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76章 是符粉
  “朱先生,请注意你的态度!”杜凯博冷冷地说道。

  朱广庆撇撇嘴,知道自己还是冲动了,虽然他们比较超然,可是到底要依托国家而存在,他态度恶劣一些没关系,但是不能有太过分的言语和举动。

  今天便是有些过分了,若是师父知道,定然会训斥他的。

  见朱广庆的态度软下来,杜凯博也不敢过分相逼,本来对他就没有一丝好感,现在连最后一点愧疚都荡然无存。

  朱广庆轻咳一声,说道:“能不能让我见一见你们首长?”

  杜凯博敛了敛情绪,点点头。

  朱广庆来到吴岳凯的房间,见吴岳凯此刻面红润,呼吸均匀有力,一点也不像是有毛病的。

  吴岳凯的大致状况刚才江淮已经说明过了,这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中过毒的。

  “完全解了吗?”朱广庆问道。

  “还没有,只有五脏六腑的彻底排干净毒素了。”江淮上前说道。

  他是接到了杜凯博的眼过来的,不过心里有些不太愿意,马媛当时和贝思甜接触的时候大家只有羡慕的份,如今这位正主来了,反倒没人愿意上前和他交流了。

  “其他的地方没有解决吗?”朱广庆反问。

  “有解决办法,贝大夫走之前留下了很多的药。”江淮说道。

  “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  江淮暗暗舒出口气,对于朱广庆颐指气使的态度感到十分不满,有没有本事先放在一边,就这态度真是让人不讨喜。

  马媛带着两个人将十几包的药粉都拿了过来摆在桌子上。

  杜凯博见朱广庆很随意地拿起一包药粉打开,立刻上前两步,一旦他有什么不好的举动,或是说这药粉不好云云,他就马上将药粉拿回来。

  不管朱广庆如何说,这药对师长有效他们就会继续用这药!

  贝思甜的举动他们都看在眼里,即便她不是陶怀林的徒弟,可是大家都看得出她做事细心谨慎,对老师长的治疗十分上心,若是她有什么歪心,恐怕在场的没有一个会相信!

  朱广庆打开的很随意,不过在看到那些药粉的时候,眸光便是一凝,脸顿时郑重起来。

  “是符粉!”朱广庆一直觉得那个所谓的贝大夫是个骗子,没想到留下的药真的是符粉。

  朱广庆轻轻沾了一点点送入嘴中,细细品尝起来。

  杜凯博见到这个举动皱起眉头,很想说这些药都是定量的,务必不要随意浪费,可见他之沾了一点点,便忍住没有说话。

  众人看着朱广庆将药粉放入嘴中之后半晌都没动静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  朱广庆越尝越是不对劲,面也越是凝重,这符粉的感觉太熟悉了!

  这种熟悉的感觉只有一种可能性,制出这符粉的人,与他们是一宗!

  可他们这一宗的人很少,有数的那些人他全都认识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二十多岁的小姑娘!

  可是这些当兵的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骗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“这些的确是符粉,既然见效,你们就按照之前那个人的话继续用便可。”朱广庆睁开眼睛,对杜凯博说道。

  杜凯博等人一怔,朱广庆的态度似乎有些变化,是因为尝了这些药粉吗?

  朱广庆小心翼翼地将这些符粉包好,郑重地交还给马媛,对她说道:“我师父来了怕是还会看这些符粉。”

  马媛点点头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朱广庆都承认了这符粉的作用,杜凯博等人用着就更没有一点估计了,只是他们心头都蒙上了一层轻纱。

  贝思甜到底是什么人!

  朱广庆却焦急地等待着陶怀林的到来。

  贝思甜离开什刹海,当天晚上就离开了北京,还是到了安定市才同罗旭华打的招呼,自然免不了被罗旭华骂一顿。

  邵思敏听见那两个人离开了,悄悄松了口气,最怕的就是被这些穷亲戚缠上。

  看着罗旭华出了门,邵思敏才放松下来,对来串门的连淑芳笑道:“我家旭华虽然是农村出来的,可是有本事,就凭着一双手打拼到现在,广州那边有房子有公司,北京这边也有了房子和公司,只要稳定下来,他就打算再去上海拓展。”

  “你家旭华真是个有本事的!”连淑芳笑道,“他弟弟是个什么人?”

  “是个当兵的,听说是个什么副连长,这年头当兵的哪有出息的,将来还不是要面临着专业?到时候部队给安排个固定工作,了不起了去银行,还能有什么大出息!”邵思敏摇头说道。

  之前不少专业的兵被分到了银行,一个个都觉得是个美差,的确对一般人来说银行都不好进,可是他们是什么人啊,做着大生意,自然就看不上银行了。

  “我跟你说啊,就怕被这些穷亲戚缠上,好歹咱是城里人,总不能让旭华没面子,自然是好菜好酒的招待着。”邵思敏笑道。

  不管她心里怎么想,在礼节上挑不出一点错,虽然这里边也有一些炫耀的意思在。

  连淑芳笑着应和,见她家的宝贝儿子拿着玩具跑过来玩,笑着正要说什么,便看见这孩子兜里居然塞着百元大钞,眼看着就要掉出来了,不由说道:“小邵啊,你家可真是有钱,不过也不能这么冲着孩子,那一百块钱哪能随便给孩子呢,这要是丢了多心疼!”

  邵思敏一怔,什么一百元给孩子?她们家孩子才八岁,给一块钱还差不多,哪能给一百的?

  顺着连淑芳的目光看过去,邵思敏也看到了那张百元大钞,顿时一怔,随即大怒,将罗家成拉过来便拍了两下屁股,“说,这钱是哪来的!”

  罗家成突然被揍,倍感委屈,眼泪在眼眶当中打转,听见邵思敏的话,委委屈屈地将钱拿出来,连带着还有一个小红包。

  “是舅妈给我的红包,您不是说让我自己留着吗?”罗家成扁着嘴想哭。

  邵思敏睁大了眼睛,贝思甜给孩子包的红包是一百的?!

  她当时想着估计给不了多少钱,怕是五块十块都算多的,连看都没看就扔给了孩子让他自己拿着玩,没想到居然是一百的!

  “还有一张呢。”罗家成年纪小老实,他打开红包,里边还有一张一百的。

  一共是两百!

  贝思甜居然给他们家孩子包了两百的大红包!

  连淑芳看的想翻白眼,这就是她嘴里的穷亲戚?这要是穷,怕是没有富的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