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5章 捡了一条狗
  军嫂们的合唱原本李颖也埋下雷的,只不过见到李颖的下场,几个受到贿赂的军嫂此刻慌得不行,哪里还敢举报贝思甜假唱?

  贝思甜就这样蒙混过关。

  压轴主唱本来是李颖的,现在怎么可能还让她上台,这个人选自然而然就落回柴晓瑚身上。

  柴晓瑚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贝思甜居然把李颖给干掉了?

  不仅干掉了李颖,主唱的机会,又重新还给了她!

  晚会在柴晓瑚甜美高昂的歌声当中结束,在高台上老干部们下台离开之后,领导也跟着离开,然后各个连队开始有秩序的搬着马扎离开大厅。

  晚会结束之后,贝思甜却没有回宿舍,而是和罗旭东一起跟着吴岳凯去了他的小院。

  同行的有田鹤鸣、宋方刚、赵中奇和孙桂才,至于田秋和田磊,都各自回去了。

  孙桂才到底没犯什么大错,吴岳凯也不好将他直接赶走,就让他跟着吧,正好让他明白明白。

  孙桂才脸色难看地跟在后边,李颖的未来可想而知,艺术生涯是不用想了,开除党籍怕是肯定的!

  一旦开除党籍,这孩子离开部队连个好工作也找不到,看来还是要求求吴岳凯,只要他向那姓田的求情,说不定还有转机。

  他看了一眼跟在后边的贝思甜,没想到这丫头倒是有些来历,真是小看她了。

  进了屋之后,吴岳凯招呼田鹤鸣和宋方刚等人坐下,李学军忙着给众人上茶。

  等到茶上来之后众人才发现,只有吴岳凯那杯是清水。

  吴岳凯暗暗吸了口气,李学军这个兔崽子,真是将丫头的话执行的很彻底啊!

  吴岳凯目光幽幽地扫了一眼李学军,李学军忙移开视线,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,拎着茶壶赶紧离开了。

  “老爷子,我的字呢?”贝思甜看着吴岳凯,伸出葱根一样的手来。

  赵中奇一听,顿时竖起耳朵,他死皮赖脸的跟来,不就是为了那副字吗!

  吴岳凯砸吧砸吧嘴,“这水不错!”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吴岳凯见贝思甜依然伸着手不为所动,老脸都皱成一团了,“丫头,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往回要的!”

  贝思甜抿嘴,“我什么时候说……”

  她的话还没说完,吴岳凯伸手指了指田鹤鸣说道:“你外公在这呢,你这孩子还不赶紧见见你外公!”

  贝思甜明知道他是在打岔,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看过去,今天是这位老先生给她解的围。

  田鹤鸣此刻也正在打量贝思甜,之前离得远没有仔细看,现在这一看,竟和他那死去的小女儿长得极为相似!

  “小君……”田鹤鸣看着贝思甜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。

  贝思甜的母亲叫做田美君,小君应该就是小名了。

  吴岳凯见田鹤鸣有些失态,知道这种感情是不好控制的,不过当着孙桂才、赵中奇等人的面,最好还是不要太过感情外露比较好,因此对贝思甜说道:“丫头,还不叫外公!”

  贝思甜从善如流地喊道:“姥爷!”

  姥……姥爷!

  宋方刚和赵中奇当先忍俊不禁,这个称呼倒是接地气,而且更显得亲切。

  罗旭东也露出笑容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  田鹤鸣听到这一声‘姥爷’,顿时喜笑颜开,忙应了一声,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带,连个见面礼也没法给,顿时有些窘迫。

  吴岳凯哈哈笑道:“田老弟别找了,等到丫头回去的时候再给也不迟。”

  一旁的孙桂才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显然吴岳凯一早就认识贝思甜,难不成他开始说的那两个孩子,就是贝思甜和罗旭东?

  这个认知让孙桂才脑门出了一层冷汗,他可是说了不少贝思甜的坏话,看他们的关系,他别说开口求情了,怕是吴岳凯不落井下石就是好事!

  孙桂才脸色阴晴不定,决定听听再做打算。

  田鹤鸣嘿嘿一笑,“这次没带见面礼,下回给你补上。”

  贝思甜微微一笑,“谢谢姥爷!”

  田鹤鸣被她一口一句‘姥爷’叫的心花怒放,嘴就没合上过,这孩子可比那几个让人头疼的小兔崽子强多了!

  这里到底不是叙旧的地方,人多眼杂的,田家对外虽然不是机密,可是家里的事情也不想太多外人知道,因此田鹤鸣说了两句就忍住不再多说。

  孩子找到了,什么时候说不行。

  田鹤鸣看向罗旭东,这是外孙女婿,长得也一表人才,配上他们家的外孙女倒也说得过去。

  面对田鹤鸣的目光,罗旭东喊了一声‘外公’,又让田鹤鸣咧着嘴笑起来。

  赵中奇见众人出现一瞬间的沉默,忙逮住机会说道:“贝小姑娘,那簪花小楷是你写的?”

  “是的。”贝思甜点点头。

  赵中奇搓搓手,“贝小姑娘,这个……我能不能向你求一幅字,多少钱都行!”

  赵中奇虽然是老干部,但是一生清廉,家底并不殷实,所以在上一次交流会上才没能竞争过那个人。

  他没什么太多的爱好,就爱舞文弄墨,好在家里老婆子支持,他倒没什么后顾之忧。

  那次在交流会上看到那副簪花小楷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,没能买回来,这心里就跟有个结似的,一直惦记着。

  赵中奇是个慈善的老人,在体检的时候,看到她在一旁帮忙,还给了她一颗花生糖,跟她说辛苦了,那是老人的一点心意。

  “赵老先生客气了,我写好给您送过去。”贝思甜笑道。

  “那价钱……”赵中奇试探性地问道,希望不要太贵,不然就算家里老婆子支持,也会跟他红脸的。

  贝思甜嘴角的笑容加深,“一幅字而已,比不上老先生的花生糖。”

  那花生糖中带着老一辈对下一辈的关心和爱护。

  赵中奇闻言心中感慨万千,一个不起眼的举动,没想到会换来一副珍贵的字。

  贝思甜现在还没有名气,等到她有了名字,这字就是千金难求!

  晚会结束之后时间就不早了,闲聊几句,田鹤鸣等人就陆续离开,吴岳凯叫住宋方刚和贝思甜夫妻二人。

  “小宋啊,老头子有个事儿想麻烦你。”吴岳凯说道。

  宋方刚听到那声久违的‘小宋’,一喜说道:“您老说。”

  “我呢,在路上捡了一条狗,跟我很投缘啊,不过你也知道,我这身体不太好,怕是照顾不到,我想将这狗留在这里,让这里两个孩子给我看顾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