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99章 足够疼媳妇
  罗佳丽跑过来的时候,澳门赌博网站:正好看到李颖三个人站在那里看着贝思甜,显然是交锋过了,心里一沉,忙快走两步。

  “没事吧?”罗佳丽警惕地看了那三人一眼。

  贝思甜一怔,看罗佳丽如临大敌的模样,不禁想笑,“没事,练得怎么样?”

  罗佳丽见三个人看清楚三个人脸上的憋屈,神情一松,看样子八成是在贝思甜这吃了亏。

  看着两个人很快走远,李颖心里暗恨,这个贝思甜,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,等着瞧吧,就算你没有那回事,我也会让它成真!

  军嫂?那就坏掉你的婚姻,让你当不成军搜还要坐牢,军医?看看这件事以后,还有哪个部队敢要你,让你以后连医生这个职业都当不了!

  李颖从小没这么吃过亏,在贝思甜手里吃过几次亏之后,心里就暗暗发狠,要将贝思甜彻底击垮,让她永生永世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!

  罗佳丽已经同柴晓瑚打过招呼,两个人一起离开文工团,准备再去张贵民那里合一次试试。

  虽然和柴晓瑚学的时间不长,可是对于罗佳丽这个完全业余的人来说,柴晓瑚那些专业知识对于她就好似甘泉,迅速给她补充了大量营养。

  罗佳丽清亮纯扑的歌声扬起,在一旁的张贵民不禁点了点头,这还像点样子,不过还需要再精进一些,才不会被那两个人的合奏给压住。

  三个人没有久留,明天就开始老干部体检了,他们还要赶紧回去。

  贝思甜回到宿舍,便看到那高大的身影正在厨房里做饭,心里不禁一暖,洗了手过去准备帮忙。

  “很快就好。”罗旭东说道。

  贝思甜闻言便将碗筷放在桌上,准备吃饭。

  罗旭东的手艺也是不错的,听说他是在那段潜伏的时期锻炼出来的,开始的时候起居都是一个人,总是出去买不方便,便开始尝试着自己做饭,大概男人在这方面都有一些天赋,几次尝试之后,饭菜便能入口,一年之后就变得美味起来。

  今天是土豆炖牛肉,黄瓜炒鸡蛋以及一小盆疙瘩汤。

  虽然和贝思甜生活没几个月,不过罗旭东也习惯往里边加一些中草药搭配着来,这样似乎对身体真的很有好处。

  “明天就开始体检了吧?”罗旭东问道。

  贝思甜点点头,“明天应该来五个人,不过后天就有八个人了。”

  “嗯,因为要赶在晚会之前全部体检完。”罗旭东道。

  贝思甜咬了咬筷子,知道他肯定听到了外边的传言,可是此刻却什么也没有说,是无所谓还是隐忍不说?

  她觉得这种事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,可是话到嘴边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前两次他和田磊见面似乎就不太愉快,现在也没有合适的理由,他能相信吗?

  罗旭东抬眼便看到她纠结的模样,不用猜自然知道她为什么纠结。

  “这件事有人针对你。”他主动开口说道。

  贝思甜忙看过去,“你想到了?”

  罗旭东笑了笑,大多数人是遇到自己在意的人或事就会失去理智,而他经过这许多年的磨练,却是正好相反。

  越是在意的人和事,他越要保持冷静才能更迅速想到安全可靠的解决办法,不然以他这危险的职业,家里人都要遭殃好几次了,即便是这样,那一次也差点连累了家里人。

  外边的传言很难听,罗旭东知道这些传言对于他和贝思甜意味着什么,如果说放任不管,没有人煽风点火的情况下,说不定过段时间就会渐渐淡下去,可偏偏这后边有人在使劲扇风点火,这就不一样了。

  廉团长已经找他谈过一次,问是不是真的有问题,他很肯定的表示了没问题,上边才暂时没有多管。

  “你觉得是谁?”罗旭东问。

  贝思甜定睛看他,“还能是谁,你的烂桃花呗~”

  虽然是罗旭东的烂桃花,可是却钻了她和田磊的空子。

  “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田磊到底怎么回事,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,他对我没有那个意思。”贝思甜直视罗旭东,认真地说道。

  罗旭东默然不语。

  见此,贝思甜心往下一沉,他不信……

 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,便听到罗旭东说道:“我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真……你说什么?”贝思甜思维险些没跟上罗旭东,“你知道田磊怎么回事?”

  罗旭东点点头,他可没有那么大度,对于窥伺他媳妇的男人,他肯定是要查个底朝天的,这一查,还真让他查出点什么。

  不过即便不知道这里边的渊源,对于这次的传言他也是不信的,一个是对贝思甜的信任,还有一个是对自己的自信。

  只要他足够优秀,足够疼媳妇,将周围一切的男人比下去,媳妇的视线还能从他身上移开?

  罗旭东表示当然不会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贝思甜对此一直疑惑,她也直白的问过田磊,得到的答案便是,我和你投缘!

  见鬼的投缘,她哪里会信这种借口!

  罗旭东问道:“你的母亲是姓田吗?”

  贝思甜一怔,他不可能无故提起她的母亲,难道田磊和她母亲有什么关系?

  至于她母亲姓什么……好像是姓田吧,叫田美君?!

  贝思甜脑海里努力翻着原主的记忆,越翻越是感慨,因为母亲死的早,后妈当道,原主心中特别渴望母爱,对母亲的思念十分强烈,所以刚才被问到的时候,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跳了出来。

  “是的。”贝思甜说完想到什么,原主的母亲也是姓田,难道说?

  她的目光看向罗旭东,见他点点头,才吃惊的长大了嘴巴,“你是说,田磊是我表弟?”

  罗旭东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纠正道:“是表哥。”

  贝思甜:“……”田磊那性格欢脱的很,忘了她比这身体的年龄要大。

  “既然是表兄妹,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?”贝思甜又问。

  罗旭东喝了一口水,说道:“这就是问题所在,家里不让他认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