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09章 好看
  晚会的准备工作从上午就开始了,澳门赌博网站:每个组需要做的工作都很明确,但是之间却需要协调,一直忙活到晚会开幕前夕才算结束。

  文工团的服饰都有专人准备,像是军嫂和部门的人,都是自己准备,自己部门愿意买就买,不愿意买也可以穿自己的衣服。

  军嫂们每年合唱都是穿着粉色衬衫和黑裤子,今年也不例外,贝思甜自然也准备了一身。

  倒是为卫生队的节目特意买了一身旗袍。

  为了符合这首歌的特点,罗佳丽也买了一身旗袍,只不过她买的是短旗袍,将将过膝,而贝思甜买的是长旗袍,到脚踝。

  她的旗袍是粉蓝色,穿着典雅当中带有一抹俏皮,让她整个人都不再显得那么沉闷。

  田磊看到这样的罗佳丽,眼前一亮,嘴上却不说好,“穿这么短,小心得老寒腿!”

  罗佳丽白了她一眼,文工团穿的基本都是裙子,所以为了她们也为了老干部,整个晚会厅的温度都被调高了,穿裙子完全没问题。

  两个人正说着话,帘子拉开,贝思甜从里边走出来,田磊和罗佳丽都露出惊艳之色。

  贝思甜穿的是一件水蓝色带着繁复花纹的修身旗袍,肩部和袖口都带着一圈白色的毛毛,看上去高贵优雅,将贝思甜那张精致的容颜衬托的愈发动人!

  尽管罗旭东已经在家里看到过她试衣服,看是在看到,仍旧是看直了眼睛。

  贝思甜的身材非常好,腰只有一尺九,前凸后翘,再加上两条修长笔直的大长腿,还有那漂亮的脸蛋,想要不吸引人都难。

  有那么一瞬间,罗旭东想将人带回家去,这样的贝思甜,只想自己看!

  “旭东。”贝思甜看到罗旭东站在门口,不禁露出笑容。

  这灿烂夺目的笑容险些晃了罗旭东的眼睛。

  “冷吗?”罗旭东低沉地问道。

  他的声线十分好听,声音高一些的时候是清朗清润的,声音低一些的时候是低沉富有磁性的,尤其是唱歌的时候,仅仅是声音就能让贝思甜迷上好久。

  “不冷。”贝思甜微微一笑,虽然是短袖,不过一点都不冷,只是她还是有些穿不惯高跟鞋。

  白色的高跟鞋穿在她娇嫩小巧的脚上十分合适,看上去真是一个绝色佳人!

  田磊和罗佳丽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两口子虐狗,然后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均不自然地转过头去。

  “一会可得好好唱啊,别给我丢脸。”田磊摸了摸鼻子,感觉和罗佳丽之间的气氛有些古怪。

  罗佳丽看着别的地方,冷哼一声,“不劳你操心,别到时候跟不上我节奏。”

  距离他们上场还有段时间,这段时间他们可以披上自己的衣服坐到台下去观看。

  这次节目顺序都是穿插着来的,各个部门各个连队穿插在文工团的表演当中。

  其实说白了文工团的表演仍旧是主线,最后压轴的自然也是他们,其余的不管是部门的节目还是军嫂女兵们的节目,都是为了烘托带动气氛的。

  毕竟文工团都是专业的,而其余的都是不专业的,专业表演当中穿插着不专业的表演,一个是下边的观众看到身边的人上台会感到亲切,会感到沸腾,另外便是这样不会审美疲劳。

  两个文工团的主持人走上台,一男一女,穿的都是军装,上边带着一些修饰性的黄色肩带,女主持人的军装是裙子,两个人神采飞扬地拉开了晚会序幕。

  领导短暂致辞,开场便是文工团的专业文艺兵们的表演。

  华丽的衣裙,衣袂飘飘的文艺女兵在台上翩翩起舞,在音乐的衬托下,气氛彻底升了上来。

  盛大的歌舞结束之后,便是独唱,上台的是李娜,这个时候的独唱并没有那么重要,自然不可能让李颖上去。

  李娜高歌一曲歌颂祖国便下台了,开场独唱的机会之所以落在李娜的身上,还是因为她跟李颖好,李颖强烈跟袁桂玲推荐她,她才有了这机会。

  一首歌颂祖国将气氛带动起来,接下来便是文工团的舞蹈表演,两场舞蹈表演结束,就轮到各个连队和部门的节目了。

  连队和部门都是穿插在文工团的演出当中,就像计划的那样,非常好的将气氛调动起来,连队里也有一些有才的,什么单口相声,自己编排的小品,让下边一众坐着马扎的兵哥哥们哈哈大笑。

  笑的或许不是小品本身的内容,更多的是身边战友同平日不一样的行为神态。

  下边战士们都是自己搬着马扎按照班坐好,队伍前边两边有一排椅子,那是领导们坐的地方,最后边有一个高台,可以放三四排椅子,那是给老干部和一个师长三个团长准备的。

  吴岳凯此刻坐在高台上,看着下方的人,先是找了一圈贝思甜,随后找了一圈罗旭东。

  一旁的孙桂才见状笑道:“师长在找什么人?”

  “两个孩子,这不懂事的,都不知道过来找我说会话。”吴岳凯嘴上骂着,脸上却笑着,一副宠溺的样子。

  孙桂才心中了然,看来老师长家有晚辈在这里当兵,看样子还是很疼爱的晚辈,囡囡这么想往上发展,可以和这两个晚辈搞好关系,将来可是一个极大的助力!

  “英雄出少年,要是老头子有机会,能见一见师长家的两个杰出儿郎,也不枉老头子来这一趟。”孙桂才哈哈笑着。

  吴岳凯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会见到的,不过啊孙老弟,咱都这把年纪了,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,咱们啊,该想怎么颐养天年才是。”

  孙桂才心里一紧,干笑两声,“师长说的是。”

  吴岳凯见此心里叹口气,不再多加理会,眼睛继续在下方看着。

  宋方刚就坐在他旁边,见此笑道:“老师长,他们是哪个连的,我让人去给您喊过来。”

  他看的出老师长很看重这两个人,不过他猜测,这两个人应该不是吴岳凯家里的后辈,不然不能表现的这么明显。

  “不用不用,我要是叫了,又得说我老头子碍着他们的事儿。”吴岳凯忙摆手,哈哈笑着说道。

  这下再傻得人也都能看出吴岳凯对这两个后辈不一样,心中不免对这两个人充满了好奇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