饭。

  贝思甜跟着出去搭把手,两个人很快便将一桌子菜做了出来。

  放大桌子,罗旭平懂事的将凳子摆放好,然后坐在桌子边等着。

  罗安国对于小儿子的表现十分满意,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。

  贝思甜却是注意到了,这孩子似乎没有那么活泼了,虽然以前也很懂事,不过却很活泼。

  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有了心事,要找机会问一问。

  饭桌,父子二人推杯至盏。

  罗安国看着出息的大儿子,忽然流出了眼泪,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还是说起了陈年旧事,说起那些年罗旭东刚离开的时候,两个人有多么想念他。

  秦氏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好好的吃顿饭干嘛非把气氛搞得那么沉重!

  贝思甜轻轻按住秦氏的手,冲着她摇摇头,让她不要阻止罗安国,就让他说个痛快吧。

  秦氏叹了口气,她是不愿意去想这些事,大儿子既然回来了,日子也过的好了,该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。

  贝思甜去被知道罗安国心里还是有一丝埋怨,即便他知道罗旭东为了国家为了大义去这样做,可他们是最直接的承受着,即便明白,理解,可受了那么多的苦,这心里哪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,自然要抱怨出来。

  罗旭东安静地听着,一语不发,他最为亏欠的便是家人和思甜。

  罗旭平觉得气氛有些凝重,匆匆吃完饭便回了房间,姐不仅给他买了零食,还买了好多从没见过的玩具。

  贝思甜给他买的很多都是启智的玩具,都是适合五六岁孩子的玩具,既然有钱了,总不能还苦着孩子。

  罗安国是个明白的,吐了吐苦水,心里那丝埋怨也就没了。

  看着酒喝得差不多了,贝思甜便不让罗安国喝了。

  “爸没事,爸现在的身子骨好着呢!”罗安国笑着说道,眼睛还是红的。

  “爸,你的身体什么样,我是最清楚的,虽然不是滴酒不沾,但也不适合过多饮酒,今天就喝到这里吧。”贝思甜将他空置的酒杯拿过来。

  罗旭东她是不担心的,这家伙千杯不倒,而且身体硬朗,一般的酒精对他也没什么作用。

  秦氏见罗安国还要说话,顿时沉了脸,“小甜儿说话你就听着,喝那么多酒有什么好的!”

  秦氏面前摆着一杯黑加仑,她从小到大都没喝过饮料,乍一喝还不习惯,不过多喝两口倒是挺好喝的,听说这是从北京买回来的。

  将桌子收拾了,四个人便去了东屋说话,现在时间还早,自然还有聊不完的话题。

  西屋罗旭平本来蔫蔫的,他还在为那些小心思而发愁,一看到优秀的大哥,他就特别有危机感,总觉得自己将来要是不如大哥,父母姐姐就会不喜欢他了。

  不过到底是小孩子,在翻出一堆玩具和零食之后,这点子烦恼便抛到了九霄云后,在壮壮地陪伴下玩了起来。

  东屋,罗安国两口在听见贝思甜找到了母亲那边的亲人后便替她高兴,他们做的再好,也代替不了血亲。

  贝思甜没有过多说田家的事情,当年的恩怨也没有提。

  后来又说起罗旭华今年也回家过年,还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回来,罗安国两口子更高兴了,随后又叹了口气,指不定还会闹成什么样。

  “这次应该闹不起来,大哥并不是真的落魄。”贝思甜次便将两千块钱的事情同罗安国两口子说了,这么说他们倒也没有怀疑。

  “秦红梅现在也不敢闹了,在家里伏低做小的,就怕大伯把她赶出去。”秦氏说道。

  那个年代谁会去领结婚证,就是秦氏和罗安国也没有领过结婚证,办过酒席就算是结婚了,所以罗爱国有了那心思,秦红梅吓都要吓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