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20章 不喜欢她的字
  贝思甜的字被拿到台上,澳门赌博网站:赵中奇当先拿过那幅字,看到上边一手漂亮的行书,目露精光,连连点头。

  “好字!好字!真是好字!”

  他每说一次好字,孙桂才脸色便难看一分,看赵中奇这样子,贝思甜似乎写的更好一些?

  孙桂才于书法上懂得不多,尤其是两个人写的是不同的字体,再加上他对李颖的喜爱,根本看不出谁好谁坏,真要说,那也是李颖的好。

  赵中奇的反应让孙桂才心里沉了沉,见文艺兵将字拿给吴岳凯,便在一旁看着这位师长的反应,若是连他都觉得贝思甜写得好,怕是真的要输了。

  因为是拿着话筒,所以赵中奇的话一字不落地传到了台上,刚刚还有些得意的李颖,笑容险些没有绷住,嘴角都有些僵硬了。

  她万万没有想到贝思甜居然也会写字,而且似乎写的还不错!

  在她的字一展示出来的时候,李颖心里就咯噔一下,待赵中奇如此一评论,她脸色便有些难看了。

  吴岳凯拿到那幅字,扫了一眼,忽然冷哼一声,让一旁的孙桂才眼睛陡然一亮。

  这位老师长,不喜欢贝思甜的字!

  这声冷哼传的满场都是,看见吴岳凯脸现不悦之色,都认为他是不喜欢贝思甜的字。

  李颖眼底闪过希冀之色。

  吴岳凯抖手拿过那幅字,从文艺兵手里拿过话筒,站起身来,走到高台边上,对着台上开口。

  “丫头,你若是藏拙,我就直接判定你输了。”

  他的声音不大,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一脸懵。

  藏拙的意思是,贝思甜没拿出真本事?

  台下响起轻微的议论声。

  台上,贝思甜嘴角微微抽动,老爷子越来越无理取闹了怎么办……

  她在看到那幅字的时候就知道老爷子的意图了,以前他就向她要过这首诗的簪花小楷,可是这首诗的思想和她心中所想不符,便不太愿意写,没想到老爷子居然借着这次机会要字。

  真是……不讲理……

  贝思甜遥遥与吴岳凯对视良久,看到老爷子那一脸你不写就叛你输的无理取闹表情,顿时败下阵来。

  没办法,这表情简直同师父一模一样,她不禁苦笑起来。

  罗旭东在台上看着一老一少的互动,不由挑眉,这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变得更好了!

  李颖心中惊疑不定,她自然听得出老首长话里话外的意思,他们之前似乎就认识?

  不仅如此,贝思甜这一手行书,难道不是她的真实水平?!

  这个认知让李颖心里跟针扎似的,直觉得这不可能,本来这一手行书已经胜过她不少,如果还不是真实水平,那她的真实水平是什么样?

  贝思甜重新提笔在纸上写下那首诗,用的便是簪花小楷。

  一首诗很快便写完,在吴岳凯怒目金刚一样的眼神当中,来不及展示,文艺兵便流着汗将字送到了高台上。

  吴岳凯的眼神大概也就赵中奇这个字痴看不到了,他站在高台台阶前,直接便将文艺兵手里的字给截下了,看的孙桂才和其他几个老干部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赵中奇拿着那副字整个人如遭雷击,“这是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这簪花小楷他见过,在一次交流会上,是一个姓冯的人拿着这幅字展示来着,当时这幅字便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

  当时那副簪花小楷水平直追晋卫夫人,有些人更是认为不相上下,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,在这幅字所体现出来的意境上面,已经远远超过一些名家。

  因为那位姓冯的人士不愿意透露手书人的详细信息,所以当时大家只知道是一个叫贝思甜的人写的。

  贝姓不多,可是叫思甜的却是不少,只有一个名字,唯一能知道的只是性别。

  这位叫贝思甜的人第一次出现在文坛,便引起不小的反响,更因为她不详的身份,让她一副披上神秘的外衣。

  赵中奇当时很想将那幅字买下来,可惜那幅字被另外一个人高价买走,再问那姓冯的,他苦笑也只有一份。

  看那姓冯的意思,其实并不打算卖,只不过迫于那人的压力才不得不买。

  赵中奇扼腕惋惜,因为得不到,印象却反而更为深刻,所以此刻一见到这副字,便立刻认出,这是那位大师所书的簪花小楷!

  那位大师……

  赵中奇转头看着台上,之所以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,便是那个一直被他称作大师的人,居然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!

  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

  赵中奇好似受了刺激,拿着字的手都抖起来。

  吴岳凯见状,脸顿时就黑了,这幅字他可是好不容易得来的,要是让这个蠢货给弄坏了一点点,他都会心疼的!

  “给我!”吴岳凯来到赵中奇身后,沉声说道。

  赵中奇好似没有听到吴岳凯的话,满心满眼都是那个二十出头的大师,心中如狂涛滚滚,根本平静不下来。

  若非亲眼所见,他肯定认为贝思甜是将那位大师的手书拿过来当做自己的……

  若说临摹,或许字体能够临摹,可是这字中的意境却是临摹不了的!

  这幅字,的确是本人手书,那么……那位他心目中的大师,也就是台上那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无疑了!

  吴岳凯见赵中奇根本不搭理他,却又不敢生抢,站在他身后开始生闷气。

  李学军见状忍住捂脸的冲动,自从老首长中毒醒来之后,性格似乎就有了些变化,居然有点老顽童的特质,当然,这话也就心里想想,他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。

  李学军忙上前主动给吴岳凯当枪使,笑嘻嘻地对赵中奇说道:“赵老师长,这幅字快被您捏坏了!”

  赵中奇恍然一惊,忙看向双手,果然因为他攥的力气太大,纸上已经有了褶皱,顿时心疼起来,忙一手托起,另一手想去抚平那褶皱。

  “我来给您托着。”李学军笑呵呵地拿过那幅字,“行了行了,差不多了。”说完转手交给了身后的吴岳凯。

  吴岳凯赞赏地看了他一眼,李学军小心肝顿时飘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