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75章 正名
  见到朱广庆的时候,澳门赌博网站:包括杜凯博在内的医生们都皱起眉头,陶怀林的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,为什么会有人冒充他的徒弟出现在这里?

  这些人当中只有孙旺年心里咯噔一下,暗道一声坏了,正主找上门来了。

  幸好贝思甜机灵已经走了,不然肯定会有麻烦的,尤其是在老师长醒来之前。

  她救了老师长不假,杜凯博等人即便知道她是假冒的,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,毕竟她是个有本事的,可是陶怀林这些人怕是就不愿意了。

  原本这些人的脾气就很古怪,像他们这样的文职干部是根本不会去得罪这群人的,贝思甜治好了老师长对大家来说是件好事,可是对陶怀林等人未必就是好事。

  抢不抢功劳先放在一边,陶怀林的信息是如何泄露出去的,这一点怕是会引起不小的纷争。

  在杜凯博的示意下,将朱广庆带到一间屋子里,打算等着人来审讯,务必要知道陶怀林的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。

  不过还没等杜凯博等人离开,朱广庆就嚷嚷起来,“我有我师父的信物!”

  众人的脚步一顿,纷纷回头看向朱广庆。

  “先给我松绑!”朱广庆不知道这误会是怎么起的,心里十分愤懑,真是出门没看黄历,走到哪都不顺,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,更不顺!

  众人一听他的话,顿时感觉他是在骗人,转身又要走,朱广庆真心是郁闷死了,忙喊住众人,说道:“信物就在我包里,你们打开看看就知道了!”

  看门的小哥闻言走了过来,将他的包递过来。

  杜凯博打开包,翻了翻基本上银行卡身份证以及一些零散的钱都有,除此之外还有一样东西,那是一块系着红绳的铜钱。

  说是铜钱,却不是任何一个年间的货币,更像是自己制作的。

  这铜钱上雕刻着一个精巧的人影,这人影好像在比划着什么,对着一张像是纸一般的东西挥动手臂,手上似乎还有光华闪动。

  看到这个东西,杜凯博大吃一惊,“古铜币!”

  这是陶怀林那一脉的信物,这人真的是陶怀林的徒弟!

  可如果他是陶怀林的徒弟,那么贝大夫是

  杜凯博顾不上多想,忙示意看门小哥给朱广庆打开手铐。

  手铐打开之后,朱广庆揉了揉手腕,上面已经有了淡淡的红痕迹。

  “不好意思,这件事事出有因,您这边请!”杜凯博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  朱广庆阴沉着脸走出了这个囚禁他的房间。

  朱广庆洗漱的功夫,临时的会诊室已经炸开了锅。

  朱广庆拿着古铜币来的,这肯定是真的!可贝大夫呢?

  贝大夫可是救了老师长的人,这可比古铜币感觉更可靠!

  孙旺年坐在一旁,完全不用降低存在感,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,他心里翻江倒海的,他早就知道贝思甜不是陶怀林的徒弟,可是为什么贝思甜也是这群人中的一个?

  她的师承是什么人?

  最为让他在意的是,他总有一种感觉,感觉贝思甜的水平似乎还在陶怀林之上?!

  这种感觉有些荒谬,毕竟贝思甜再厉害,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岁的女娃娃,不论是手段还是经验,都不可能比得上近七十岁的陶怀林!

  孙旺年想着想着忽然脑海中灵光乍现,老师长在昏迷前说过119师卫生队那根本就不是在找他,而是找贝思甜!

  老师长定然知道贝思甜的不凡之处!

  想到这一点,孙旺年又是酸楚又是感慨,酸楚的是,老师长根本就没打算指望他,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指望不上,感慨的是,贝思甜果然不是一般人!

  不过有一点倒是让他松口气,既然老师长知道贝思甜的底细,那么他也就不用再纠结这件事需要不需要上报了。

  想及此,他安下心来看热闹,没错,他这次来,除了看热闹,什么也做不了。

  众人议论纷纷的,不多会朱广庆就换了一件干爽的衣服走了出来,大概是不再那么狼狈的缘故,他的脸也不再像刚才那么难看。

  “可以和我说了吧。”朱广庆可没打算轻易揭过这件事,他被人带上手铐,差点被囚禁起来!

  马媛对他傲慢的态度感到不悦,想到贝思甜虽然说话也不多,可是对着人的时候,大多数都会带着笑容,看人的目光也是直视,而不是仰着下巴。

  贝思甜平和从容,同这个男人一比,真是立见高下!

  杜凯博将事情原委同朱广庆说了一遍。

  朱广庆听的目瞪口呆,“你是说有一个自称我师父徒弟的人过来给你们首长治病?”

  “是的。”杜凯博也不喜他的态度,但这件事是他们理亏在前,他只能忍下。

  “还是个女的?!”朱广庆觉得真是见了鬼了。

  杜凯博点头。

  “这不可能,我师父一共有三个徒弟,但根本就没有女徒弟,而且年龄都在三十岁以上,哪里来的什么二十岁的小姑娘!”朱广庆简直要笑死了。

  “你们什么都没有问就将人带进来看病了?”朱广庆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众人沉默,可不就是这样吗,理亏就理亏在这里,他们当时虽然有所怀疑,可是都认为她能说出陶怀林的名字,应该不是假的,毕竟他们这群人的信息都是高度保密的。

  这里有一半的医生在来之前都是不知道陶怀林存在的,他们便想当然的认为只要知道名字的,便是正主儿,谁让陶怀林说就那两天到,谁让这位正主姗姗来迟。

  朱广庆冷笑道:“结果呢?你们首长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  朱广庆如此态度,让在场的诸位都大感不悦,杜凯博皱眉道:“不好意思,让你失望了,我们首长已经好了。”

  朱广庆说完那句话其实就已经后悔了,他实在是太气愤了,这种事能这么马虎的对待吗?

  不过在听到杜凯博的话之后,他顿时睁大了眼睛,“好了?你确定?”

  这一次,众人集体对他露出愤怒的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