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80章 平的像是一条直线
  贝思甜露出无奈的神色,只能说自己之前都在村子里待着,澳门赌博网站:没有听歌条件。

  再没有听歌条件,孤陋寡闻到这个地步,也真是少见!

  三个人看向贝思甜的目光都充满了惊异。

  “我听你说不会唱,原先还以为你是在谦虚,没想到你是真的不会唱。”李淑珍苦笑道。

  李明荣哈哈一乐,“看来我能摆脱最后一名了,现在有人给我垫底了。”

  周春来摇摇头,“没关系,小贝基础差,那我们就一点一点来好了。”

  贝思甜苦着脸,她其实并没有多大兴趣学的,“所有军嫂都要参加吗?没有个选拔制度,让唱的好的上去唱,我在下边鼓掌就行!”

  李明荣握住贝思甜的手,“小贝同志,别负隅顽抗了,你的痛苦我都明白,我就是从你这个阶段走过来的!”

  李明荣刚开始还保持点矜持,待和贝思甜熟了以后,就开始耍宝了,显然她是大家的开心果,每次说话都会惹人欢笑。

  “没办法啊,我们驻地的军嫂数量不算多,满打满算现在在驻地的也就不到三十个人,这里边到时候肯定会有装病请假的,数量会更少。”

  周春来说完,便看到贝思甜眼睛一亮,顿时挑眉说道:“你就别用这个理由了,我们可是知道你是大夫的,而且听说这次其他部门也会参加,你不参加军嫂的节目,也要参加卫生队的节目!”

  贝思甜一想也是,反正她是跑不掉的了,倒不如好好练,说不定到时候可以出声呢,虽然她都想好到时候假唱,只有嘴型没有声音了。

  总归人多就是好混。

  “小贝,想让我听听你的功底,你听我唱一句,你唱一句。”周春来说道。

  看这样子,这三个人里边应该就数周春来唱的好了。

  “团~结~就是力~量!”周春来唱了第一句。

  贝思甜张了张嘴,她从来没唱过,突然让她唱歌,她真是有些发布了声。

  “唱吧没事,这里也没有其他人,咱们都是基础差的,互相帮忙才能进步,总不好老是给自己男人丢人是不是。”李淑珍笑着鼓励贝思甜。

  “团结就是力量……”贝思甜发出声音。

  她的歌声一出来,三个军嫂都吃了一惊,满脸震惊地看着她。

  “小、小贝……”李明荣都有些口吃了。

  周春来扶额,“那个……你不要用念的,这句歌词唱出来要有起伏!”

  贝思甜面无表情,她刚才并没有用念的……

  三人面面相觑,这姑娘是真不会唱歌啊,这歌词唱出来,完全没有任何起伏,那调平的像是直线一样!

  周春来不信邪,放慢速度又再唱了两遍,让贝思甜慢慢感觉这音调,然后跟着她唱。

  “团结就是力量!”贝思甜跟着唱了一句。

  三个军嫂又沉默了。

  “咱们这是去唱歌,不是去念诗,就算念诗也是要有感情的!”李淑珍深吸口气。

  李明荣憋着笑,“原来我唱歌还是挺不错的,至少十句歌词总有一句在调上!”

  周春来累的口干舌燥,却是连一句都没教会贝思甜。

  贝思甜欲哭无泪,她真的是用心在学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唱出来就是和别人不一样!

 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看看时间都快九点了,三个军嫂都累的不行,尤其是周春来和李淑芬。

  最后周春来轻轻握住贝思甜的手说道:“小贝啊,你不如还是装病请假吧。”

  贝思甜:“……”

  回到宿舍,贝思甜已经筋疲力尽,直接钻进浴室去洗澡准备上床睡觉了。

  唱歌,可比看病还要累!

  “怎么样?”罗旭东见贝思甜耷拉着眼皮,无精打采地进来,不禁想笑。

  虽然有些不厚道,可是总感觉她现在这幅样子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奶狗,很想让人**一下。

  贝思甜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笑的很勉强,“大概没什么唱歌的天赋,连第一句歌词也没有学会。”

  说完,她顿时感到很挫败,坐在床上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。

  罗旭东见状,强忍住嘴角扬起的笑容,轻轻将她揽在怀里,“学的什么歌?”

  “团结就是力量。”贝思甜有气无力地说道,刚说完,便听到一旁的男人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轻轻唱了起来。

  贝思甜睁大了眼睛看着,罗旭东双唇轻启,唱出的歌非常好听,不,不是歌好听,是这醇厚如酒的声音好听!

  罗旭东见贝思甜张着小嘴吃惊地看着自己,声音好似有些生涩,他眼中闪过点点笑意,低头吻了下去。

  贝思甜的嘴被堵住,轻轻呜呜两声,便放弃了抵抗。

  那天过后,贝思甜本以为她们放弃让自己唱歌了,没想到第二天李淑珍就非常郑重地跑到她面前,说一定会重整旗鼓好好教她,务必让她学会唱歌。

  说话的语气好似要打一场硬仗,让贝思甜哭笑不得,她真的不用了!

  周春来分析了分析,贝思甜的声音其实非常好听,只不过像是从来没接触过唱歌似的,给人的感觉从来没开口唱过,这有些不可思议,在家做饭的时候都可以哼哼歌,还有从来没开过口的?

  不过不管是不是这原因,周春来等三人已经开始撸起袖子准备加油了!

  贝思甜自此以后,觉得天空都灰暗了……

  “贝贝,你这些天怎么都无精打采的。”

  不用抬头看是谁,光是听这称呼就知道是田磊,贝思甜现在已经没有闲心搭理他了。

  不过这称呼也只有不当着人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喊,也是怕被贝思甜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“学唱歌呢……”贝思甜叹了口气,她真不是这块料,术业有专攻啊。

  田磊眼睛一亮,“学唱歌啊,你唱一个给我听听,我可以指导你一下。”

  “你指导不了我的。”贝思甜眨巴眨巴眼睛。

  田磊有些不服,“我水平很高的!”

  贝思甜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能教我的人不是要有高度才行,还要有深度!”

  “深度?”田磊被她的故弄玄虚说的一头雾水。

  “小贝不会唱歌,你别强迫她了。”罗佳丽从外边走进来,拎着两壶水。

  田磊一瞪眼,“谁说的,小贝什么都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