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304章 来领罚的
  徐政委正头疼的看着面前的老干部,就听见门口有人喊‘报告’。

  “进来。”徐政委扬声说道。

  看到门打开,进来的是罗旭东,他就乐了,早就知道这小子不会让别人给他擦屁股,这不是就来了。

  “旭东来了,有事吗?”徐政委笑呵呵的看着他。

  徐政委今年也有四十来岁了,带着一副眼镜,脸上总是带着平易近人的笑容,不过不要以为这样的人就好说话,徐政委若是真想教训一个人,那言辞锋利的不下于尖刀!

  “我是来承认错误,接受处罚的!”罗旭东昂首挺胸,军姿站的十分标准。

  孙桂才在他进来的时候就冷哼一声,将头转到一边,看也没看他一眼,这时候才来认错,晚了!

  “哦?旭东犯了什么错?”徐政委明知故问。

  “在食堂占座!”罗旭东严肃认真,说话一丝不苟。

  徐政委听到这个错,差点没忍住笑出来,听孙桂才说的可是要严重好几倍,可是被罗旭东如此一本正经的说出来,反倒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!

  “就只有占座吗?还有对老一辈革命战友的不尊重,想我们这些老一辈当年……”孙桂才转过头就想教训罗旭东,话还没说完,目光便落在他胸前那枚闪闪发光的勋章上!

  一等功勋章!

  孙桂才陡然间睁大了双眼,直以为自己看错了,眼前这小子也就才二十几岁吧,怎么可能立下一等功!

  在这和平年代,就算是因公殉职的,轻易都不会是一等功,活着的一等功实在太少了!

  他原本是想将他年轻时的那些事迹说出来,让这些年轻人听一听他们的丰功伟绩,让这些年轻人知道,他们这些老一辈有多不容易,对国家付出了多少……

  可是现在,他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,他所有的功劳加起来,也抵不过这个一等功!

  一个二十多岁就立下一等功的年轻人,可比他们这些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值钱多了!

  也在这时候,他瞬间便想到了这小子是什么人。

  罗旭东!

  前段时间在驻地和北京都传言很广的一个年轻人,只有他获得了一等功!

  “你是罗旭东?!”孙桂才不禁问道。

  罗旭东依旧昂首挺胸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,没有理会孙桂才的询问,问徐政委:“政委,请给我处罚!”

  徐政委偷眼瞥了一眼徐桂才,然后沉着脸说道:“嗯,是该给你处罚,你身为现役军人,又是立下一等功的战将,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,不能总想着拿以前立下的功劳搞特权,这是非常不对的!”

  面对徐政委的话,罗旭东挺胸应是,却把一旁的孙桂才臊的厉害。

  这话明着说罗旭东呢,其实是说他呢,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有些搞特权的,可是他总觉得自己为国家为人民付出那么多,搞那么一点小小的特权也是应该的,这是国家和人民回报他的!

  罗旭东这个立下过一等功的年轻人如果因为在食堂占座而被惩罚,那他这只有两个三等功的退休老干部,公然让卫生队给他加班加塞体检,不是更可恶?

  孙桂才脸上臊的厉害,也没脸待下去了,明知道徐政委对他不满,他也懒得掩饰什么,转身就走了。

  孙桂才一走,徐政委才松了口气,轻轻摇摇头,“这些老一辈的确付出很多,可是国家并没有亏待他们,总是这样,实在让人心烦,这是思想觉悟不够!”

  罗旭东不置可否。

  “好了好了,你可别绷着一张脸了,你小子也没吃亏。”徐政委见罗旭东依然冷着脸站在那里,便说道。

  罗旭东看着徐政委,“如果不是我在场,我媳妇就要吃亏了。”

  徐政委失笑,“你可别蒙我,我虽然没见过你那小媳妇,可是我也听说了,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到最后到底谁吃亏还说不准!”

  罗旭东脸色稍微缓和,听见别人夸贝思甜,他心里还是很受用的。

  “行了,澳门赌博网站:你小子也在这给我摆苦哈哈的脸了,你媳妇转正肯定没问题的,连老刘都送去了锦旗,我还能说什么,不过这流言你们得自己解决啊,这个我可帮不了你们。”徐政委说道。

  传言的事情他当然听说了,不过看罗旭东的态度,这件事应该是不存在的,即便存在,在有确凿的证据之前,他们这些领导也是不会多管的,下边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阴私,要是都管,那管得过来吗!

  罗旭东要的就是这句话,贝思甜这么优秀,如果因为一些流言让上边对她不满意从而影响转正,她肯定会不开心。

  至于流言,罗旭东会想办法解决的。

  达到这次的目的,罗旭东便戴着他那从来不带的一等功勋章走了,这次就是戴给孙桂才看的。

  他要是还要点脸,就别再说什么奉献多少的话了!

  孙桂才找了半天领导最后灰头土脸的回来了,自然也没脸再去找那一等功战士的家属麻烦,人家不过就是占个座而已,说起来哪是什么大不了的事!

  体检还剩下一天时间,这最后一天来的人不是大人物,就是工作比较繁忙拖到现在的。

  贝思甜从早晨就开始不断向门口张望,她知道今天老爷子也会来。

  八点多的时候,当先进来一个女兵,不过岁数已经很大,至少有六十多快七十岁,虽然头发全白了,可是穿着一身军装,依然很精神。

  老太太慈眉善目的,接了申请表便开始按着流程体检,她之后是两个五十多岁的军官,也都按照流程体检,没有多余的废话,没有咄咄逼人,更没有要求特权。

  贝思甜一直翘首以盼,到了十点多钟,还是没有吴岳凯的神情。

  她不禁有些着急,难道这一次老爷子没有来?

  不对啊,之前打电话明明说过会来的,不但会来,说不定还能留下看晚会呢。

  贝思甜心里有些担心,难不成还没完全治愈?

  正想着,门口出现吴岳凯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