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8章 回家过年
  听见贝思甜的要求,田鹤鸣才想起来,这孩子也是学中医的,可比底下几个兔崽子强多了。

  “贝贝的中医是和谁学的?”田鹤鸣没有立刻答应,如果能够将贝思甜摘出去最好不过,他怎么可能还让她掺和进来。

  “我说自学成才您信吗?”贝思甜微微一笑,大眼睛闪着碎光,她知道田鹤鸣不喜欢贝德旺,自然也就不会将他抬出来挡驾。

  田鹤鸣闻言哈哈一笑,“这我可就不信了,我知道你应该是同那小……你那父亲学的,毕竟你母亲在你几岁的时候就没了,不然肯定也能亲自教导你!”

  田家虽然是中医世家,可是家里也是良莠不齐,上一代总共出了五六个有出息的,还是算上旁支的,田美君在中医上十分得心应手,开出来的药也每每让人吃惊,因为非常有效果!

  可惜了他的小君,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苗子。

  想起已逝的小女儿,田鹤鸣就神色黯淡。

  “我说老头子,你是不是有点太偏心了,小五刚回来你就给支钢笔,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,怎么也没见你这么大方过!”田秋不满地说道。

  田鹤鸣闻言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还好意思跟我要笔,我们堂堂征召的中医世家,你给我跑去当人家的副经理?你都不学医,我凭什么给你钢笔!”

  就算学医,也不是随便就能得到这根笔的,他们这一辈当中,只有大哥有一根,其次就是贝思甜。

  田磊眼睛亮亮的,弱弱地举起爪子,“爷爷,我是学医的……”能不能给我一根?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换回田鹤鸣一声狮吼:“滚!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田家的,还跟我要钢笔,我堂堂中医世家,你却跑去学西医!”

  田磊顿时双眼含泪瑟瑟在一旁不敢说话了!

  看到田鹤鸣从小女儿的悲伤中出来,贝思甜微微一笑,看了田秋一眼,虽然嘴上一点也不恭敬,但却是个心软的。

  田鹤鸣虽然吼田磊,却也没有真的发火,该发的火早在他去上医学院的时候就发过了,可惜没用。

  田鹤鸣又看向罗旭东,问了问基本情况,然后连连点头,“年纪轻轻就能为国家立下一等功,是个好样的!”

  罗旭东一笑,“谢谢外公夸奖。”

  田鹤鸣点点头,从田磊那里听说了,罗旭东在面对李颖那些女人的时候,说话毫不拖泥带水,也是真心待贝思甜的,这他就放心了。

  这趟田鹤鸣来也有他的考虑,反正是要认下这孩子,倒不如由他自己跑一趟,一个是因为他想尽快看到小外孙女,还有一个,他也希望通过这个方式告诉被人,这是田家的外孙女。

  原本是打算等贝思甜去了北京宴请四方的,不过周将军现在的状况很差,全靠百年山参吊着,这个敏感时期,他们哪里敢摆酒席?

  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向世人昭告。

  田鹤鸣在这里呆了一天就走了,老爷子虽然不管家了,可家里还一堆的烂事等着收拾,他多留一天都不安心。

  “这不是正赶上年呢,过了年就去北京,姥爷姥姥等着你们啊!”田鹤鸣说道。

  他知道这是罗旭东回来第一次回家过年,所以让他们过了年在休假结束之前去北京。

  两个人都答应了,田鹤鸣便返程了,田秋也跟着走了,留下一身轻松的田磊。

  田磊还要过段时间才回去,卫生队留下两个人值班就行。

  距离晚会已经十多天,田磊昨天离开安定市回了北京,罗佳丽提前两天便离开了,她家似乎是上海那边的,具体是哪里就不知道了,因为她很少说自己家的事情。

  “旭东,今天再陪我去一趟吧~”贝思甜大大的瞳仁看着罗旭东。

  罗旭东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,不妥协也得妥协了,更何况采买的这些东西是回家过年的。

  不过……

  “年货是不是够了?”罗旭东看了一眼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
  “这不是正好开车回去吗,就多买了一些,而且我答应平安了,要给他买好多好吃的!”贝思甜笑道。

  罗旭东嘴角也忍不住上翘。

  “对了,大伯那边我也买了点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这是看在罗爱国父子几次帮忙的份上才买的,毕竟没有真的断绝往来,要断也不是他们来断。

  罗旭东点点头,两个人一起去了百货商场。

  “你给大哥打过电话了吗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“打过了,他说回去,不过要晚几天,估计年三十儿前。”罗旭东说道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,这一次罗旭华应该是会将一家子都带回去,秦红梅不用管,怎么也要见一见罗爱国啊。

  两个很快从商场出来,罗旭东手里拎了一袋子的可乐和一些其他零食,这是买个罗旭平的。

  贝思甜说有她调理小家伙的身体不会出问题,小孩子应该多吃点零食。

  第二天凌晨,两个人就带着壮壮返乡了,就是因为有壮壮在,罗旭东才将周连长的车给要了过来。

  壮壮不是第一次坐车了,但依然很兴奋,时而将狗鼻子贴在玻璃上,一呼吸就喷出一层雾,时而用脑袋拱一拱坐在副驾驶的贝思甜,别提多开心。

  这时候路上的车很少,相对的路也不是很完善,罗旭东二人自己开车虽然不用绕远路,不过却也走了小半夜加一整天。

  到了大埝上的时候就已经快七点了,还有些瞌睡的贝思甜一眼便看到大埝上站着的二老和一小,顿时精神起来。

  秦氏和罗安国站在大埝上都两个小时了,本来想让平安回去,可这孩子死活就是不会去,冻得脸都红了。

  “爸,娘!”贝思甜下了车便喊道,语气当中透露着亲昵。

  秦氏和罗安国脸上都笑开了,上前一左一右在贝思甜两边,问她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,有没有不习惯,明明都是在电话里问过的。

  罗旭东下了车,看到两口子在那围着贝思甜,忽然有一种来了丈母娘家的错觉……

  罗旭平听见后座有声音,看到壮壮正扒着从窗户冲他叫唤,忙给它打开车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