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6章 壮壮
  宋方刚一怔,就这事啊?

  “行啊,没问题。”

  宋方刚觉得这么一件小事特意跟他说一声有些小题大做了,仔细想了想,或许重点在于让罗旭东和贝思甜养吧。

  在吴岳凯说的时候,贝思甜的心一下子就提了上了,吴岳凯才没那么无聊,在路边捡一条狗回来让他们养呢,他说的,肯定是壮壮!

  果然,李学军从后边牵出一条狗来,不是壮壮又是谁!

  看到壮壮的那一刻,贝思甜哪里还忍得住,眼泪汹涌而出,此刻的壮壮瘦的只剩下一层皮包骨头,以前炯炯有神的双眼现在也都没有一点神采,耳朵耷拉着,整只狗蔫蔫的没有一点生气。

  “壮壮~”贝思甜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壮壮的耳朵突然支楞起来,抬起脑袋看见贝思甜,嗷呜一声就冲了上去,围着贝思甜又是抱又是舔又是摇尾巴,高兴的不得了。

  吴岳凯见状不禁摇摇头,他将这狗带过来这一路上,这狗都要死不活的,见着丫头的一瞬间就满血复活了。

  他之所以晚到,便是因为特意去了一趟靠山村接壮壮了。

  宋方刚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显然这狗是贝思甜的,部队虽然没有明规定不能养狗,但是以前家属们养狗带来很多的麻烦,有一段时间便禁了。

  老师长说这狗是他的,澳门赌博网站:有人质疑就去找老师长吧。

  壮壮就暂时养在这个院子里,贝思甜打算以后多带着壮壮出去走一走,这样众人见得多了,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  李学军这时候端进来一小盆的狗食,菜汤伴着窝头和馒头,壮壮扑过去便吃了起来。

  李学军见状笑了,这狗他也是服了,之前各种好吃的都给它试过了,就是不吃,见到贝思甜,却是一点都不挑了。

  壮壮肯吃东西了,恢复是迟早的事情,贝思甜放下心来。

  宋方刚很忙,同吴岳凯说了两句就离开了,贝思甜和罗旭东二人在壮壮吃完饭后,也准备离开了。

  壮壮两只前爪扒着贝思甜不让她走,生怕这一走就见不到了。

  贝思甜抚了抚狗脑袋,说道:“壮壮就在这里,明天我过来看你,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  壮壮依然不愿意撒手,好说歹说,壮壮才松开爪子,蹲在门口看着她离开,一直到看不见为止。

  壮壮来到身边贝思甜很是高兴,这可比在舞台上出彩还要让她高兴。

  罗旭东轻轻揽住她的肩膀,两个人漫步向回走去,路上,说起了田家。

  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?”贝思甜半倚在罗旭东身上,微微仰头问道。

  她那清甜的气息钻入罗旭东的鼻间,人不足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,说道:“田家现在应该面临着不小的危机,这也是他们迟迟不肯来认你的原因。”

  贝思甜安静地听着。

  “你知道周必武将军吗?”

  贝思甜摇摇头。

  “周将军目前军衔是中将,论军功论资历可是比老师长还要老,只不过听说得了不知名的病,一直卧床,这两年就连阅兵都没有参加。”

  贝思甜问道:“这和田家有什么关系,不是那么多军人医院吗,田家又不是唯一一个。”

  罗旭东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可田家是唯一一个中医世家。”

  贝思甜一点既通,“这和中西医之间的矛盾有关系吧?”

  罗旭东点点头,“国家征召的这些民间个人和家族,包括国家本身开立的各种军人医院,田家是唯一的一个中医世家,在很多人的眼里,他们是没必要存在的。”

  “所以,如果治不好周将军,田家可能会被挤出‘御医’这个行列?”

  “不是可能,是肯定。”罗旭东道。

  这件事已经毋庸置疑,田家被挤出征召范围,那么其他的人一定会落井下石,不会再让他们有重新出头的一天,田家必定会面临极大的灾难。

  这种事并非第一次,罗旭东也不是第一次听说,事实上,到时候的惨烈,远比他描述的还要大好几倍。

  或许不至于家破人亡,可田家在中医这条路上,恐怕就要断绝了。

  正因为这样,如果认回贝思甜,说不定还会牵连贝思甜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,难怪那时候问田磊,田磊死活都不说。

  “这一次,他们或许以为,如果没有他们来澄清,你会以破坏军婚罪判刑,这才不得已出来的。”罗旭东说道。

  即便没有田家出来澄清,罗旭东也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,只不过或许多少会受些影响,这也是为什么吴岳凯让他静观其变的时候,他便照听了。

  能不给贝思甜带来一点影响,自然是最好的,至于田家将来的变故,他若是连自己媳妇都护不住,这一等功也算是白得了。

  只是罗旭东因为田家对于贝思甜的心意,所以话里话外才会隐晦的给他们说一些好话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,想起田鹤鸣听见自己叫他‘姥爷’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,她也叹了口气。

  虽然没有见过原主的母亲,不过这生育之恩总是要还的,不说这个,田家对她的确是不错。

  因为明天要去见田鹤鸣,所以贝思甜和罗旭东早早便睡下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贝思甜先去了一趟小院,将制好的解毒丸和一些符粉交给吴岳凯,嘱咐了几句,便欢快地跑到了院子里。

  她来的时候,壮壮就趴在门口,和昨天的姿势一样,显然在外边趴了一夜,贝思甜当时心酸的不行。

  “怪不得人家都说是你傻狗,不知道冷啊!”贝思甜轻轻揉着壮壮脖子上的毛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壮壮看到贝思甜真的回来了,吐着舌头欢快地摇着尾巴,连吃早饭都有了胃口。

  和壮壮玩了一会,看看时间不早,罗旭东已经等在门口,两个人便准备离开驻地,去田鹤鸣那里。

  嘱咐壮壮要乖乖的,两个人才离开。

  壮壮摇着尾巴看着他们离开,没有了昨天的担心怅然。

  两个人一路出了驻地,向着田鹤鸣停歇的地方去了,今天田磊请假,想必也是去了那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