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89章 没了…
  一晃十一月就过去了,丁思思因为找到了训练室十分得意,时常便会在三个人面前有意无意地说起这件事。

  而且言谈话语之中对于能和李颖交好很自得,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是,一个工团的,一个卫生队的,两个都有本事都有才华,像她们这样的才能在一起做朋友。

  罗佳丽听得嘴角直抽抽,“这也就是没结婚呢,要不男人怎么跑的都不知道。”

  田磊根本懒得关注丁思思,人家都说有胸无脑,她不但无脑,连胸都没有。

  三个人的节目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,沈君平一直催着他们上报歌曲,说这是最后两天了,到时候评选就该开始了,如果在这周前还不上报,就算自动放弃了。

  这两天三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先将歌曲选出来,至于乐器,到时候再慢慢合吧,条件不允许,也没别的办法。

  安定市虽然较为富裕,但是乐器行却是不多,尤其是古乐器行,钢琴真要用,就算去部队下边的学校里都能租借出来,主要是古乐器不好找。

  这一天,贝思甜正在睡梦当中,房门却被人敲响,罗旭东穿上衣服去开门,却是一楼传达室的王大爷。

  王大爷阴沉着脸,“你媳妇电话!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  罗旭东不以为伍,王大爷早些年受过刺激,对谁都是这样,就连刘一鸣团长也被他厥过。

  说话的功夫,贝思甜已经披着衣服出来了,听见王大爷的话,和罗旭东相视一眼,现在才五点多,这个时间会是谁打电话过来?

  贝思甜回屋穿好衣服下了楼,罗旭东不放心,跟着一起下去了。

  到了楼下,电话筒单独放在一边,显然对方很着急,不肯挂断电话,难怪王大爷脸色这么不好。

  虽然值夜班,但是传达室里边是有一张单人床的,一般晚上都不会有事,王大爷值夜班也可以一觉睡到六点半。

  结果五点就被电话吵醒了,以他的性格,心情肯定不会好。

  贝思甜拿起电话,那边大概听见动静,立刻传来声音,原来是张宝丽的。

  “小甜儿,张爱民他儿子出事了,你快来看看吧!两口子快急疯了!”张宝丽急声说道。

  贝思甜眉头一皱,澳门赌博网站:“先送医院!”并不是她不想去,而是赶过去总要一些时间,他们距离市医院不远,先去挂个急诊也好啊。

  “这不到一个月,他们早就把医院跑遍了,人都说不行了,刚才两口子抱着孩子跑到我这里,让我找你!说你留过话!”张宝丽其实也还发蒙呢,不过既然说贝思甜留过话,那应该没错了。

  贝思甜想到那个临走时对着她路出灿烂笑容,挥手再见的小家伙,心中一软,“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放下电话,贝思甜的手被罗旭东拉住,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贝思甜看着他漆黑如夜的眼睛,点点头。

  罗旭东将周连长的车开了出来,在门口登记过后,就出了驻地。

  因为有车的缘故,两个人很快便来到乐器行门口,门口的门敞开着,看不到里边有人。

  贝思甜下了车径直向着里边走去,罗旭东跟在后边。

  “有人吗?”贝思甜站在乐器行后门的位置喊了一声。

  门立刻有了动静,张宝丽推门走了出来,一脸哀伤,看着贝思甜眼泪便掉了下来,“没了……”

  贝思甜脸一沉,迈步便向着里边走去,到了里间,看到张爱民正呆滞地坐在床上,怀里抱着小小的一团,手臂已经垂了下去。

  一旁他媳妇双手抱着头坐在床上,一点声息都没有。

  贝思甜上前摸了摸孩子的脖颈,将手搭在脉上,孩子的脉象虚弱的好似没有,但是仍旧被她察觉到一丝生机。

  她忙将孩子从张爱民手里抱过来,可是张爱民却是下意识将双臂收紧,目光茫然地看向贝思甜。

  “我试试!”贝思甜没有全然的把握。

  张爱民松了手,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,双臂垂落到床上,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  像他们这些人,活着不就是为了孩子吗,就这么一个孩子,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变得冰凉僵硬,这种感觉光是想想就受不了。

  “让开。”贝思甜对张爱民说道,她要将孩子放在床上。

  张爱民现在极为迟钝,听见了又好像没听见,被一旁的罗旭东一把拽了起来。

  贝思甜忙将人平放在床上,从包里拿出银针,刺入人中穴,随后对张宝丽说道:“给我找个房间!”

  张宝丽不经常来这里,哪里知道哪有房间,转头看向另外的一个门。

  贝思甜见此也知道她大概不熟悉,同样看向了那个门,现在顾不上其他,她推门便走了进去,“不要打扰我!”

  贝思甜再次将门反锁,转头一看,看样子这是小家伙的房间,虽然很狭小,但是作为儿童房来说足够了。

  由此也能看出来,这两口子有多喜爱这个孩子。

  她知道很多家庭,并不会专门给孩子单独弄一个房间的。

  时间耽误不得,贝思甜拿出黄纸和笔,眼神中没有一丝动摇。

  没有中草药的辅助,她要完全依靠她的精气神,小家伙应该是常年亏损导致的身体机能下降,甚至是五脏六腑衰竭,她现在只能凭着精气神拖住他的一丝生机,这种亏损需要长时间调理才有可能恢复。

  贝思甜深吸一口气,已经很久没有纯粹仰仗精气神点灵成符了,这一次应该需要损耗很多精气神。

  张宝丽等的焦灼无比,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这孩子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冷,这种情况下贝思甜真的还没有办法吗?

  罗旭东的目光落在那个房间当中,他每次贝思甜配制药都需要单独的房间,他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种事情,让他感到有些似曾相识。

  张爱民木着脸流着泪,眼睛直直地看着儿子,疼爱了那么久,拼命挣钱就是为了给他治病,到头来却还是留不住他。

  没有了孩子,他觉得挣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
  在张宝丽焦灼地等待,张爱民失魂落魄的失神当中,小房间的门打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