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八零军嫂是神医 > 第274章 我真是陶怀林的徒弟
  吴岳凯的状况迅速好转,他的身体指标每天都有变化,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吴岳凯五脏六腑的毒素真的像贝思甜说的那般,在两天之内排了个干干净净!

  任谁都知道,毒素一旦侵入五脏六腑基本上是没救了,基本上没有仪器可以将五脏六腑的毒素导出来。

  这和毒素进入血液还不同,虽然国内暂时没有更换血液的医疗水平,但是国外已经有了实验成功的病例。

  然而五脏六腑的毒素能够引导出体外,至今还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做到!

  就在昨天,他们亲眼看到了这历史性的一幕!

  “五脏六腑的毒素已经排出来了,不过里边的毒素依然不是很好导出,我已经制出不同种的药,分别可以导出大小肠的毒素,一些生理器官的毒素,以及血液中的毒素。”贝思甜说道。

  这一次毒素的蔓延十分迅速且全面,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感染到了,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权威医生束手无策,将最大的希望寄托在陶怀林身上的缘故!

  贝思甜将一个个小药包分门别类的放在各位医生的面前。

  “在这里憋了好几天,我要出门一趟,时间不定,这些药每一种有两包,每日早晨一包,化在清水当中,水温不能过热,尽量不要超过四十度。”

  贝思甜一个一个交代。

  “早晨是排毒的药包,晚上是补充营养的药包,老师长的身体亏损的十分厉害,利用这次机会也可以对他的身体进行一次小小的调理。”

  贝思甜心里感到可惜,可惜不能一直在老爷子身边,否则她可以将老爷子的身体调理的更好。

  杜凯博一一记下,看到那些药包心里直痒痒,其实他最早的时候研究过陶怀林的药粉,可惜除了一些中草药的成分,什么也没有研究出来。

  现在看到贝思甜的这些药粉,他也是想去研究,不过师出一人,早先研究不出,现在也未必研究的出。

  这些药又都是定量的,少一点沫子他们都怕不起作用,谁敢有那胆量拿了去做研究?

  “贝大夫去哪?”马媛问道。

  她只是随口问一句,现在谁还能怀疑贝思甜的身份。

  “随便走一走。”贝思甜道。

  众人不疑有他,在这里憋闷了好几天,如今有了成果,的确要出去放松一下了,本来她也是自由身。

  将这些交代好之后,贝思甜就准备离开了。

  孙旺年看着贝思甜,心中感慨万千,谁能想到在驻地的一个卫生队里,会隐藏着这么一个人物?

  这姑娘也是,真是瞒的他好苦啊!

  贝思甜很快就离开了,看了一眼身后的红漆大门,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随即转身大踏步离去。

  在转过一个巷子口的时候,贝思甜差点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撞在一起,那男人看上去有些狼狈,显然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。

  那男人有些不耐烦地看了贝思甜一眼,却不好说什么,因为是他走的急了一些。

  能不急吗,这两天到哪都不顺,师父给他的地址不知道怎么的就丢了,师父一时半会又联系不上,后来走在路上还遇到了碰瓷儿的,差点讹上他,幸好他报了警,那段路还有监控探头,到了警察局才将事情弄清楚,这才出来。

  出来之后他终于同陶怀林联系上,重新要了地址匆忙赶了过来。

  这一次诊治的是一个大人物,对部队很重要,不过听说很是棘手,集中了那么多优秀的医生都束手无策,就连师父都说让他暂时拖住师长的命,尽可能的别让毒素蔓延就是功臣了。

  师父都这么说,他当然也不会去逞能,拖到师父过来,他就算完成任务,可是没想到路上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,以至于现在才赶到这里。

  经过这么几天的耽误,也不知道那位大人物还能不能挺得住。

  那人死活对他来说并没有多重要,重要的是他没有完成师父的嘱托。

  贝思甜看着那男人匆匆走了,方向正是老爷子住的地方,不由地停住脚,看到他果然向着红漆大门而去,忙吐了吐舌头,脚下加快步子,迅速向着外边走去。

  朱广庆啪啪啪敲响红漆大门,里边很快露出一个脑袋来,看着这男人挑眉,“有事吗?”

  “我是来给你们首长治病的,快开门。”朱广庆眉宇间有些不耐,态度冷傲的很。

  这几天的遭遇让他烦透了心。

  本以为很快就能进去,谁想到那个人皱起了眉头,“什么首长,什么治病?你找错地方了吧!”说着就要关门。

  朱广庆长了一对剑眉,眉尾上扬,原本看着就凶,一皱眉头就看着更凶了,尤其是那双眼睛,瞪起来像是铜铃一般,声音还很浑厚,若是一般的人都会被吓一跳。

  朱广庆眼看着门就要关上,忙伸手抵住大门,愠怒道:“是我师父陶怀林让我来的,我敲门的时候就确认没错了!”

  陶怀林?

  看门的一听顿时怔住了,似乎谁都认识陶怀林一般,这个名字烂大街了吗?

  “你刚才说你师父?”看门的人看着朱广庆撇嘴,也不知道是哪打听来的消息,居然来这骗人!

  “是啊,我师父陶怀林让我来的,赶紧让我进去!”朱广庆越来越不耐烦。

  看门的小哥看着他冷笑起来,“你是陶大夫的徒弟?”

  “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废话!”朱广庆声音抬高一些。

  小哥耸耸肩,“行,你进来吧。”说罢将门打开,让朱广庆进来了。

  朱广庆松了口气,可算是赶到了,他这口气还没出来,突然就从四周扑上来好几个人,一下子就将他给按倒在地上!

  “你们干什么!”朱广庆又惊又怒。

  小哥手里转着一把枪,“干什么?你知道陶大夫的名字,还冒充他的徒弟,说吧,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
  这边派来看门的以及周围巡逻的便衣都是警察,再往里边的院子是一些士兵,都不是普通的士兵,所以不论是警惕心还是身手都是毋庸置疑的。

  “赶紧放开我!什么假冒的,我真是陶怀林的徒弟!”朱广庆的大嗓门将里边的医生们都引了出来。