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79章 一首都没听过
  下了班,贝思甜离开卫生队,田磊跟着走了出去,追在后边问道:“贝贝,你参加我们的合唱吧?和一群大姐瞎凑合什么!”

  贝思甜听到这称呼,脸又有些黑了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叫我贝思甜!我先答应的军嫂那边,自然不能反悔。”

  四个人唱歌,她那声音立刻不就显露出来了,这当然不行!

  “贝贝,军嫂那边缺你一个不缺,少你一个不少的,你去了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啊!”

  没有用武之地?这真是太好了!

  “贝贝……”

  贝思甜蓦然停下脚步,回头木着脸看着他,她终于知道世界上还有脸皮如此之厚的人,这么拒绝他都毫无反应!

  罗旭东今天来接贝思甜,一眼便看到卫生队那个实习的医助跟在贝思甜身旁,双手插兜,说话的时候微微弯腰去盯着贝思甜的表情看,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,顿时脸色冰冷下来。

  “旭东。”贝思甜见到罗旭东不由露出笑脸,不过看到他脸上的寒冰时,心里一顿,这家伙生气了。

  她忙瞪了田磊一眼,快步向着他走去。

  田磊停住脚步,白色衬衫加上绿色的军装裤子,让他看起来也是儒雅不凡,站在那里同罗旭东对视,微微抬了抬下巴。

  这是在向他挑衅?

  罗旭东迈步就要走过去,其他时候的挑衅他都可以视而不见,可是因为贝思甜向他挑衅,他却无论如何也忍不了。

  贝思甜一见大感不妙,忙伸手拉住他的胳膊,要是在这里起了冲突,对谁都没有好处,更何况田磊根本没有那意思,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抽筋非要挑衅罗旭东。

  看到贝思甜拉住罗旭东,田磊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欣喜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看着罗旭东的眼神都带着得意。

  那感觉好似再说,看吧,她护着我呢!

  贝思甜扶额,这家伙还真是欠揍!

  田磊知道不能太过分,嘿嘿笑着转身走了。

  贝思甜心里这个气啊,这人真是太欠了!

  罗旭东看着他的背影眸光幽幽的,贝思甜吓了一跳,忙拉着罗旭东走了。

  罗旭东一路都很沉默,贝思甜苦笑着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这个田磊实在是太讨厌了!

  “旭东……”贝思甜轻轻喊了一声,遂见到一只大手抬起来,落在她的头顶。

  “回家吧。”罗旭东冲着她淡淡一笑。

  他看的出贝思甜对田磊的不耐,自然不会去多想什么,只是有男人靠近她的时候,会让他本能地感到万分不快。

  见罗旭东似是恢复了正常,贝思甜才露出笑容,两个人携手回了家。

  吃饭的时候,贝思甜说道:“吃完饭我要去找李嫂子学唱歌。”

  李嫂子,李淑珍?

  罗旭东了然,张连长野外拉练,这两天晚上都不在家。

  “去吧,别太累了,晚会什么的,不过是个娱乐。”罗旭东道。

  贝思甜见他从来不愿意多给自己压力,忍不住笑笑,她还真是没有勉强自己的意思。

  虽然晚会上若是出彩,不仅可以给自己争脸,还可以大大的给自家男人争脸,不过罗旭东不需要,她也没那心思。

  张贵山的7连和他的9连是兄弟连,贝思甜同李淑珍关系好他也感到高兴。

  不然在这里她连个朋友都没有,罗旭东不免担心她会感到无聊。

  贝思甜将碗筷刷了,便去了李淑珍的家。

  宿舍楼都是一个构造,里边的东西如果都使用军需品的话也是非常相似的,不过李淑珍是个爱追求时髦的人,军需品都是一个颜色,太单调,她还是喜欢家里多些颜色。

  “快进来,等着你呢。”李淑珍笑着将她迎了进来。

  贝思甜进去之后,一眼就看到那紫红色的大窗帘,其次抢眼的是圆桌上的枚红色桌布。

  大概是因为军属的原因,绿色见的太多,所以李淑珍在房间的布置上花了一些心思,选用的颜色也很鲜艳。

  不过虽然颜色都是大红大紫,可是让李淑珍这么一搭配倒是不难看,来到这里就能感到一种快要过年的气氛。

  沙发上还坐着两个军嫂,看见贝思甜都在好奇地打量。

  贝思甜记性不错,澳门赌博网站:这两个人应该都去过卫生队,虽然只有一面之缘,不过她倒是记住了样貌。

  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个是二十八团张干事家的,叫李明荣,和我一个姓,这个呢叫周春来,二十八团周干事家的,都比你大,叫他们嫂子就行。”李淑珍笑着介绍道。

  贝思甜看着她们笑了笑,李明荣长得浓眉大眼的,看上去很是淳朴,听说也是从乡下来的,所以对贝思甜特别好奇。

  周春来穿着文化衫和牛仔裤,嘴角带着笑容,坐姿也不似李明荣那么随意,家里应该是很注重礼仪方面的培养。

  “多几个人练习也有气氛,咱们几个身高都差不多,说不好到时候还站在一块呢。”李明荣笑道。

  她的声音清爽明朗,看样子性格是个很活泼的女人。

  “每年军嫂出节目不过就是走走样子,小贝不用太紧张。”周春来说话细声细气的,看着贝思甜笑。

  贝思甜回以一笑,点头坐下来。

  “咱们这一次还不知道选什么歌呢,估计还是躲不开这几首。”李淑珍在报纸空白地方写下几个歌名。

  “我觉得和去年一样,唱团结就是力量挺好。”李明荣苦笑。

  每年这个时候都感觉很痛苦,可是上边却说这样是带动群众,每个人都要参加到集体活动中来。

  “一点新意都没有,要不唱军中绿花?”李淑珍提议。

  “军中绿花指的是人家女兵,咱们军嫂唱给谁听呢,我看唱洪湖水浪打浪吧。”周春来说道。

  李明荣一听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不行,那音调太高,打死我也上不去!”

  几个人说了半天,却见贝思甜在一旁听着不发表意见,不由都看向她。

  “小贝,你想唱哪一首?”周春来问道。

  贝思甜嘴角扯了扯,“可以的话,我哪一首都不想唱……”

  李明荣一竖大拇指,“和我想到一起去了!”

  然而三个人在听到贝思甜的理由之后,都瞪大了眼睛,“你一首都没有听过?!”

  不是一首都没有听过,是半首都没有听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