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87章 亏损严重
  贝思甜稍微有点失望,澳门赌博网站:抬头看到罗旭东眼底的歉意,立刻扬起笑脸,“你别在意,你是现役军人,要遵守部队的纪律,这件事本来就难为你了。”

  罗旭东摸了摸她的头,他想过让壮壮充作军犬,虽然不是从小养大的,可是壮壮聪明,不过贝思甜却不可能成为训犬员,依然得不到本质的解决,便没有多说。

  周六贝思甜休息,吃过了早饭,她就准备出门了,虽然一个星期只有一天休息,却是不觉得累。

  贝思甜到的时候,张宝丽已经等在那里了,她穿着时下流行的喇叭裤,样子很潮。

  “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吧?怎么感觉你瘦了?”张宝丽上下打量贝思甜,她一直想减肥呢,却一直没有什么效果。

  贝思甜一直就不胖,现在感觉那腰又细了,两条又直又长的大腿被深蓝色的牛仔裤包裹着,穿着一双黑色的小靴子,看上去十分好看。

  “小甜儿这一打扮真好看!”张宝丽由衷地说道,贝思甜底子不差,不仅不差,可以说是非常好,稍微打扮一下就能十分亮眼。

  “他家的孩子多大了,平常的时候都有什么状况吗?”贝思甜问道。

  “他家孩子三岁半了,准备给送到托儿所去呢,一直没送就是因为他体质太弱,怕到时候吃不消,一年四季的毛病都要得一遍,包里可以没有零食没有水,但是不能没有药。”

  贝思甜点点头,这体质的确是够弱的。

 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,见面的这个地方已经距离她朋友家不远,走路一会就到了。

  “知道是因为什么的导致的吗?”贝思甜问。

  “我也没好意思细问,好像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呛着羊水了还是怎么着,就听了一耳朵,具体的你到了再问吧。”

  两个人说话家便来到了她朋友家里。

  这边都是平房,现在楼房还很少,像北京那里也就是二环以内的楼房开始起来了,再往外大多数都是平房了,像他们这连而二线城市都算不上的地方,楼房就更少了。

  不过现在大多数人依然都习惯住平房,像是张宝丽的这个朋友便是这样,前边是乐器行,后边就是一家子住的地方。

  这边虽然算不上安定市里,不过也算是繁华地段,这个乐器行已经开了有七八年,算是老店了,能开这么久,肯定是不少盈利的。

  乐器行倒是不小,不过满屋子都是吉他钢琴,一个古乐器都没有,这大概就是一种趋势。

  她听过钢琴和吉他弹奏出来的曲子,不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感觉,很符合当下人们的喜好。

  “张爱民,我把贝大夫给你带来了!”张宝丽在门口叫道。

  不一会就从里边走出一个男人,个子不高,二十多岁的模样,穿着一件已经有些破旧的皮夹克,长得一般人,说不上好看,也说不上难看,典型的仍在人堆里找不的那种。

  张爱民走出来,目光落在贝思甜的身上,眉头几不可察地轻皱了一下,很快铺展开来,若无其事地和张宝丽打招呼。

  “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贝大夫,现在是119师卫生队的军医,学中医的。”张宝丽笑着说道。

  张爱民笑着打了招呼,疑惑地问道:“军医还有学中医的?”

  贝思甜微微一笑,“同志不相信?”

  张爱民忙笑笑,“不是不信,就是奇怪一下。”

  虽然他没好意思直说,可是看贝思甜就是充满了不信任,不是信她是不是军医,可是对她这中医的身份感到质疑。

  她才多大,二十出头?

  中医是年纪越大水平越高,贝思甜这年纪,怕是才刚刚起步吧,让一个刚刚起步的大夫给他儿子看病,不是拿他儿子做实验呢吗!

  想到这里,他心里微微有点不悦,碍于张宝丽的面子不好表现出来。

  将两个人请到乐器行后边,张爱民的媳妇从里边端了两杯水出来。

  张爱民媳妇是个典型的农村女人,生了孩子以后膀大腰圆的,听说以前身材也不错,可惜生完孩子这身肉就没下去。

  “你想租什么乐器?”

  坐下后,张爱民却不谈看病的事情,直接谈起了租乐器的事情。

  “钢琴、竖笛或是箫。”贝思甜回答。

  若是能够同钢琴合奏,她觉得竖笛和箫应该差不多。

  “钢琴没问题,竖笛和箫我可没有,我这边是西洋乐器行。”张爱民说道。

  “爸爸!”

  这时候一个软糯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从后边跑过来一个小男孩,小小的身影十分惹人怜爱。

  贝思甜看到这孩子不由皱了皱眉头,这孩子气血亏损的厉害,得不到补充还在继续亏损,这么下去,他估计也就能活到十三四岁。

  并非他生理机能不行,而是以他这严重亏损的气血,导致免疫力严重下降,根本无法抵御外界各种有害物质的侵扰,积少成多,身体很快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毛病,这这些病耗光生命力也就十几年的事情。

  “爸爸怎么教你的,见到人要打招呼。”张爱民看样子很爱这个儿子,抱着儿子笑着说道。

  小家伙叫张然,听完爸爸说的,转头冲着张宝丽和贝思甜叫阿姨,声音糯糯的十分可爱。

  “你家的孩子真的需要好好调理的,而且要尽快!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张爱民点点头,“是啊,不过我们打算还是去医院看看,孩子年纪太小,可禁不住折腾。”

  张宝丽听见这话皱起眉头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贝思甜淡淡一笑,不以为忤,“不管去哪治疗,都要尽快了!”她最后提醒了一句,便不再围绕这个话题多说,不过租乐器的事情怕是也不能完全实现了。

  只有钢琴也不行啊,古乐器还有再想办法。

  张宝丽有些不高兴,她可是好不容易找来的贝思甜,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呢,因为心里不满,说了两句她就准备拉着贝思甜走了。

  “阿姨再见。”

  贝思甜回头,看到张然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看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,正挥手和她再见,心里一软。

  “如果有十分紧急的情况,可以来119师卫生队找我。”贝思甜说完就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