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7章 认下你未必是好事
  田家在安定市也有产业,有一家中药公司,不是股份制公司,应该属于个体经营,由旁系的人在管理着,只不过真正当家做主的还是田家本家,每年要给田家交一定的红利,而且是大头红利。

  现在能够个体经营基本上都是有关系的,和后来有点注册资金证件齐全就能开个体经营的完全不同。

  这也是国家给田家的便利条件之一。

  本来宋方刚是要给田鹤鸣安排一个专门招待老干部的军需所的,不过因为田家有自己的产业,自然也会有人专门安排,便被婉拒了。

  贝思甜和罗旭东来的这个地方是市里,面北朝南的二层小楼,二楼阳台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世纪广场,地段非常好,显然田家当地的管理没少下功夫。

  两个人到的时候,田磊和田秋都等在外边。

  “贝贝,你好慢啊!”田磊嘴上抱怨,脸上却笑开了。

  罗旭东听到这称呼看向田磊,田磊也看向他,眼底全是得意,好似在说,这下我光明正大的叫,你能怎么样?

  罗旭东不忍直视那张傻脸,之前怎么没觉得这舅哥傻气呢?

  田秋看了一眼田磊那白痴样,很想一巴掌拍过去,不过考虑到妹夫在,她只能忍住。

  只有小舅子开姐夫玩笑的,哪有舅哥开妹夫玩笑的!

  虽然罗旭东比田磊大,可是要从贝思甜那里算才对。

  田家姐弟将两个人迎了进去,田鹤鸣正坐在一楼大厅喝着清茶,见到他们进来,脸上不自觉便有了笑容,“快坐下。”

  田鹤鸣仔细看着贝思甜,心中不由感慨,昨天晚上回来,他半宿都没睡着,看见贝思甜就想起小女儿,悲从中来,还掉了几个驴粪蛋子,幸好就他一个糟老头子,澳门赌博网站:要不然可让人笑掉大牙了。

  “谢谢姥爷给我解围。”贝思甜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,倒是一点也不拘束,反观田磊,坐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喘,和田秋贝思甜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田磊生平最怕的就是这个爷爷。

  “好了好了,谢来谢去叫什么样子,你叫贝思甜是吧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田鹤鸣叹了口气,思甜、思田,哼!就爱玩这些花花肠子,要不是那个小子,他闺女能远走他乡,最后客死异乡吗!

  田鹤鸣对贝思甜的父亲喜欢不起来,如若不是那小子勾搭他闺女,闺女也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决定,葬送的就是自己一辈子,最后怎么样,听说那小子还娶了别人!

  是个后妈九个黑,剩下的一个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,那时候听见大儿子打听来的,说他这小外孙女小时候没少受后妈虐待,最后还被卖了,幸亏碰见两口子明白的,可这两口子虽然明白,却也灾难连连,这小外孙女照样跟着吃苦,没有过一天好日子,也就是这两年才缓过来。

  每次想到这里,田鹤鸣心里就难受,想要尽可能的补偿贝思甜一些。

  “来来,贝贝,这是姥爷给你准备的见面礼。”田鹤鸣这段日子总听老婆子念叨‘贝贝’两个字,不知不觉就跟着叫了。

  他本来不想叫这两个字,毕竟是那小子的姓,可如果叫‘甜甜’似乎又不太好,毕竟孩子都二十来岁了,要是叫思甜有显得不太亲昵……

  德高望重的田家老爷子,曾经因为称呼问题纠结了很久,现在叫出来了,也就这样了。

  一旁的田磊眼睛转了转,心里偷笑,是他总在奶奶耳朵边这么喊,没想到把爷爷也给影响了。

  贝思甜见田鹤鸣手中的是一根钢笔,上边有个苍劲的‘田’字,就明白这根钢笔同老爷子送给他的那根有异曲同工之妙,她接过来,俏生生说道:“谢谢姥爷。”

  田鹤鸣听的老怀大悦。

  田秋却忍不住说道:“小五,可别高兴的太早,知道这根钢笔代表的是什么吗?”

  小五……这是什么?

  “表姐请说。”贝思甜虽然猜到了,可到底不如对方说的清楚。

  “这根钢笔可是有很多特权的,拥有这根钢笔的人,在各个田家店铺取药都是免费的,直系里,可以调动所有比你辈分小的人为你服务,当然是正当服务,旁系里,你更是可以随意调动。听起来很诱人是不是?可老头子认下你,对你来说却未必是好事!”

  田磊不动如钟,眼珠子十分灵活,瞅了一眼老爷子,见他没有任何异样,并没有怪罪二姐的言行,心中松了口气,这就说明老爷子今天心情好,顿时胆子就大了一些。

  田秋将大致的事情同贝思甜说了,和罗旭东说的差不多,这一次田家背水一战,成了最差就是保持现状,如果没成,人没救过来,那田家估计就玩完了,翻身是别想了。

  国家不会落井下石,但是同行们却会落井下石,田家起来的有多快,败下去的速度就有多快。

  毕竟田家是唯一一家征召的中医世家,平时都巴结着,可一旦落难,谁不想踩着你往上爬,万一谁有机会成为征召对象呢?

  田鹤鸣喝着茶,对田秋的话不置可否,若非有这个原因,他们早就认回贝思甜了。

  “我有一点想不明白,为什么周将军病得这样厉害,只有周家出力呢?”贝思甜一直奇怪这一点。

  田秋一摊手,“谁让田家一直负责周将军的身体呢,其实各路大夫也都来了,没什么好办法,便将这祸留给了田家。”

  总要有人来负责,一直调理周将军的田家自然是再适合不过的。

  贝思甜其实不是很明白这里边的事情,毕竟对这些接触的不多,也就不再多问。

  “姥爷,有时间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这位周将军的病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田鹤鸣一直在观察着贝思甜的神色,听见这一声‘姥爷’,再见她也没有露出惊慌失措和懊恼的样子,心下一定,这孩子品性不错!

  田家底蕴悠长,就算所有人联合起来打击他们,他们也不会倒下不起的,只不过不复现在的光辉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