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05章 老爷子来了(为Maysun万赏加更)
  “老爷子!”贝思甜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,眼底的惊喜却是遮掩不住。

  吴岳凯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贝思甜了,这一次看到她,想到梦中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。

  梦中的事情是匪夷所思不可信的,可是那些事所带来的感觉,却真实地充斥在吴岳凯的心间。

  现在他看着贝思甜,却是跟从前不一样了。

  “丫头。”吴岳凯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贝思甜看到他脸上的笑容,有一瞬间的恍惚,似乎又看到了师父,很快她摇头失笑,摒除杂念。

  “您怎么想在才来?”贝思甜有些娇嗔。

  “有事儿耽搁了,老首长今天早晨才到的这。”李学军忙说了一句,可不能让小贝同志误会了,老首长这段时间一天天的等,就为了等这天赶紧过来。

  “小李同志,好久不见!”贝思甜笑着说道。

  李学军嘿嘿一笑,挠挠头,“是好久没见了,想不到你都要当军医了!”

  在大厅说了两句话,贝思甜就把他们往里边带,孙旺年站在她身后,一直等着他们说完话。

  “老师长,您身体怎么样了?”孙旺年关心地问道。

  “都没事了!”吴岳凯看了孙旺年一眼,“有什么情况吗?”

  孙旺年知道他问的是小贝大夫的情况,要说没情况那明显是说假话呢,可是最近的传言他有有些说不出口。

  “等我体检完了,咱们去你办公室叙叙旧。”吴岳凯是什么人,那双眼睛毒的很,一眼就看出孙旺年有话要说。

  他如果直接问贝思甜或者罗旭东,这两个人肯定都跟他说挺好的,没问题之类的鬼话,他索性也不问他们。

  吴岳凯按照流程开始进行体检,众人都极尽心力,知道这是最后一位,也是地位最高的一位!

  之所以说地位最高,而不是军衔最高,是因为这一次体检并非这位老师长一个人是大校军衔,但只有这位老师长是掌实权的,在军中地位举足轻重!

  不少人都听到一则传言,几年之前部队里就想让吴岳凯升上去,在往上升,就是军长,基础军衔都是少将,而以吴岳凯这么多年为国家做出的贡献,顺序往上升都可以升到中将了。

  可吴岳凯就死活都不肯再往上了,一直借口身体不好,这也是为什么杜凯博这位军级单位的少将军衔,给吴岳凯治病都不敢托大的原因。

  从大校到少将是一道巨大的坎,多少人到这里就过不去了,吴岳凯这么做,倒也让很多人都满意。

  丁思思殷勤的帮着吴岳凯干点这个,干点那个,希望能得来这位老师长的青睐,哪怕只是问几句话,关心一下,她也会感到很开心,这可是实权人物呢!

  不过这位老师长显然有事情,匆匆来匆匆去,一句话也没有说上,丁思思不禁感到有些失望。

  吴岳凯体检完之后就上了二楼,进屋之前,让李学军等人在外边等着。

  李学军等人都是勤务兵和警卫员,很多事情是不能知道的。

  孙旺年早就等在里边了,忙给吴岳凯开了门,里边沙发上坐着贝思甜。

  贝思甜起身扶着吴岳凯坐到沙发上,给他倒了杯水。

  吴岳凯看着清水就觉得寡淡无比,抬头张口想要说话,却被贝思甜抢先一步,“您不能喝茶!”

  吴岳凯只好闭上嘴,面带苦笑,“我已经没事了。”

  “等我再给您制几次药吧,最近您就再忍忍。”贝思甜说道,她想趁着这次机会调理一下吴岳凯的身体,他的身体实在太差了。

  吴岳凯面露无奈,心里却没有面上这般,老杜说这次就算解了毒,怕是身体也不如以往硬朗了,他的身体从来就没硬朗过,澳门赌博网站:这次怕是大不如前了。

  结果毒素全部清除之后,吴岳凯也没有出现乏力虚脱的现象,反而觉得比以前有了一些底气。

  身体指标只能检测是否标准,身体好坏却是检测不了,吴岳凯的各项指标都在标准范围内,这一点倒是比以前强了很多。

  不说指标如何,吴岳凯自己的身体还感觉不出来吗,每到冬天他恨不得早早就穿上棉衣棉裤,今年他到现在都还穿着薄毛衣,这就是最大的区别。

  而且他不仅说话有底气了,精神头也感觉好多了,以前就要靠茶水提神,不喝茶水就一整天都蔫蔫的。

  这些都还不算,晚上睡觉最是痛苦,总是起夜不说,而且睡眠质量非常差,长长一夜一夜的做梦。

  这些虽然现在还都有,可是相比于中毒之前,他已经好很多了!

  这些肯定都是贝思甜那药粉的功劳!

  所以贝思甜说要给他制药,他心里是高兴的,谁不想身体好起来,拖着这样病弱的身体,很多事他都有心无力,他今年六十四岁,却已经像是七十多岁的人!

  孙旺年在一旁看的惊讶,老师长这驴性子,竟然肯听小贝大夫的话,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!

  他见贝思甜对待吴岳凯言谈话语之间也没有任何拘束,就像是自家的小辈和晚辈相处,还是那种关系极为亲近的,他暗自庆幸自己站对了队伍。

  “老爷子,您是怎么中毒的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这件事在电话里说不方便,贝思甜一直忍到现在才说。

  吴岳凯想了想,对贝思甜说道:“这些你就别操心了,这次是让人钻了空子,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解决了。”

  贝思甜知道吴岳凯是不想让她操心这些事,闻言蹙眉想了想,说道:“我再给您制一些解毒的符丸,您随时待在身边,兴许能派上用场!”

  吴岳凯也不客气,他可知道这丫头做的都是好东西,若是之前还有所怀疑,这一次之后他就半点怀疑都没有了,可比老陶的药还管用。

  “丫头,你真的打算过了年见老陶?”吴岳凯看着她,但凡她有为难的地方,他就准备全力给挡回去。

  贝思甜笑笑,“见一见吧,我也想见一见同道中人。”

  吴岳凯点头,“那好,到时候还是去北京,见面地点我给你们安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